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下才有这样的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3日】我叫周永平,家住吉林省农安县。1999年后,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教导做人,被长春公安局一处恶警残酷迫害:坐老虎凳,寒冬腊月只穿内衣内裤在外面冻,恶警象打沙袋一样打我的脑袋,最后非法判我两年劳教,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2002年2月2日,我去儿子的单位,被设在那里的恶人跟踪,回长春的汽车上他们一直在跟踪。当时我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我在长春下车时,被长春公安局一处恶警绑架。当时他们把我绑架到长春公安局四楼一个房间,把我铐在椅子上,身上的东西全部被搜走。搜完后又把我带到另一房间,房间的地中间放着一个用铁棍做的铁椅子,铁棍有大拇指粗。他们把我架到铁椅子上,把我的双手固定到铁椅子的扶手上,在肋骨部位用一根铁棍从这边穿到那边并用锁头锁上。这根铁棍正好横在我的肋骨部位。

大约在晚上5点左右,进来十几个人,整个屋子充满了恐怖,其中有一个象是个当官的,对手下说:“她的事很多,慢慢来。” 那个当官的走了之后,房间里还剩下6、7个人,开始刑讯逼供。一恶警凶狠的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长春公安局一处,我们这些人都是从各刑警大队和各分局挑来的。你知道这个铁椅子是什么吗?老虎凳,你知道都是什么人坐吗?都是死刑犯和你们炼法轮功的头,杨光、杨峰等,他们怎样了,别说你。”

这时从我背后进来一恶警,不知拿的是什么东西,往我的左手虎口穴位上扎了一下,我的手背当时就起了一个象乒乓球大小紫色的包。然后他们用手铐把我双手反铐背后,这时,他们把我的双手拽着手铐子从后面一下按到前面,使劲往脚面子上压,并凶狠的使劲按头,脸贴到腿上,两名恶警用拳头猛击后背,胸部和腹部被铁棍顶的异常疼痛,每一秒钟都感到将要窒息。

我晕过去了,他们把我的双手往上一提,整个身体折过来,说:五分钟一次,我们两个人一组,两小时一换,你看看这一宿得按多少次。然后又一下按下去,晕过去了用凉水喷醒。接着用电棍电我的脖子,脸,嘴,往身上倒凉水电,当时我的头歪了一下,一恶警凶狠的拽着我的头发按着,一点都动不了,电棍没电了,又充上电。

接着又来了两个恶警,用拳头打我的头部,一个人站在我的前面打脸,一个人站在后面打后脑,跟电影炼武术打沙袋一样,拳头象雨点般的落在我的头上。就这样折腾到快天亮了,他们打累了,睡觉去了。

到第二天下午4点左右,又来了一帮人,给我带上眼罩,从4楼把我架下来塞到车里,车里装上老虎凳,车开了大约有30-40分钟,不知拉到什么地方(后来知道是净月潭)。眼罩拿下来时,我已被绑在老虎凳上了,屋子里有十几个人围着我,一个个凶神恶煞,跟电影里的土匪一样。其中一个恶人穿着一个黄大衣敞着怀,满脸络腮胡子,一脸杀气,说;你要是不老实,今天就整死你,这个地方谁也不知道,你是秘密被捕的,房后就是个大坑,把你整死往里一埋。谁也不知道。

这时他们只让我穿内衣内裤,把我绑在铁椅子上,蒙上眼睛,连人带老虎凳弄到院子里冻我;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二,冻的我全身发抖,那个铁椅子都跟着抖,整个身体都僵了,我自己觉的心都硬了,整整冻了一宿。

天亮了,他们把我弄到一个冷屋子里又开始刑讯逼供。到了第三宿,他们才让我穿外衣外裤,2月5日的下午把我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当时我已冻僵了,再加上大刑之后,身体已经不行了,全身发抖,不能站立,看守所验伤,看到我被折磨的这么严重不收,送我的恶警却说:没事,是炼法轮功的,如果出现问题我负责。并且给看守所写了一个保证。

第三看守所勉强收下。当时看守所的一个警察看到我全身发抖,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又问是不是才下老虎凳?我说是。他气愤的说:这帮玩意儿(恶警)太坏了,一个炼法轮功的把她弄成这样干啥?

这三天三夜的酷刑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在看守所躺了一个多月,冻僵的身体一直在抖,两只脚冻肿了不能站立,疼痛难忍,双目看不清东西,头痛欲裂,经常呕吐,呼吸困难。我在第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他们把我非法判两年,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这里我正告所有还在行恶的恶徒:善恶有报是天理。信仰“真、善、忍”无罪,修法轮大法无罪,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如若继续你们邪恶的迫害,等待你们的将是人间正义的审判。恶党已是恶贯满盈,一千多万人退党,天灭中共在即。立即停止作恶,给自己留下一条生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