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迫害大法者遭恶报十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26日】古诗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应有私”。几千年的华夏文明,中国人历来坚信善恶必然有报。做好事会有福报,做坏事会有恶报,无论官宦庶民,概莫能外。这辈子做很多好事,下辈子享受荣华富贵,儿孙也有福禄;这辈子做尽坏事,或死后下地狱受尽酷刑,或下辈子当牛做马,或下辈子饥寒交迫。

然而由于这些年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一些人无法无天,道德沦丧,良知泯灭,贪婪凶残如豺狼禽兽。自从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大法以来,周口一些恶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为了升官发财,死心塌地的追随邪恶,助纣为虐,肆无忌惮的对信奉“真善忍”,只为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侮辱、谩骂、开除、毒打、非法罚款、抄家、绑架、监禁、劳教、判刑……

种种残暴恶行,为人神所共愤,为天理所不容。天理昭昭,法网恢恢,几年来,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及其家人正不断遭到报应,报应之速之奇,足以令世人清醒。这方面的例子数不胜数,仅看以下几桩周口的恶报案例:

王余德遭报偏瘫

99年720恶党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王余德任周口公安处政保科科长,表面上一副伪善面孔,背地里干了很多坏事。时间不长,王就得了严重的脑血栓,经抢救了留住了一条命,却落下了偏瘫的后遗症,走路东倒西歪。可是他仍然执迷不悟,有一次在街上发现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立即向公安举报。不几天,王余德病情迅速加重,从此彻底瘫痪在床。

任伟遭报服重刑

任伟原是淮阳公安局副政委兼交警大队队长,在淮阳称霸一时,炙手可热。720邪恶迫害大法开始,任伟分管政保,他多次亲自带着一帮恶警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劫持,非法审讯、罚款、判劳教。一次在对县城北关一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时,发现枕席下有2700元现金,当即被任伟装入私囊,据为己有。任伟向一名炼过法轮功的民营学校校长借钱(实为敲诈)6万元,未能得逞,数日后遂找借口将该校长投进监狱,就在其家人交了18万元非法罚款后还不放人,校长的丈夫无奈,只好又送给任伟5000元现金,女校长才恢复自由。时隔一年,任伟因购买赃车东窗事发,沦为囚犯,被判服刑20年。在狱中,任伟曾一度怨叹苍天不公,后经明白人提醒,他才知道出事的根源是自己疯狂迫害大法所致,但为时已晚。

孟伟忠命丧京珠路

2003年夏天,项城市长孟伟忠乘坐小车从北京返回。当时大雾弥漫,能见度很低。行至中途,京珠高速公路塞车,孟提出自己下车看看咋回事。司机力劝,孟不听,执意下车。刚下去片刻,即被右侧从后面驶来的汽车撞得脑浆迸流。

项城了解内情的人很清楚:孟曾多次亲自部署指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绑架,也曾亲自持枪率众闯入民宅非法劫持大法弟子,也曾到县看守所亲自授意如何加大力度对狱中的大法弟子洗脑转化。如今恶官暴死,有前因才有此后果。孟伟忠死后不久,其妻悬梁自尽,经及时发现抢救才幸免一死。其子因多次与黑社会同伙抢劫钱财正面临着法律的严惩。

陈清毅被飞轮砸死

项城市宣传部长陈清毅是非不辨,积极追随邪恶,与大法为敌,以求升迁。他多次动员、策划项城新闻媒体对法轮大法的恶毒诬陷和诽谤,指挥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洗脑。因其迫害大法“有功”,得到恶党组织的赏识,正准备委以“重任”,孰不知陈的死期已到。

2004年中秋节前夕,孟与项城市委书记李明方的老婆去北京办私事返回项城,小轿车正在京珠高速右车道由北向南行驶,左车道上逆向飞速驶来的一辆大货车跑掉一只轮胎,这只轮胎飞过隔离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陈清毅座位的上方,砸扁了车棚,当场砸死了车棚下的恶人陈清毅。

陈新庄命断跑步机

99年720之前,淮阳有两万多名各界人士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人中出现的祛病健身、遇难呈祥等各种奇迹不胜枚举。7.20以后,淮阳大批大法弟子抛家舍业,赴京为大法喊冤,向民众讲述大法真相。河南省610邪恶组织把淮阳作为迫害重点,派督导组长期进驻。当时的淮阳县委书记陈新庄为圆自己当副市长的美梦,不顾法轮大法曾经给当地带来社会稳定、民风返朴这一众所周知的事实,积极逢迎、配合610督导组,惨无人道的迫害本县大法弟子。在2004年周口市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与会发言者无一人涉及法轮功问题。而陈在发言中却狂妄的表示“要坚决和法轮功斗争到底”。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陈在跑步机上锻炼身体,突发心脏病猝死。

交通局头目急买巨石“镇灾”

多年以来,周口市交通局的头目们为坐稳自己的官位,一味配合邪恶的610和公安恶警残酷迫害本单位大法学员,采取了监控、盯梢、威胁、免职、除名、送劳教等多种迫害手段,本局及所属单位十几名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局长杨元涛竟效仿外地十恶之徒所为,将法轮大法创始人的像垫在地上,要本单位工作人员人人踩踏。结果,报应从局长杨元涛开始,杨的养子在一次车祸中身亡。接着郑连武、纪检组长王国顺、副局长赵和平、王留喜等人,或锒铛入狱、或撞断肋骨、或暴病身亡。惊恐之余的杨元涛等人仍愚钝不悟,不是立即放下敌视大法的恶念,弃恶从善,以保平安,反而听信风水先生之言,花万元重金从外地买来一块泰山巨石,放在交通局院内“镇灾”,此事在周口被民众耻笑。

栾卫东遭报身败名裂

西华县委书记栾卫东因贪污、受贿800万以上,已锒铛入狱。几年来,栾卫东为坐稳官位,亲自指挥了对西华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采取了非法送劳教、毒打、抄家、罚款等种种残酷手段,栾指示公安频频到大法学员家中骚扰,搞得凡炼过法轮功的群众都家无宁日。

栾私生活更是极其糜烂,甚至无耻到把自己与其妻娘家弟媳淫乱的过程拍摄下来,刻录成光盘“欣赏”。就是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现正在监狱中等待国法的惩罚。

郑现军暴毙于情妇床上

周口市中心医院有不少领导、医生、护士和后勤人员修炼大法,他们炼功后身体和精神境界上发生的巨大变化为全院上下所公认。

99年720以后,院党委副书记郑现军对本院善良无辜的大法学员反复迫害,强制他们看污蔑大法的录象,强制人人辱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恐吓、监控、举报、扣发工资,本院有良知的人都认为郑分管此事,虽是奉命行事,却也做得太过份。

郑同时包养多名情妇。2004年5月的一个中午11点后,郑现军到医院隔壁良院小区找他包养的一情妇鬼混,突发暴病,赤身裸体走上了不归路。医院很多人私下都议论纷纷:“想想人家修法轮功的,个个清清白白;看看这些打击法轮功的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峰行恶殃及其父

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邪恶成性,自720以来,一直充当迫害大法的黑爪牙。他经常象一个幽灵一样,白天黑夜在周口大街小巷游荡,时刻觊觎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盯梢、跟踪纳入他视野的大法弟子。每一次对大法学员的非法骚扰、抄家、劫持,都是他亲自带队。高曾同其它恶警一起,多次侮辱、毒打依法赴京和平上访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被打的终生残疾,女大法弟子杨秀勤被用皮鞋踢成脑内伤,血压高达260,两年后含冤离世。

高十分狡诈、阴毒,有多副面孔,在一般人面前满脸堆笑,而在不屈服的大法学员面前则如凶神恶煞,用天底下最下流、最狠毒的语言侮辱、诅咒大法弟子,他多次在看守所里对被非法羁押的大法弟子恶毒的咆哮:“你知道这是哪里?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我就是阎王爷。我不叫你死你死不了,我不叫你活你活不成!”

在迫害中,高更不忘受贿、勒索。六年多来,周口大法弟子有500人次以上被非法劫持,在此期间,高除了大量收受大法弟子家属送来的钱物外,还厚颜无耻的硬向经济条件略好的一些家属勒索现金,每次都在千元以上。

高多次肆无忌惮的扬言:“你们炼法轮功的把我上了恶人榜,我不还是我吗?你们发正念想叫现世现报,我不是还好好的吗?”这话说后不到半年,高峰才60多岁、身体一直健康的父亲突然患绝症而死。

在周口,迫害大法遭现报的事例还可以举出很多。如沈丘公安副局长郑和平、鹿邑法院副院长荣世杰、周口拘留所原副所长窦燕怀、太康看守所愿副所长王快然等等迫害过大法的恶人,都遭到了不同方式的报应。也可能有人以为这些人出事是“偶然”的,和他们平时做的事没有关系。要说迫害大法必定遭报,那些多年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人不是啥事也没有吗?有些不仅没出事,反而升了官、发了财。我们说,那些迫害过大法的人,有些已经悔悟,将功补过,神佛不计过往之过;也确有极少数人还在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中国早就有一句尽人皆知的名言,叫“不是不报,时间不到。时间一到,必定要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