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农民亲身经历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27日】我曾是一名类风湿患者,那时为了治病去过多家医院,吃过许多偏方,病没好转却越来越重,逐渐的我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因此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家人为了给我治病花了两万多元借了许多外债,当时病痛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九八年阴历十月二十八日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就是这天我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开始了我一生新的生涯。当时我由于各关节肿胀变形,脚脖子肿的很高,走路非常困难,每次炼功都是由婆婆骑三轮车带我到炼功点。炼功不久,我开始走着去,由于师尊的慈悲呵护和自己的努力,身体逐渐恢复,家务活也能干了。

就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的一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我在家忙家务,被高碑店北城乡一姓张的和方官镇三名穿警服的人把家里翻遍后绑架到靶场洗脑班。主管是赵克军和施佳培。到那后早起让大法学员们跑步,然后打扫卫生。上、下午训练(走正步、跑步、站军姿等)。当时对大法学员打骂最厉害的是方官镇的姓赵的还有一个姓路的。

由于洗脑班超负荷的运动,我的身体病又复发,在靶场呆了一个来月(由于学员们被勒索钱以后相继被放回,只剩我一个人),把我送到看守所。到那后我就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前胸被挂上牌子游街。十冬腊月,寒风刺骨,地上的积雪都冻成了冰,在看守所呆了八天,被勒索五千元后才放回。

还有一次我在地里干活,家人被强迫去找我,又遭绑架到洗脑班,又被勒索五百元,呆了半个月才放回。两次被勒索的钱都是一个叫马颖的人收的,并无任何手续和票据。

八年来,我炼功没有吃过一粒药,家人也都因此而受益,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却被无故的掳走,这是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做一个善良,追求真、善、忍的好人吗?难道追求有一个好的身体有罪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