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黑嘴子劳教所的暴行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日】我曾经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一年。其间所见、所闻及亲身经历的一些事实,足见劳教所是一个灭绝人性、惩善扬恶、不择手段的想把好人变成坏人,把坏人变成更坏的人的地方。对关押在这里的大法修炼者,若不放弃信仰,邪恶之徒用尽招数进行迫害。有的管教亲自动手用电棍电,打嘴巴,加期;有的则利用犹大进行迫害。手段残忍、卑鄙。有的人承受不住,违心的向邪恶妥协,有的走向邪悟、有的走向反面。对那些仍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恶人恨的咬牙切齿,真有想把这些人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感觉。被非法在这里关押过的同修,每当回忆起那段地狱般的经历,仍不寒而栗。

2002年3.05电视插播事件后,很多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吉林市大法弟子崔正淑(已被迫害致死)因不写“五书”,管教张雪松表面上不打骂她,可暗地里叫犹大班委郭俊芹(农安人)、李凤丽(长春人,绰号“二管教”)及一些帮教迫害崔正淑,晚上不让崔正淑睡觉,罚站,白天不让与其他的人说话。寸步不离的看着,走路都用手拽着。稍有不听,就大声训斥。还逼迫崔正淑读污蔑大法的文章。有个大法弟子因被迫害的不能走路,郭、李就让崔正淑一人每天背她上下6楼,瘦小的崔正淑背不动,累的满头大汗。一次,看崔正淑实在累的不行了,五小队的一大法弟子去帮忙,郭俊芹不让,还把要帮忙的大法弟子一顿骂。背了很长时间。每天早5点就起床,晚上9点多才睡觉,有时还要被“帮教”迫害到后半夜。白天还要抱大捆的纸页子上下楼,每天除了吃饭、上厕所用极少的时间外、其余时间不停的劳作,长期的身心迫害,使崔正淑得了肺结核,每天咳嗽、双腿浮肿。别的大法弟子不许过问,郭还每天向管教张雪松汇报,幸灾乐祸的说崔正淑病的如何如何。后来崔正淑被迫害致死,犹大们还用来欺骗其他学员,说崔正淑因不吃药而死。管教张雪松却没人性的说:死了好。

通化一学员被迫违心写了“五书”,可犹大李凤丽、郭俊芹向管教汇报说这个学员是假决裂,在管教张雪松和两个犹大的迫害下,这个学员切腕自杀(注:这种行为违背大法法理。但我们必须看到,这是恶警凶残迫害所造成的)。后来虽然抢救过来,但却落下了残疾。管教张雪松还强制一个不写“决裂”书的大法弟子与一个浑身长满疥疮的人睡一个被窝,看看是否能传染上,什么损招都使。

2002年10月末,白山吴运华被劫持到劳教所,吴承受不住,就写了“五书”。渐渐的,吴走向邪悟,开始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做了帮凶。她从此得到大队长张桂梅和小队管教的信任,经常用小恩小惠拉拢她,给她减期、送点日用品等,致使吴更加凶恶,在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帮教中,任意体罚大法弟子。吴把大法弟子施亚珍(60多岁的老太太)白天捆绑上,强迫她坐在小凳上;晚上和另一个犹大张秀娥(舒兰县人)把老太太两胳膊背后捆绑上,脸朝墙站着。还不许说话、不许闭眼睛,把老太太的眼睛、嘴用透明胶粘上。每天都站到半夜11、12点左右。一次,吴运华竟连续4天不让老太太上厕所,把老太太憋的脱下自己的衬衣往衬衣上小便,吴把老太太推倒,连打带骂,说什么也不让便。害的老太太她几天不能吃喝,嘴唇干裂,面目憔悴。更有甚者,大法弟子朱喜玉不配合邪恶,说“法轮大法好”,吴把手伸到朱喜玉的嘴里抠,几次把她的嘴抠出血。致使朱喜玉的嘴唇肿的又厚又长。有一段世间,吴每天到车间的第一件事就是迫害朱喜玉,用绳子把她绑上,打她、骂她,还用绳子把朱喜玉捆上拖,每天从6楼拖到1楼,再从院子拖到车间,收工后又拖回来,拖上6楼,每天往返至少有100米的路,把朱喜玉的后背、臀部都磨烂了。朱喜玉绝食,吴给她灌食,淌到水泥地上的收起来连泥带水还往朱喜玉嘴里倒,把朱喜玉的牙都别掉了。吴运华还把没洗的臭袜子塞到朱喜玉的嘴里,外面用透明胶粘上。这一切,都是在管教的眼皮底下干的。

大法弟子郭淑学,不写“五书”被管教张雪松狠狠的打了一个大嘴巴。犹大郭俊芹、李凤丽还不许她和别人一起洗漱。不许与别人说话,每天眼睛只能看着墙。一次在饭堂吃饭,张雪松当着其他管教和那么多大法弟子的面不让郭淑学吃饭,回车间后,告诉帮教不许她上厕所。非典期间,犹大吴运华发烧被隔离,值班管教王晶却让郭淑学去隔离室陪着,听吴运华帮教,郭淑学不去,王晶拽着她的脖领子,连拖带骂。邪恶为了让郭淑学写“决裂”书,连续三个月不许她睡整宿觉,几乎每天都夜里11点后上床。隔几天就帮教一宿,犹大们两小时换一次班,一次连续4天4夜没让郭淑学合眼。还罚站。犹大们把她围在中间,轮番说教,说的都是诬蔑大法、辱骂师父的话,犹大李凤丽写了一张骂大法的话,贴在墙上,被郭淑学撕碎后李又写一张,贴在郭淑学的后背上,被郭淑学严厉警告后拿下。犹大郭俊芹整天看着郭淑学,连吼带骂。非典期间,连续几天不许她洗漱,甚至不许她看别人一眼。动不动就向管教打小报告。大队长张桂梅还找来劳教所所长范友兰亲自转化郭淑学,当时在场的有张桂梅、王晶、还有一些帮教,郭淑学向她们讲大法真相,有的帮教暗暗用眼神鼓励她,这些人有的是违心的。有的帮教则完全站在邪恶一边,替邪恶说话。劳教一年期满后,劳教所用给郭淑学送洗脑班相要挟,逼郭淑学写决裂书,郭淑学不写,她们就不放其回家,本来早八点就应该放人,可一直等到晚上三点才把郭淑学放出劳教所。

通过大法弟子的不断讲真相,有的管教也明白大法弟子是好人。曾有一个管教看到大法弟子遭迫害,眼里含着同情的泪水。有的偷偷的告诉大法弟子,这样的时间不会太长了。有的还在暗地里帮助大法弟子。只可惜当时这样的管教太少了。这个恶党太坏,制造出这样一个邪恶的劳教制度,逼迫这些警察害人。明白真相的警察都不愿意参与迫害,可它却用名利引诱,拉人下水。特别是年轻的小管教,刚来时,还很善良,时间一长,为了名利,糊里糊涂的参与迫害。但愿这些警察都能够觉醒,不再为邪党卖命,不再参与迫害我们的同胞,不再迫害我们的兄弟姐妹。大家共同起来,早日结束这场无理智的迫害。在考验每个人的良知的大是大非面前,真正的用自己的良心去做事,不为名利左右。只有这样,才有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