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四会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简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广东省四会监狱分济广、罗塘两个关押点,目前关押着至少几十名男大法弟子,分押在18个监区,另有一个专管监区(2004年上半年成立,专门用于迫害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仍然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人,在普犯中也赢得了良好声誉,大家都知道法轮功是好人,很多普犯甚至追着要学法学功。因为他们也长期被共产党恶警折磨,心里也非常清楚谁是谁非。专管监区有一个罪犯组长跟恶警跟的很紧,经常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也不得不发自内心的说:“你们法轮功真的是很伟大的”。某新分来的警察还没有被污染的太厉害,悄悄的对学员说:“关押你们是政治迫害。”

四会监狱通讯地址:广东省四会市290信箱 (邮编:526237)

恶人榜:

四会监狱监狱长:尚东平
副监狱长:罗祖彪,叶长明,何海龙
政委:黄跃群
610主任:凌烈洲,610科员:甘辉,叶××
原狱政科科长:张磊光
专管监区恶警:张春平(邪党委书记),秦建民(副监区长),刘助成(副监区长)

下面是部份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的大法弟子情况:

刘喜峰:原籍东北,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后在深圳做教师,曾获得深圳市优秀教师称号,多次被抓被劳教,2002年9月再次和爱人同时被捕,爱人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迫害致死;刘喜峰被判10年,2003年12月被送到四会监狱,长期绝食,不穿囚服,每次电视上放反大法的东西他都喊正法口号,长期被打吊针,锁脚链,后几乎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

澹台动动:家在北京市朝阳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后在深圳雕塑创作研究所工作,刚到四会监狱不穿囚服,被十几个恶警群殴,打断3根肋骨,打伤外阴部,两个月后才愈;另外可能由于长期不说话,几乎丧失说话能力。

范晨煜:湖南长沙旺城人,被非法判7年,2003年1月从广州海珠区看守所转到四会监狱,不穿囚服,不给恶警蹲下,被十几个警察群殴,当天即被送到“严管队”,近一个月后放回新监队,每天中午炼功;送给其他犯人饭吃、衣穿,被普犯称:大法弟子真了不起。2003年3月电视放反大法的内容时用手捂住耳朵而被罪犯组长迫害,一次在大厅所谓“学习”时打坐,被罪犯组长抓住衣领拖了几十米,扔入办公室(该组长后来现世现报,查处有其它罪行,被带脚链转回看守所,很可能面临死刑),拒不照相,操练及管教谈话时拒不蹲下;一次电视放反大法的内容,晚点名时拒不报数,被恶警廖××抓住衣领拖了十多米,扔入办公室,额头被打破,锁铁椅子,之后被四个“包夹”严格看管,第二天即送去严管,在禁闭室将近2年,腿浮肿,长期折磨使其近乎精神失常,有时发出怪声,说话能力也丧失殆尽。

张玉辉:被非法判10年,2001年3月被从看守所带回公安局折磨7天7夜,逼他说出所谓的“后台”,经历了坐老虎凳、吊打等多种刑罚。回看守所后又坐“飞机”(即身体呈“大”字形,手脚全被锁在十字形木板上),恶徒说他“闹事”,2002年12月被送入四会监狱,曾被送严管队折磨,后转到专管监区进行迫害。

林洋: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福建人,2000年12月在珠海被捕,当天即开始绝食,2001年在珠海第一看守所坐过至少3次长时间的“飞机”(即身体呈“大”字形,手脚全被锁在十字形木板上)。他经常在看守所里打坐炼功,管教呵斥他,他不配合,就这样打着坐被多名普犯抬出去,遭受严重迫害。2002年11月转到四会监狱。林洋一直非常坚定,直到2004年6月出监,他一个字也没给邪恶写。

黄奎: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北方人,2000年12月在珠海被捕,在珠海第二看守所期间每天要从事至少16个小时的体力劳动,做胶花、剪开心果、穿灯珠等,每天只有两顿饭,尤其冬天,天气又冷,活又难做,手指裂开,几乎要断,完不成任务还可能加班或罚值班。黄奎在看守所曾几次绝食抗议,后于2002年底转到四会监狱迫害。2004年3月与同监区的庄文舒一同绝食、罢工,庄文舒再次绝食,被送去医院灌食并锁上几十斤的重脚链。后监区不法人员开批斗会,强制二人跪在几百人面前,拿十几条电棍一起电,之后就严禁同任何人说话。从2004年10月开始,不法人员把黄奎隔离,派4个犯人日夜轮值,每天的一举一动都要记录。另外的至少8名犯人监管,平常不许下楼,监禁在一个小屋里,整天迫害,2005年开始整天24小时都不让睡觉,天天洗脑迫害。2005年12月到期出监。

田建水:福建人,大专学历,2000年12月在珠海被捕,被非法判5年。

叶伟雄:高中文化,某酒店糕点师,因做真相资料被判3年,先关在天河看守所,看守所恶警让肺结核病人把痰吐到大法弟子口里,还叫嚣“你们法轮功不是不得病吗?”让梅毒病人与叶伟雄睡在一起。

黄德胜:先被非法关在广州越秀区看守所,被非法判3年半(2005年6月已到期出监),到监狱后检查出“白血病”,监狱长期以此迫害,后被长期剥夺睡眠;其母亲周桂婵,广州越秀区辅导员,曾被判劳教。

林刚、伍永进、余新辉:都是被非法判5年,先关在广州东山区看守所。林刚以前是广州白天鹅宾馆的某部门经理,大专学历,2003年10月,恶警强迫林刚蹲下,他不配合,被十多个警察毒打,后送去“严管队”迫害;伍永进是学美术专业的。

梁晓膺:原在广东开平国土局工作,家庭电话:0750-2211084

温建民:原广东汕头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

孙钟文:香港公民,过深圳龙岗关口被抓,说是携带非法资料过关,被非法判7年,家庭电话:00852-24734727

张雨苍:香港居民,与孙钟文一起被捕。

高单荻:北京农业大学毕业,原在广东工作,与爱人阿燕一起从洗脑班跳窗逃出,后又被捕。

陈数学:原在珠海市劳动局工作,因在珠海市政府发传单,被非法判3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陈数学身体被迫害的很厉害,下肢浮肿,几乎不能行走。家庭电话:0756-2279390

张元博兄弟俩(张元博为兄):曾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分监区,2003年因恶警强迫他抄资料,他不配合,被罚蹲7天,后送“严管”迫害9个月。家庭电话:0533-4153412

詹嘉宾:恶警强迫剥夺其睡眠而被迫“转化”。

林振贵:原广东饶平电视台记者,家庭电话:0768-8899879

李凤友:原南海舰队某独立团团长,飞行员,复员后在珠海三灶机场开民航客机,与爱人(南海舰队某退休师长女儿)从珠海强制洗脑的“转化班”逃出,爱人在武汉被抓,李凤友被非法判5年,2006年初到期出监。李凤友很坚定,也很关心其他同修,后被送到专管监区,严加看管,罚坐从早6点到晚11点,坐小凳子两脚并拢,不许动。

林庆:汕头医科大学毕业,家庭电话:0663-8219069

庄文舒:毕业于武汉水利水电学院,曾任校学生会主席、研究生会副主席,硕士毕业后在深圳审计局工作,曾作为提拔处级干部的重点培养对象,因在2000年9月深圳高交会期间撒传单被判7年。曾长期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福田看守所,接到非法判决后绝食抗议20多天。到四会监狱后依然非常坚定,正念很强,恶警都很怕他。2004年,因监狱放反大法的录像而与关在同一监区的黄奎一起绝食、罢工,后被戴几十斤重的脚镣,在几百人面前逼其下跪,十几根电棍一起电。后转到专管监区洗脑迫害,曾被整天罚坐,从早6点到晚11点。

李振铭:广东惠来人,被非法判10年。

晁昊:深圳大学毕业,被非法判9年。

周磊:广西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后在深圳工作,被非法判12年。

黎富林:被非法判7年。

于连:被非法判12年左右,曾在深圳福田看守所关押,同屋的普犯都说他是见过的最好的人。

王彦发:河南人,被非法判5年,自深圳看守所转来,曾长期被关在医务监区。

胡建华:原在湖北黄陂税务局工作,转业军人,被非法判7年。

黎侨森:70多岁,不法人员连这样的老人也不放过。

冯文涛:被非法判6年,英语专业八级水平。

袁华:广州华南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被判10年。

饶超元:家住广州五山地震队1栋401,被非法判8年,一条腿被迫害致残。其母陈祥英。

郑智超:关押在罗塘关押点一监区,被非法判13年。

梁刚:某大学硕士研究生,被非法判11年。

郭悦:原在广州电子所工作。

陈武生三兄弟:陈武生是原广东普宁县副站长,被非法判6年,2003年7月假释,家庭电话:0663-2339750

郭杭州:以前是教师,2003年7月假释。

陈小军:广西人,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原在珠海格力空调公司工作,被非法判7年。

吴世宇:广西人,被非法判10年。

周晓辉:被非法判8年。

何宾彦:广东人,被非法判3年。

徐树华:广东云浮人,原长江实业下属某公司经理,在单位是有口皆碑的好领导,因做大法资料被非法判4年半。2004年4月被抓(同时他的嫂子李美华、弟妹林静红全部被抓),关押在广东云浮看守所9个月,被迫害的头发白了很多;2005年1月转到四会监狱。

麦月发:广东云浮人,和其妻陈洁群一起被捕。

另外关押在四会监狱的还有胡贵生、刘庆深、丁祥忠、郝学生、黄金华(?)等。还有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比如2005年3月3日,一功友从广州天河区送到四会监狱,一路喊口号,囚车在路上走就在车上喊,到监狱依然不停的喊口号,最后监狱不敢要,只好送回去了。

[后记]

2004年换上的监狱长尚东平,派610的人到北京清河监狱学习所谓的“转化经验”,并于2004年3月在全监放反大法的电视录像,监狱报纸全版的反大法内容,各监区都出了反大法的墙报,继而成立专管监区,严酷迫害大法弟子,并于同年6月3日、9月3日开会下达了每监区至少“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硬性指标,并与各监区的工作成绩、年终奖金挂钩,所以各监区的恶警为了眼前利益,不惜一切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为了追求所谓“在押转化率”和“出监转化率”)。尤其是专管监区,学员一到监狱,一帮恶警便开始拿DV全程录像,说是要找到每个学员的弱点,并进行所谓的“体检”、抽血化验,甚至注射什么所谓的结核菌素。

四会监狱受到了现世现报。2004年10月4日,两个普犯因不堪长期折磨,越狱逃跑,一人被电死 ,一人捕回,此事使四会监狱在广东省司法系统创建什么“部级现代化监狱”的计划也泡汤了。之后各监区接二连三的发生恶性刑事案件,如某监区发生罪犯组长殴打犯人致残案,两名涉案罪犯组长分别被加刑;医务中队迫害绝食学员,后医务中队警察帮某普犯搞假“保外就医”而被查处。恶人本想通过迫害法轮功来捞取功名,不想真是自作自受,落的个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奉劝那些妄图迫害法轮功赚取好处的人,千万别因为眼前的一点小利而动邪念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