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昆山何国平被打断肋骨、鞭打针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7日】江苏昆山大法学员何国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单位、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被单位开除工职、被恶警打断肋骨、鞭打针扎、夏天曝晒、冬天吹冷风……

何国平于1996年3月12日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以前,全家除老爹爹外,妻儿老母一起修炼。何家购买了一套有30多平方米客厅的住房,大家经常在此学法切磋。

2000年9、10月间,何国平去北京证实大法。那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从早到晚警察如林,还有几队警察排着正方队形在广场来回巡视。晚6点降旗仪式即将开始之前,周围许多警察,有数千群众围观。何国平在人群外围打坐炼功,两分多钟后才被警察发现,当警察架起何国平送往警车时还说:“这个人身体怎么轻得没有份量?”当时还有另一位大法弟子和他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始终面带微笑。

何国平被抓进天安门派出所后,不说姓名地址,不配合警察。警察在对他搜身时从他衣袋里搜出了昆山到北京的火车票,于是他被带回昆山。

回昆山后何国平被非法关押在昆山市看守所,一个月被释放后回到厂里又被变相关在工作单位昆山晶体管厂一间放书的小房间里。房间里窗户残破,冷风不断的刮进小屋,每天从上班到下班何国平被反锁在房间里挨冻,他在那里被关了将近半年。最后单位以何国平坚持修炼法轮功为理由,强迫解除其劳动合同将他赶回家,至今何的工作问题得不到解决,没有任何经济来源。

2000年12月12日夜,何国平被便衣无故搜身,搜出登载江氏十大罪状的真相资料,被抓进昆山市城中派出所。警察将他反串背铐(两手分别从肩上和腋下反铐在背后)后,6名恶警由两名地区处长领头从傍晚7点拷打到深夜2点,直至其肋骨被打断昏死过去才罢休。

当时何国平听见自己肋骨咯咯作响,三天后就好了,他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何国平始终不配合恶警。其中一位有哮喘的处长一开始就恶狠狠的蹬了他几下,嘴里还说:“听说你还挺硬,还死不开口。”何国平肋骨被打断后,仍是那个哮喘的恶警处长在他身上踹了几脚,这个处长哮喘的更厉害了。

由于问不出什么内容,第二天下午何国平就被押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2001年1月12日又被送大丰方强劳教所劳教一年。

刚进劳教所第二天,由于没有完成生产任务(在缝纫组剪服装线头100件,差了3、4件),何国平被恶警用电警棍毒打。何国平被非法关押的所在大队一大队,9月中旬全体大法弟子一起绝食,三天过后他们被强制从鼻孔里插管灌食,有些同修被插管插出血来,那次被灌食最长的9天。

2002年12月14日何国平又因传送经文、真相碟片等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并于2003年1月14日又被押送大丰农场劳教两年,在方强劳教所期间受尽了各种迫害。2003年1月14日何国平刚进劳教所时,由于“不听话”被罚至深夜12时才让睡觉。整日整夜不断的洗脑逼其转化放弃修炼,不断的以“交流”、“学习”为名从精神与肉体两方面折磨他。

到了4月份,洗脑的折磨逐步升级,晚上休息的时间推迟到凌晨1点、2点甚至3点。由于何国平坚持修炼,劳教所毒打他,长时间不让他睡觉、长时间罚站,有一次连续罚站了几天几夜,何国平从脚面一直浮肿到小腿肚,支持不住窒息倒地不省人事,被人掐人中急救方醒。

到了7月份,劳教所对其进行所谓的“最后的总攻”。何国平早已几个月没有在床上睡过了,毒打、罚站、下蹲、大热天晒太阳、冬天吹西北风、电棍电、鞭子打头、针扎大腿……早已是家常便饭。有一次肋骨被打断,断了的骨头响了半个月。

更为恶劣的是恶警常常长时间限制不让大小便,十几个小时才让上一次厕所,每次只有5分钟。何国平长期身心备受摧残,之后的大半年常常腰痛难忍、想要小便但便不出,痛苦不堪。直到2004年12月13日期满,何国平回家后身体才恢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