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义县青年教师遭二次劳教折磨后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辽宁省锦州义县大于卜中学青年教师左中右,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二次遭到劳教迫害,在锦州劳教院折磨致心肺肾功能衰竭、精神恍惚,于2006年5月29日含冤去世。

左中右
左中右

左中右,男,36岁,大专毕业,就职于锦州义县大于卜中学,于97年得法修炼。99年恶党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他和家人不断进京上访,99年10月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二年。2000年3月下旬,他从教养院走脱,之后进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

在锦州市劳教院,左中右被关了7天小号,回到6大队后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用2根电棍电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皮肤被电肿,几天后才消。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2000年10月12日原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亲自命令警察(队长)刘铁林等还有刑事犯一起动手,用电棍逐个电击大法弟子,被电击的大法弟子有左中右、刘永生、石中岩等。张海平、金福利、科长陈立刚、二大队队长韩利华亲自部署,对大法弟子采取体罚强制洗脑,强制给学员戴上工地上用的安全帽,双手被铐上,用办公桌把学员挤在墙角,由两个恶警,一个刑事犯看着,不准学员睡觉、坐下,强行播放攻击大法的录象,如果低头、闭眼、抵制,就拿木棍击打头部,拿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电遍全身,对一些学员还给上刑到铁椅子上,一绑就是一天。

左中右等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劳教犯人)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连续强迫绝食的大法弟子坐了44小时地板凳。之后每天强迫坐凳到下半夜2点,早6点起床继续坐,每天坐20个小时,大法弟子稍有抵制就用手铐铐在小凳上。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锦州教养院找来了马三家医院院长,恶徒说:“没事儿,马三家有绝食80天的呢!”左中右在恶党劳动教养院残酷折磨、重压下违心的妥协,于2001年4月25日获得释放。

2001年10月,左中右因说“大法好”又被不法人员绑架,曾绝食抗议,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院受尽了酷刑折磨:曾有三个犯人受恶警的指使一起毒打他,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长期不让睡觉。

2002 年7月,锦州劳教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进行折磨,美其名曰“心理矫正”。左中右被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50-60拳,红肿10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左被戴手铐3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15个小时,只许去3次厕所,这样坐了4个多月。

2003年3月31日晚上,恶警冯子宾带一帮打手到三楼又把大法弟子李忠杰、左中右等带到二楼小屋,等其他人看电视时,就将李忠杰用手铐子呈十字型固定住。恶徒郭伟宾等人就说:现在上边有令,我们可以放开手大打。随后恶徒们就对李忠杰、左中右大打出手。

左中右坚定修炼大法,一个体重150斤的小伙子,在锦州劳教院被折磨得只剩90斤,几乎奄奄一息。劳教院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花钱治疗、怕担死亡责任,2003年9月把他送回家中。左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有时一天两次,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左中右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劳教院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10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遭受这几年迫害,他已经心肺肾功能已非常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已无法正常上班,于2006年5月29日下午4时40分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4/辽宁锦州义县青年教师遭二次劳教折磨后去世-130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