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何明珍遭恶徒十次非法关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大法弟子何明珍,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乡平阳村十社,1999年7月20后,何明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10次被非法关押,五次挨毒打,丈夫被迫离婚,一个幸福的家庭被中共的迫害拆散了。

以下是何明珍自述遭迫害情况:

1999年11月,我因上访被北京信访办警察绑架后遣返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关押20多小时后,返送回米易公安局看守所,关押7天后又转到撒莲乡政府强迫写了保证才放人,这期间刚下火车被就罚站十个小时,游街示众,被敲诈钱35元,又遭非法审讯等。参加迫害的有信访办,攀枝花驻京办,米易公安:周林等,米易看守所,撒莲乡陈林平,白廷飞。妇女主任宋××,书记何明树。

1999年底,我到丙谷高龙英家,被20多人绑架到丙谷乡政府,被罚站,非法审讯,天快黑才回到家,参与迫害的人:米易公安局周林等,丙谷派出所数人,丙谷乡政府10多人,撒莲乡政府的陈林平等。

2000年1月,我因第二次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遣返到攀驻京办事处,当时天在下雪,被白廷飞强迫脱去毛衣,晚上不给被子盖,鞋袜,收了生活费,住宿费,吃的是剩菜,被非法扣留一个星期后被米易公安周林,廖红兵等人押送往米易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迫害手段:多次非法审讯,非法搜身,戴手铐,最后强迫罚款600元才回到家,参与迫害的人,天安门警察,攀枝花驻京办事处,其中一个处长叫蔡处长,还有邱天明,刘处长,米易公安局周林,廖红兵,柴发祥,看守所吴学民,撒莲乡白廷飞等。

2000年4月25日晚,我因在集体学法,被白廷飞等人绑到乡政府,罚站,几十个男女学员被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喝水,第二天被米易公安柴发祥(已遭恶报)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才回到家,这期间被恶警柴发祥,周林,撒莲乡白廷飞,陈林平等4人毒打,恶行有扯头发拖,拳打脚踢,抓住我的头往桌子上和水泥墙上撞。

2000年6月,撒莲乡政府镇长陶云春,武装部长唐礼华等共10多人,一早闯入我家强行拿走一大袋米,把我绑架到乡政府,他们请了社会上的恶人当打手,对我们非法监禁折磨9天,过程中我们绝食抗议,我回家时瘦得皮包骨头。恶人折磨的手段有:每天早7点到晚上12点不断拳打脚踢、高强度劳动、游街、跑步、报数、罚站,恶人们使用刑具有,电棍,警棍,鞭子,手铐,绳子,参加迫害的人有:武装部长唐礼华,镇长陶云春,书记唐良洪,副书记何富祥,妇女主任宋××,周从贵,杨武云,黄先华,吴世华等。

2000年7月19日,我再次被撒莲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监禁23日,这期间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

1999年至2000年这期间,我不仅多次被迫害,恶人还迫害我丈夫和他的单位,丈夫两次被扣发工资,因遭恶人多次威胁、挑拨,丈夫被迫和我离了婚,一个幸福的家庭被中共的迫害拆散了。

2001年正月十六,我散发真相传单被撒莲乡政府不法人员绑架到米易公安局,被铐在栏杆上一个星期,恶人们让我们站不直,坐不下,一直处于弯腰状态,这过程中受冻,不让吃饭,他们穿上棉袄在旁边折磨我们,最后罚款200元才让我回家。参与迫害的人:米易公安局周林,向金发,柴发祥,廖红兵,撒莲乡政府白廷飞,陈林平等。

2001年8月20日,米易公安局恶警向金发等人闯入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绑架到米易公安局铐在栏杆约70个小时后,关押两个月,于10月20日非法判我劳教,劫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参与的恶警有:柴发祥,廖红兵等3人。在将我们劫持到劳教所的路上,我们六个大法弟子的1200元钱被恶警用完了还倒欠260,路途中恶警不让我们吃饭、喝水,我们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到楠木寺劳教所,体验不合格拒收,恶警又用不要脸的手段硬塞进两名年轻的弟子。我们被连铐成一串带回米易。在火车上恶警故意丑化大法弟子,铐人角度站不直也蹲不下,到米易后又被非法关押了2个月才回到家。这过程中被恶警残酷的折磨,我们绝食27天反迫害,他们拳打脚踢,拉住脚在地上拖,大法弟子一个个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我被折磨得连水都吞不下,回到家后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很快恢复健康。

2006年1月,丙谷派出所恶警胡红和其它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抢走师父的法像和书和我的录音机,肆意折腾一下午才回到家。

从99年开始到现在我被各级恶人绑架,关押10次,挨了五次毒打,绝食共10次,幸福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过着悲惨的生活。被恶人抢走师父的书、法像、录音带等,被搜刮现金1000元以上,由于长时间被关押,我维持生计唯一的冰柜长时间没保养就坏掉了,使我一段时间温饱成困难。

由于文化有限,语法不通之处,敬请谅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