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松滋市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恶报实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做了什么,必然要偿还。中共建政以来,迫害众多民众、打压法轮功“真善忍”,已犯下弥天大罪,当有一天神要清算其党犯下的罪恶时,必然祸及那些跟随其党作恶的人。现举几个湖北省松滋市现世现报的实例:

1. 前任松滋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先金,几年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有的被罚款,有的被送劳教,拘留。在一次接到北京上访大法弟子时,原打算在北京多住几天,刚到北京,家里突然来电话说小孩病重住院,而且接连不断用电话急催他快回家。他当时就暴跳如雷骂大法弟子。并说:“你们是我案板上的一块肉,我想怎么剁,就怎么剁。”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说“你们大法弟子好,有冤,你们给我们公安人员每人发200元钱,我就给你们喊冤去,现在共产党给我钱,我就是一把刀,他叫我砍哪里,我就砍向那里。”因为他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回来后因经济问题被双规。

2. 覃章明,原市国安局成员,他紧跟江氏集团的步伐,对大法极端仇视,是非不分,经常骂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屡劝不改,现病魔缠身,心脏都被换掉了。

3. 荣昌科,50岁,万家新桥湾二组。当了十几年的队长。因为受电视假相毒害,长期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监视。大队开会时,他痛骂大法及大法弟子。于2003年腊月27日,全家6口人(儿媳,孙子,俩夫妇及侄女)包车从襄樊过一洞口时,突然从空中飞出一块石头,为躲石头,车子掉进七十多米深的水库,无一人幸存。

4. 邓红慈,万家新桥湾七组,47岁。部队转业,民兵连长。从99年以来,一直监视大法弟子,到大法弟子家周围蹲坑,还经常直闯大法弟子家中抄家、要挟,后他在陈家河煤矿给其亲属当总管。2005年5月初三,中午他们三人下井检查工作,忽然绞车迎面向他们撞来,两人平安无事,而他却被绞车把内脏撞坏,三根肋骨撞断,当场死亡。

5. 张进肓,50岁,万家新桥湾九组,经常监视大法弟子。于2005年腊月二十二日,骑摩托车,车行至街河市镇上时被撞,当时头破血流,右臂撞断。他当时呼救:“我是张进肓,家住万家新桥湾九组,请大家把我送医院抢救。”三小时无任何人帮他。后来被街河市交通警路过时,把他送进新江口医院抢救,还未经医治就断了气。

6. 姚英典,万家姚家坪村九组,50岁左右,多次到处收集由外地大法弟子发放的真相资料并烧掉,还有一次外地大法弟子发资料时,他知道后,立即跑去非法抓大法弟子,而且还跑过三大块田,结果,自己绊倒了,才罢休。于2005年冬月二十二日早八点,他外出挑砖,在挑到第三担时,突发倒地身亡,死时都是单衣,赤脚。

7. 陈杭,原街河市派出所工作,因抓一位姓蒋的大法弟子,二天后,他坐别人的摩托车被摔下来,脾脏被摔坏。

8. 新江口有位李老汉,70多岁。一位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信反而到派出所去报,派出所没有抓人。他又跑到派出所去催。几个月后,年仅三十岁的儿子突然死亡,仇视大法及大法弟子祸及家人。

9. 街河市一名干警周某在武汉接到北京上访的三名大法弟子时,他暴跳如雷骂大法弟子和大法师父,他把三人都戴上手铐,并且给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戴上双手铐,在回来的途中,他突然叫爹娘,全身疼痛的直打滚,大汗直流。大法弟子你们不要念咒了(其实是念大法经文),我要命啊。大法弟子才说:快把手铐给我们松了。你以为是给我们戴的吗?周答应后,结果不痛了。他现在明白真相不做坏事了。

历史就象是一面镜子,向人们昭示着善恶有报这一不变的天理。写这些并不是恐吓,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希望悲剧不再重演。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希望父老乡亲能明辨是非,对法轮大法的善念会使您拥有幸福、健康……

六年多过去了,法轮功仍然是法轮功,而且在世界上近80个国家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遍布了世界五大洲。获得各国2516多项褒奖和支持信函,被誉为“高德大法”。

江××和中共却在这场正邪较量中葬送了自己的未来,也把其自身的流氓、残酷和邪恶本性暴露无遗。而今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及其帮凶罗干、曾庆红、李岚清等几十个首恶之徒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罪名在28个国家和地区59次正式起诉,其罪恶已昭彰于世,现在声名狼藉,内外交困,正在面临众多的法律起诉和要求清理、法办与绳之以法的呼声。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今天,而有些人,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打手,无知的做恶,多可悲啊!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了,不要再当恶党的替罪羊了,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