寿光市“610”迫害张克亮、王忠云夫妇的罪恶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2005年农历年前四天(2月4号)下午四点左右,由山东寿光市“610”李同忠密谋策划,伙同寿光市反×教侦察大队十余人,到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后朴里村张克亮的老家绑架了大法弟子张克亮、王忠云夫妇。

恶警一进村就把他们的老家包围起来,周围进出路口都堵住,开始搜捕他俩。周围邻居都受到牵连被搜了,邻居们都非常气愤。在非法抓捕了他俩后又抄了他们的老家。张克亮80多岁的老母亲和他们十岁的小女儿吓的哆哆嗦嗦。其中一恶警竟然责怪这个小女儿不告诉他们她的爸爸、妈妈在哪里,狠狠的捣了孩子一拳,打了孩子一个趔趄。他们强行给张克亮夫妇戴上手铐,并对他俩非法搜身,把口袋里的东西和钥匙也搜去了,而后将他俩强行押入两辆警车。他们的老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要被恶警强行带走,吓得浑身直哆嗦,话都不会说了;小女儿一看爸爸、妈妈被拥进警车,一边高声哭喊着,一边追赶将要启动的警车,用小手击打着警车门窗:“我要爸爸、妈妈,我要爸爸、妈妈……”在场的人们看到这场景都非常难过和气愤。有的说:“大过年的,这不像当年的土匪绑票吗?这场面只有在电影、电视里见过。”也有的说:“不就学法轮功做个好人吗?啥世道,这年头做好人都难。”老乡们都知道,两年前他们俩口子也被非法抓捕过,也是这个样,非法抄了他们的家。什么也没翻着,那次都把张克亮的爹给吓病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

五、六个恶警(其中有刘祝身、郭洪堂、马温和)用搜到的钥匙打开了张克亮住处门锁,没有任何手续抄了他们的家,家具也给撬了,家里仅有的1900元生活费被抄走了,孩子用的复读机也抄走了,连家中仅剩的一张煤气票也抄走了,简直就象一帮土匪强盗!非法抄家时,王忠云不配合他们,为不让他们强行带走,乘机把自己反锁在洗漱间。一恶警把洗漱间的房门踹烂,拽住她的长头发,一顿疯狂的拳打脚踢,用拳头狠狠的击打她的头部,王忠云当场被打昏。

在非法审讯中,恶警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更是惨无人道。他们把张克亮的衣服扒光,双手反铐,用电线把两腿绑紧,用张克亮的棉袄把他的头包起来,三名恶警(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有的用脚踩着头,有的踩着腰,拿高压电警棍电击全身,且长时间地电击咽喉处、乳头和下身小便处,他们把水泼在了小张的头上,用电棍电击他的百会穴、头顶,将吸剩下的烟头插入他的两个鼻孔,用烟头烫后背,扇耳光,用皮带抽,拳打脚踢,这样连续不停的迫害长达十多小时(从下午五点开始一直到次日凌晨三点半多才住手)。

张克亮的腰脊椎骨再次被打折(2001年12月份曾被寿光市文家街道办派出所桑汉利等四名恶警把他的腰打断,肾严重打伤、尿血),从寿光市反×教侦察大队送往看守所时,他们非常熟悉的朋友碰到了张克亮夫妇俩,差点认不出他们:张克亮走起路来看着不对劲,脸肿得很大,左脸下面少了一块油皮,右下巴处好几道很深的伤疤,大约3公分长,边缘处发黑,很像是烫伤的,咽喉处有很明显的电棍电的很深的伤。张克亮妻子的头发蓬乱,脸色很黄,额头上青了一块。两人被打成这样还被送进寿光市看守所刑事拘留。后从看守所又送到潍坊市洗脑班迫害。从寿光市看守所送潍坊市洗脑班前,王忠云的半边身体已不会动,出现了偏瘫症状,检查身体、提审等全用担架由犯人抬着她,两人身体被迫害成这样子了,还是硬被非法送进潍坊市洗脑班。

从潍坊洗脑班出来时,两人已瘦得不成人样,张克亮严重脱形,百会穴处的头发几乎要脱落掉,遍体伤痕累累,腰成半驼背状,成了残废人,失去劳动能力;王忠云的脸蜡黄蜡黄的,眼睛视力模糊看不清东西,半边身体还不会动,偏瘫着,家中生活一度处于窘困状态,只能靠亲朋好友救济度日。

本来两人在城里都有不错的工作,就因为信仰“真、善、忍”,两人不但被剥夺了工作权利,还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残酷的迫害。

寿光市反×教侦察大队参与迫害部份成员:

赵春利(家住寿光市城区派出所家属楼,现调到寿光市信访局保卫科)
宅电:5234998
马温和(家住寿光市公安局家属楼,老家:寿光市牛头二分村)宅电:5298216
郭洪堂 宅电:5298300
刘祝身
程安刚:寿光市“610”主任
李同忠:寿光市“610”副主任:(司机:夏学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