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刘金英几年中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7日】刘金英曾是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她的丈夫张东生曾是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夫妻二人正当年富力强、事业有成的时候,因修炼法轮功遭到了疯狂的迫害。刘金英坐牢六年、丈夫被非法判刑15年,公公含冤去世、婆婆半身不遂、女儿无依无靠,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摧残。

1999年,34岁的刘金英体重110多斤,健康、充满活力,看上去就是二十七八岁的光景;遭受六年时间的迫害,她体重下降了40多斤、头发脱落、牙齿松懈、面色枯萎的“老年妇女”。

从1999年7月至2005年10月,刘金英多次被非法关押。

1999年7月21日,涞水县公安局以谈话为名将刘金英骗至公安局,拘留15天。

1999年9月28日,刘金英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刑事拘留,关进涞水县看守所;10月13日,公安向她家勒索5000元钱,将其放回。

2000年7月19日,涞水公安局邪恶分子戴春杰、梁振海以敏感日为由,到刘金英家里将其非法绑架,刑拘15天。

2000年8月10日,刘金英去北京上访,被北京邪恶非法抓捕,移交到涞水,被关进看守所。

2000年12月27日,刘金英和另外27名大法弟子被戴上刑具、挂牌游街示众,被公判,非法判刑5年。

2000年4月30日,被非法关押进河北太行监狱。

2000年5月8日,被非法关押进石家庄二监狱女子大队。

2003-2005年10月,刘金英被非法关押进太行监狱。刘金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

关“小号”

小号不足6平米,没有窗子,只有铁门上方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上午从那里送进一个馒头一片咸菜,下午一个馒头。上午10点、下午4点有两次去厕所的机会。没有人说话,听不见人的声音。寂寞、饥渴、窒息,暗无天日。这样的日子一关就是一个多月。

灌食

为了抗议非法迫害,刘金英多次被迫绝食。先是几名犯人捏着她的鼻子灌,然后用注射器,后来就是胶皮管子,故意在鼻子里来回拉四五次,有时候还用最粗的一头往里插,眼泪和鼻血一起流。恶人一边折磨一边威胁:“不配合?撬掉你的门牙!”还辱骂她。

在石家庄二监狱,恶警李香兰强行让刘金英出工,刘金英不服从,李香兰就用电棍电她的胳膊,另外的恶警笑着问:“什么感觉呀?”犯人强行把她抬到车间,刘金英在走道上大声喊:“修炼无罪!大法弟子无罪!”犯人们就捂她的嘴。没人看着的时候,犯人们就扯着她的一只胳膊,像扯动物一样扯着她,肩头、膝盖、脚趾头都磨的没了皮,冒着血,裤子、鞋都是洞。在路上她们不住地进行辱骂,到了车间,刘金英拒绝干活,在地上打坐,恶警李香兰把她的腿踢开,犯人用尼龙绳绑上她的一只脚,只要一炼功就扯绳子,还用电棍电她的腿。

每天这样扯着、抬着把她弄到车间,打骂、侮辱、灌食,鼻子走了形,插不进管子,就又绑上她的手,给她输液。

正告那些做恶之人,给自己留条后路,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