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等对我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我叫梁景礼,是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永强村大法弟子。

2006 年4月13日上午9点左右,我在大庆火车站二楼候车室遭到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驻大庆火车站的恶警非法绑架。当时我刚上到二楼女恶警张晓妹就拽住我,我还不知为什么,一个男恶警把我拽到一楼警察值班室,室内几个警察问我姓名、住址,我不回答,它们邪恶的非法搜我身,翻我上衣兜,翻出《九评共产党》光盘、Mp3等,就上来三、四个恶警不容分说,恶狠狠的对我进行殴打,我反抗警察打人,它们就给我戴上手铐继续打,打得我头晕目眩,都记不清它们当时是怎么打我的。然后恶警又把我拖到二楼,强迫我坐老虎凳,又一阵毒打,强迫我按指纹,我不配合,它们凶恶的掰我手指拽着强按。两个恶警一边一个,狠拧我反铐背后的胳膊,往下猛压我双肩,致使我直不起腰,憋得胸很难受,就这样一直把我从二楼拖到一楼,拖上开往齐齐哈尔的列车,上车后把我一只手扣在柱子上。

火车到达齐齐哈尔站,由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国保科杨永胜、张永欣等三个恶警把我双手反铐在一起,强行把我拽上警车,然后就凶恶的左右开弓打我耳光。我被绑架到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一进屋,国保科恶科长郑××、杨永胜、张永欣三恶警邪恶的一拥而上,把我一下打趴在地上,恶警穿着皮鞋猛踢我的头,往上使劲掰我胳膊,掰的我双臂剧痛,用胳膊肘捶我两肋。又强行把我按坐在冰凉的地上,猛踹我的胸,真是往死里整。还邪恶的说:“我们把你整的没有知觉,把你的功废掉,然后把你卸了,让你从地球上消失,如果你要说了姓名、地址,我们给你家打电话,告诉你还活着。”我回答说:“苏家屯活体摘器官我知道”。几个恶警打累了,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说:“你们的邪恶手段骗不了我,我质问它们迫害大法弟子,不得好报”。三角眼的恶警邪恶的说:“打你给我儿子积德。”恶警们又把我从地上拽起来踢掉我鞋,强迫我站立,把两腿劈开,两边的恶警穿着皮鞋使劲踩我的双脚,碾我的脚趾,身后的恶警打我背部,往下压我的头,恶狠狠的猛往上抬高我后背扣在一起的双臂,还往前推,我两臂被它们掰得剜心透骨的剧痛,而且压得我腰弯的,头几乎挨地,又狠毒的用胳膊肘捶我两肋。恶警张永欣见没得到它们要的所谓口供,凶恶的猛搧我十来个大耳光,直打的我眼冒金花,头晕脑胀两耳嗡嗡响。恶警们打打歇歇,从中午11点多打到晚上8点多钟,我被打得一阵阵心痛,胳膊、手又痛又肿,头晕目眩,浑身疼痛身体虚脱,手脖子被手铐卡到肉里勒出血痕,行走一点点挪动。就这样又把我强行拖上车,上车后,一恶警猛的恶狠狠掐住我的咽喉,直憋得我喘不上来气。把我送到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齐齐哈尔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48天。当时我被迫害成严重的支气管炎、胸膜炎。

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非法绑架、关押。他们把我弄到医院从鼻孔往胃里插管灌玉米糊共三次,每次管插不进去都反复再插七、八次,插得我鲜血直流。有一次把管插到我的气管里,弄得我鼻子、口都出血,不能进食,连咳十几天不停,震得内脏直痛,生命垂危。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给我安个“涉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罪名,非法判劳动教养两年。他们怕我死在里面担责任,给我办保外就医。

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打我的恶警们,让我家人带1万元钱接我回家。打我最凶的恶警还威胁我说“你出去不能乱说”。家人到时,他们为了达到敲诈勒索的目地,狡诈不放我,因我家人要人心切,被勒索6千元,家人让它们打收条,恶警不给打收条。当我家人看到我被它们打的那个惨状,就向恶警们讨回这笔钱。就这样我回到了家。

以上是哈尔滨铁路公安局、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大庆火车站恶警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这里,我要正告大庆火车站及类似为了权力、利欲之心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火车站?你们是旅客之家,还是土匪打劫的黑窝。快看《九评共产党》不要助纣为虐,退出中共。真相即将大白天下,恶党、恶徒必遭天惩。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电话区号 0459
大庆火车站站长:     刘小伟
大庆火车站派出所所长:  高峰   电话2665148
大庆火车站派出所副所长: 曹立新  电话2664548
大庆火车站大派出所     齐××  电话2665478
大庆火车站大派出所指导员:        2665428
大庆火车站派出所值班室:        2665448
大庆火车站警察各值班班长:施延奇、孙志国、朱守军、刘军{绑架我的值班班长}
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国保科科长 郑××: 铁路内部电话22818
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国保科   杨永胜、 张永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