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唐山广播电视局和公安机关的一封公开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4日】我们是唐山广播电视局播音员王建辉的父母。前些日子,我们走遍了唐山市的司法机关到处去寻找儿子的下落,因为唐山广播电视局一直不告诉我们建辉在哪里,是死是活,直到现在也没有说,也不让我们进他们单位大门。因为王建辉上次被单位绑架到石家庄,险些被打毒针,甚至被送到“自己也不知道到哪里的地方”而丧命。我们非常担心儿子的安危。

我儿子王建辉是在1998年前后学习法轮功的,那时学功的人非常多,98年北京电视台一个节目(可能叫《北京特快》)还做过非常好的评价。我们也从儿子的身上看到了明显的变化,长期困扰的咽炎好了,原来很有个性的脾气也随和了很多,家里面很和睦。建辉母亲一次买东西很着急,到家里发现小贩多找了10块钱,我儿子建辉嘱咐一定要给人家送回去,要为人家着想,自己也不失德。我们感觉到了儿子真是好心眼儿,学这样的功法做好人,肯定没错。

可是,1999年7月份,全国上下一片打压,每天宣传,单位不断的找,一家人压力都很大,因为我们都是从历次运动中过来的人,知道如果被打成个啥,可是不好承受啊。当时,我们都不知道该咋办,怀疑学功是不是真错了?可是,随着不断的宣传,我们周围也有许多人说:一提法轮功,电视就说的太离谱了,就象天安门自焚,我们不明白烧伤的咋还裹着那么厚的药布?气管割开了还会唱歌?身上着火了,腿中间盛汽油的雪碧瓶怎么不着呢?联系历次运动,我们知道,这肯定是个别人为了个人目的,用手里的权力在搞运动,让老百姓不能安定的生活。

可是经历过几十年运动的人都知道,你被定成打压对象了就啥都完了,当年刘少奇,国家主席,都被整的那么惨,头发老长,临死时还给他听收音机里中央对他的批判。要想说句真话,得有多大的风险?可是,2000年建辉还是去了北京,想告诉他们学功的都是好人。后来建辉对我们说:只是有一两个人在上面干坏事,大部份人都不知道真相,也配合着干,他们其实也是被蒙蔽的,多可怜呢!我们是让他们知道真相,不被欺骗,停止迫害我们。我真是为他们好。

建辉被绑架回来以后,在局长孙世纪指使下,被绑架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手铐铐着。后来又被非法劳教,在荷花坑劳教所里被警察整的太惨了。恶警王玉林给建辉杀绳,杀到肉里面,看不见绳子,你说人得疼得啥样?据建辉讲,一个叫孟金城的,进劳教所当天就被打死了,在唐山被害死55个人了。在荷花坑劳教所期间,因身体不好要求保外就医,但是局长孙世纪不管,说:“宁可给劳教所钱,也别出来给我们找麻烦。”警察是应该主持正义的,这是警察还是犯罪集团?还有的恶警,趁着建辉没有人身自由,骚扰家属多次,提出不正当要求(流氓,真无耻啊!)。儿媳妇单位一个组织部长让她离婚,说离婚就可以提拔,“等着吃你的喜糖了。”

从劳教所回来,本来觉的孩子不会再遭罪了,没想到现任局长李庆山还不放过他,又被单位非法关了一年,后来被绑架到石家庄,那里的恶警(洗脑学校校长)跟建辉说,“你不说不炼,我们就给你打几针,你就精神病了,完了我们就说你是炼功炼的。再不行我们就给你送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你自己都不知道到哪了。”最近听说沈阳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而且象苏家屯那样秘密关押、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还不止一处,全国很多医院都参与了此事,甚至保证很短时间内能找到合适的器官。我们看是真的,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供体来源呢?他们真是啥坏事都敢干,丧尽天良啊!

儿子儿媳三年的分离,又有来自单位的压力,儿媳不给晋升,连儿媳的弟弟参军都被株连退回来了,夫妻感情也受到很大伤害,家庭面临破裂,前两天儿媳妇把东西都搬走了(见附带照片),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迫害得人去楼空,妻离子散。

高精度图片
人去楼空,只有照片孤零零挂在墙上
高精度图片
空调和家具被搬走,一片狼藉

高精度图片
卫生间淋浴器被摘走
高精度图片
只剩下一些衣物和电视机
高精度图片
拆除空调室外机现场情景

您如果也为人父母,听到这些,不知道会有啥感受?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自己的信仰,说了句真话。那个资料里说的不都是真的吗?究竟是谁那么害怕人们说真话?

话说回来,我们知道你们是为保住饭碗。可是,咱们都经历过运动,运动过后,那些积极跟风的、跟着“响应”的,哪个最后得好了?人,真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人得为了自己活着,为今天活着,也得想一想明天,想一想别人。不能把自己暂时的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不能“上边”说啥了咱们就跟着,您说是不是?

我们儿子吃了这么多苦,受了那么多刑罚,也没有对你们这些人一丝记恨,只是为你们惋惜,希望你们能早日明白真相,不再随波逐流,能有好的未来。

我们也不只是为儿子有个公正的对待,也真的是为您好。我们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真是希望您好,别被个别人的一时权势带动,他们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天不会让他总这样干下去的。听说现在声明退党的都有1000多万了,还不能使人清醒吗?当官、发财不是坏事,但是得知道谁在真正害你,不能让人糊弄着咱们,到时却自己背黑锅。

现在,我们老俩口真是度日如年。几年来,唯一能支撑我们的就是一条:我儿建辉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而且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我们大家都能分辨。如果他是为了自己,他又何必冒这个险?那么他这样做,是不是对国家有好处?对于这样的好人,作为单位领导和执法机关应该咋对待?难道不应该保护、帮助他们吗?我们相信老天有眼,好人都会得好报,我儿终究会回来。

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儿王建辉!还我儿子!劳教所不应该是关押我儿的地方!

王建辉的父亲、母亲
2006年5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