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津女子劳教所的一点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6月9日】天津女子劳教所是残害善良人群的人间魔窟,特别是未扩建前的五大队阴森恐怖。到了秋冬季节,居住在潮湿冰冷的屋里,乍一进来吓的都不敢睡觉。屋里有暖气设施,但从未启用过,那是等来人参观检查摆样子拍照用的。冬天点炉子,每天只给一小簸箕煤,生火没有木头,只能烧自己的马扎,烧了再从小卖部买(小卖部的所有商品都是低质量高价格)。学员们舍不得白天用煤,期望夜里多烧会儿能暖和一些,可是刚生上火,恶警就把炉箅子抽掉,不让你夜里生火,许多人冻的无法入睡,第二天凌晨三点就让起床到院子里磨地上的砖。

冬天也不让戴手套,拿砖头去磨地上沾满水泥的砖,学员们手上全是血,到七点吃早饭,吃完后接着干。到了2000年7月,恶党人员大批往里关押法轮功学员,并强制择豆子挣钱,从每人一天十几包到几十包不断的增加,干不完不许睡觉,第二天送豆子的大卡车不跑空车。学员们几天睡不了三四个小时,许多学员择着豆子就睡着了。

五六十岁以下都要扛100多斤的麻袋包装车卸货,有一次我发烧还扛了27包,劳教所拿我们这些人当牲口使,连洗涮用具的时间都没有,就更谈不上洗澡和换衣服了。每人一把暖壶一天只许一壶水,因不许放在屋里,都在院子里,也没有时间喝,常常被监视我们的吸毒犯偷去。一个人上厕所全班都得在厕所外站队陪着,很多学员为了赶时间无法正常大便,一位学员几个月只拉了些象山核桃一样的球,有的学员难受的实在不行,有当大夫的学员跟班长(吸毒的),说灌肥皂水管用,班长经请示找来灌食用的胶皮管,而恶警又恶狠狠的说:怎么能用入口的管子灌大便。这些丧失人性的东西,阴损坏变着法儿的迫害我们。

我们居住的房子都成了干活的车间,豆子就倒在床上择,择不完谁也别睡觉,我们的被子衣物每人装在一个编织袋里全都得放进两间潮湿的破房子里去,恶警叫它打物室。活干不完恶警连买日用品的时间都不安排,后来只允许班长一个人代买,买来的东西都要放到那个打物室,不可以随时取,活干不完不准开打物室的门,如果今天可以睡上三四个小时了,它安排取物了,再看吃的东西都喂老鼠了,卫生巾、卫生纸成了老鼠的繁殖窝。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