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山东临沂市邪恶洗脑班及恶人(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临沂市邪恶“洗脑班”是迫害临沂市大法弟子的黑窝,位于临沂市沂州路55号“临沂市水利技校”的院内。自2001年底至今,一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一.“临沂市水利技校”

高精度图片

因多年来招不上学生,经济效益不好,因此与临沂市610相勾结,在“临沂市水利技校”的院内办起了所谓的“法制教育培训班”,发起了迫害无辜善良的黑心财。表面上其虽打着“法制培训”招牌,实质是一个执法犯法、敲诈勒索、图财害命的恶党黑社会,是一个流氓行径猖獗、残害善良好人的人间地狱和法西斯集中营,集中体现了恶党假、恶、斗的邪恶本质和末日疯狂。这个黑窝的形成,与上届“临沂市610办公室主任”刘凤才(男,50多岁)有着直接的关系,刘曾是水利技校的校长,黑窝设于此,是刘对“故地”的“提携”与“照顾”。

二.临沂市610和临沂市水利技校相互勾结

这个邪恶的黑窝现在仍然在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临沂市610和临沂市水利技校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机会大发横财,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迫害善良无辜的好人,敲诈勒索大法弟子的亲人家属,无数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被残害,被巨额勒索,更有些大法弟子被数次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临沂610办公室的恶人们,控制各县区公安610办公室(即政保科)的恶警,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随便抓人送往洗脑班强行洗脑和残酷迫害,每个班每个学员必须被强制交至少2000-3000元“洗脑费”。水利技校有7、8个教师被“聘”为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参与迫害,因为有暴利可图,所以几年来对办洗脑班乐此不疲、疯狂至极,经常拿着大法弟子的名单算计,给各个单位打电话,胁迫他们绑架本单位的大法弟子到洗脑班。

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进洗脑班后,恶人们对大法弟子进行连续长时间熬夜,毒打、轮番围攻,恶人把绝食的大法弟子捆绑在床上,进行野蛮灌食,甚至灌浓盐水摧残等等折磨。2004年3月,临沂市洗脑班保安吴清田等人,用棍棒毒打沂水县一名法轮功学员,棍棒不停的砸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上,鲜血迸溅到墙上,棍棒打碎后,又用灭火器猛击其头部。这名法轮功学员被打的满脸都是鲜血,当场昏死过去。

三.迫害大法弟子的临沂市洗脑班恶人

现在尚在临沂市洗脑班中参与非法迫害、充当直接打手的恶人,男的主要有:苏伟、朱泽民、于海波、陈军;女的主要有:吴琳、高长英、李媛、崔梅等。除陈军为退伍军人外,其余七个均原为水利技校的职工。其中苏伟最为邪恶,并积极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据悉现已被提拔成了邪恶洗脑班的主任。

以下为洗脑班恶人照片:

(注:对于过去曾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造成伤害的,但自从2005年10月9日法轮大法学会发布公告后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在此我们不再予以揭露其过去的犯罪行为。)

1. 苏伟:原水利技校的教师,在洗脑班沦为恶毒的打手,其家住在“临沂市水利局的家属院内”。几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恶行累累。


苏伟

如2003年12月27日清早,苏伟与兰山区610恶徒邢永农等20多人窜到了临沂东苗庄女学员段家芝(32岁)家中,欲强行绑架段家芝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当时段家芝尚未穿衣起床。段家芝拒绝去洗脑班,苏伟竟魔性大发(苏伟身高近一米八零,肥胖体重200多斤),窜上去用两只手扼住其喉部,将她卡倒在床上,几乎昏死过去。

段家芝努力挣扎,拼命挣脱苏伟恶手的窒息才得以呼吸。段家芝欲呼救命,苏伟又用布将其口塞住。这种流氓行径当时就激起了段家芝亲人的愤怒,但苏伟不知收敛,反同恶徒邢永农恐吓威胁段家芝家人,将他们强行撵出家门,更加肆无忌惮的横行作恶。最后他们用被子捂住段家芝,将其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段家芝在洗脑班绝食抗议期间,有一次邪恶苏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狠狠一推把她撞到房间铁门上,段家芝大呼,苏伟恶狠狠地说:“我值班就我说了算,叫你怎样就怎样,喊也没用。”

任何法轮功学员,只要被关进洗脑班,在苏伟看来,可随心所欲的整治。他曾在院子里狂叫“我说了就算,我说怎样就怎样。”苏伟的嘴里每天都要吐出一些脏话,对伙房的厨师它也是张口就骂。洗脑班的墙上挂着大牌子,堂而皇之的写着:“严禁打人、骂人,体罚学员,以及伤害学员的人格、名誉。”在这里成了愚弄人、演戏用的空话。

2. 朱泽民,原水利技校教师。40岁左右,此人原来搞电脑、档案等项目,现亲自参与迫害。在洗脑班主要由他来教“太极拳”,以达到迫害“大法修炼者”,放弃修炼大法的目地。


朱泽民

3. 吴琳:40岁左右,原水利技校教师。家住在“临沂大学(原来的临沂农校),其夫是“临沂大学”的教师,其人狠毒,是洗脑班的秘书。


吴琳

4. 李媛,原水利技校的教师,40岁以下。此人阴毒。


李媛

5. 于海波:原水利技校教师。40岁以下。


于海波

6. 崔梅:原水利技校的教师,女,40岁以下。


崔梅

7. 高长莹:原水利技校的教师,女,40岁以下。


高长莹

同时在临沂市邪恶洗脑班参与非法迫害的,还有一些曾经学过大法,但在99年7.20后的这场邪恶至极的迫害中迫于压力和放不下自身的私利而倒向了邪恶的人。他们用一些可笑的谎言掩盖着自己出卖良心的罪恶行为,麻木的干着为虎作伥的事,上演着过去历史中的那些为人最痛斥的“犹大”、“叛徒”的勾当,可悲、可耻、可叹。

以下是临沂市的“犹大”:

1. 王明光:是临沂市运输公司的退休职工。临沂市头号“犹大”,其罪恶累累,罄竹难书。

2000她被关进劳教所后,在压力面前它放不下自己的私利,遂顺水推舟的背叛对“真善忍”的信仰,倒向了邪恶,开始了其出卖大法、出卖昔日同修的无耻行为。

2001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就在临沂市疯狂活动,就象她自己在日记中所写的“我修不成,我也不叫别人修成。”所有的临沂市被送到“洗脑班”的学员,大部份与它有关。它伙同段好渔、李俊卿、高秀芝、徐芬、孙茂兰、方朝芹等“犹大”,迫害了无数的大法弟子,干尽了坏事,至今还在活动。

它们除了在“洗脑班”上乱蹦外,还经常乱窜于610之间,是在省里挂号的毒瘤犹大,经常到省里开会,乱窜于各个地市之间进行祸乱,和省内劳教所、各地犹大联系密切。前一段时间,她又将省内某些的毒瘤犹大们集中到临沂“开会”,阴谋迫害大法弟子,举报昔日的同修。对刚刚从劳教所、洗脑班出来以及还不清醒的学员更是不放过,尽一切力量将其拉下水。搞所谓的“第十讲”和“三千六百法门”等。

临沂市已遭报死亡的犹大――范同芬,就是由于受王明光迷惑,被王明光指使和青岛等地的5个犹大一起到外地祸乱,最终导致恶报临头——在高速公路上车毁人亡,范同芬被撞的血肉模糊,家人都认不出来了。范同芬的丈夫因此起诉王明光,指明范同芬的死和王明光有直接关系,王明光因此被收监1个月,后又被恶人放了出来,利用它继续作恶,是地地道道的丧失了做人良知本性的“毒瘤”、 “犹大”。

2. 段好渔:临沂市医专的在职职工,其妻:邢宝玲,也是临沂医专的职工(已被洗脑,邪悟)。段好渔狠毒、嚣张,也是临沂市的头号“犹大”, 残酷迫害了无数大法弟子。仅举一例,临沂市大法弟子刘永进2004年6月被非法绑架后,临沂市看守所对他进行了残酷的灌食折磨迫害,把刘永进迫害的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承担责任,立即推给临沂市和兰山区610,610即招来洗脑班的毒瘤犹大,在看守所的一个房间继续对刘永进进行残酷迫害。当时段好渔以“抓邪”为名多次对刘永进进行极其残酷的折磨,在看守所邪恶狱医及姓王的副所长(男)指挥多名犯人对刘永进进行以灌食为名残酷折磨(将插管不停的插进拔出,并不灌食)”迫害后,段好渔仍然没有人性的对刘永进实施极其残忍恶毒的迫害,反映了其已堕落的人性全无,完全沦为恶党迫害大法、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邪恶工具。

3. 李俊卿:临沂市原农校(现成了临沂大学的东校区)的退休职工。在劳教所因卖力参与迫害、作恶多端,被提前释放回来为610卖命,至今仍不醒悟,活动猖獗。只要是乱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都有它的影子,也是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犹大之一。

4. 高秀芝:鲁光化工厂的退休职工,临沂市主要“犹大”之一。2001年10月,被临沂市610头目――闫志刚(临沂市直工委书记,电话:(办)0539-8304601,(家)0539-8688875)和王建平(同闫一起迫害“市直法轮功学员”的市直工委副书记,610头目)从单位堵截、抓捕,后被直接送往山东省第二女劳教所-王村劳教所迫害1个月,遭洗脑后转向邪恶,成了为邪党、为610卖命的犹大,至今还活动猖獗。其为虎作伥的累累罪行祸及家人,其丈夫严重骨折,复位许多天后说是对接错了,还得重新对接。

5. 方朝芹:临沂市针织厂医院的退休职工,50多岁。邪恶的头号“犹大”之一。自临沂市设非法“洗脑班”以来,疯狂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造业无数,据说医院已确诊其患了绝症――乳腺癌,恶报临头,可悲、可怜。

我们正告这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这个本已腐败透顶的中共恶党,在迫害法轮功中已彻底的把自己推向了断头台,灭亡之时指日可待。你们应清楚,无论你们今天打着什么样的幌子参与迫害,可是你们的行为都是严重触犯法律的:私闯民宅、非法绑架、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等,历史上的教训相信你们也应知道很多的,望你们及时的悬崖勒马、立功补过,别再为这个苟延残喘的邪党卖命了,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留条生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