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8日】吉林省延边劳教所从1999年末开始充当了中共和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的打手,无所顾忌的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延边各种新闻报纸鼓吹的“春风化雨”般的温暖的延边劳教所的背后却每天都上演着惨无人道、毫无人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劳教所不法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是极其残酷和多样式的,他们为了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专门制作铁笼子,把铁笼子特别放在劳教所一楼的西侧靠门阴冷的地方。法轮功学员王铁松就是被关押在这个铁笼子后迫害致死的。

当时延边劳教所所长是王强(现在任延吉监狱的监狱长),副所长是单和平(主管迫害法轮功),管理科科长是洪林(迫害致死王铁松的主要凶手之一),教育科科长是李文斌(主管迫害法轮功)。他们为了有效的迫害和强制洗脑成立了法轮功专管队。李文斌是专管队的直接负责人,也是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打手(延边劳教所四大恶人之一),还有教育科的尹光日和李文斌狼狈为奸、积极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为了执行上级的命令专门安排劳教所中最邪恶的劳教人员徐文江(解教后遭恶报被车撞死)来管理法轮功专管队,他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和方式、酷刑来折磨法轮功学员。

每天早上四点半就强制起床开始坐号,坐号时间每天长达 14~15小时。坐塑料小板凳:有的人坐得臀部红肿、溃疡、脓疮、血块混合在一起粘在裤子上……又疼又痒,钻心得难以忍受。同时,在长时间的坐板中还规定:腰必须挺直90度,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眼直视前方的黑板。连头都不能随意转动,每天一句话都不让说,否则,按不服从管理,加以拳打脚踢。而且不分老人和病人都得参加军训似的训练,每天都“练”好几个小时。

体罚的方式也各种各样:如面壁时,脸部与墙不能超过10公分。还有一种方式更是让人难以忍受,头顶着墙一动也不能动,就这么连站几个小时不等。还有什么“蹲马步”、“喷气式”500~1000个快速蹲起(张庆军被罚做1000多个蹲起后,绕操场转圈跑步昏倒在操场)、戴手铐、用警棍电、关隔离室坐铁凳子,蹲小号。

蹲小号时扒去衣服和鞋,只让穿内衣内裤,关在终日不见阳光的阴冷的黑屋子里,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只有一两个玉米面发糕。大小便都在屋里,夏天也阴森森的小号里也无法入睡,更何况寒冷的大冬天根本就无法入睡。当时被关在小号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倍齐、蔡福臣、宋魁君、刘杰、于建华、孙志刚、王铁松、肖国兵、赵理堂、张辉、顾运东、李连、张兴财、金柱镐、金明镐、张国林、金光日、赵志江等人。

坐老虎凳、蹲铁椅子等等,这一切整人、折磨人的手段都用在大法弟子身上。在4月份,李文彬等恶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学员淋着雨清理污水沟时不让穿靴子,直接都下到污水沟中清理垃圾、大便、泥土,弄得法轮功学员们全身都淋湿,而且全身沾满了大便等污垢。收工回到所里在不允许换衣服的情况下,都被赶进洗手间里强迫坐号。当有法轮功学员提出抗议这样的非法虐待时,当场被李文斌打倒在地,而且把提出抗议的张辉、金明镐、吴春延等3名法轮功学员一顿毒打后关入小号。

上绳:恶人李文斌、尹光日把肖国兵、赵理堂等法轮功学员上过绳,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的两臂从后面交叉似的用绳反捆起来;最大限度的向上提,使胳膊和身体互相别着劲;当提到极限时,胳膊再向上提一点,就痛得令人大汗淋漓;可这时他们在往中间塞一个瓶子,就又撑高了一点。然后用塑料管(一种白色的塑料管,直径约3~4厘米)在他们的全身反复击打,为了加大疼痛,恶人们就专门反复击打一个部位。

当那管子一下一下反复重击一个部位时,那种疼痛无以言表,痛的人直想往起蹦,甚至看到塑料管举起还没有落下,就不知不觉地往起蹦。恶警们这样折磨大法弟子。

后来这些大法弟子们脱去衣服的时候,全身几乎是青紫青紫的,被反复击打的地方更黑,一两个月后才退去,而因上绳导致的麻木感持续了很长时间,才渐渐好转。有一次体检,打肖国兵的恶警(李文斌,当时是教育科科长)赶紧把肖国兵带到其它的地方,不让肖国兵参加检查,怕暴露其恶行。

2001年12月,延边劳教所的几个恶人把大法弟子王铁松迫害致死后,为了掩盖它们的犯罪事实,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当时被转移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谁都不知道王铁松已经被迫害致死。

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1年12月,被强迫非法关押在延边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男学员近100名。劳教所不法人员为了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任意给法轮功学员加刑期,每个月都给加。一个月当中有的给加15天,20天,30天不等。有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这种不法行为跟李文斌论理却被他们多加了3个月刑期。恶警们还给法轮功学员用餐的标准定为每天一日三餐都是苞米面发糕,还不许吃家里送过来的饭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