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警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0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是关押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这所监狱也是中共邪党所谓“改造”“政治犯”的邪恶据点。恶党邪灵在此根深蒂固。现在的中共恶党,从上到下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公安系统尤甚。范家台之邪恶罪行远非寥寥数语可以说的清的。以下只是个别大法学员在范家台监狱所见、所闻、所经历,反映出的仍然是这个黑窝的点滴。

1、“我”就是“法律”

四监区恶警张军在打大法学员陈松时。陈说:“你们打好人,你们就不怕法律制裁吗,打死人怎么办?”张军说:“什么法律?在这儿我就是法律,这儿的干部就是法律。监狱里死个把人算什么,死个把人正常。监狱里死多少人是有指标的。”所以它们就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恶警肖天波,王雄杰,熊祖勇等等都动手打过大法学员。犯人范亚平、徐剑、汪水林、焦文军、周维明、朱迪、李冰、裴文胜、邱道文、王冬元、马骏、朱胜文、胡书林、刘洪等等,都多次毒打迫害大法学员。在此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有方隆超、廖元华、陈培胜、沈学武、晏宇涛、张志欣、孟祥龙、陈松、成孝宝、熊继伟、曹建府、杨繁等等。

大法学员方隆超、廖元华、熊继伟、刘清水等都被长期隔离关押迫害。强迫在睡眠时间还干重体力活、强迫写保证、罚站、凹墙等,几乎每个大法学员都经历过。

2005年12月份,大法学员陈松看到监狱长冯卫国,就上前说:冯监狱长,四监区犯人徐剑多次打我,“干部”不仅不惩罚它,还给它记功,评省积改。按规定打人要扣5分以上,根本不可能记功,当年也不可能评省积改。这不是明摆着在怂恿它打人吗?冯看了看陈说:我去调查一下。结果一走无音讯,也一点变化没有。

2、索取钱财

范家台恶警索取钱财的手段更黑、更高人一等。只要看到你有钱,或家中经济条件不错,就先给你一个较舒服的差使(既轻松、舒服又加分快的,如监督岗、事务犯等)。给你这些“恩惠”目地是让你“感谢”它。如果不领会它们的意思,就派出亲信旁敲侧击,“点化点化”;如果还没有表示(贿赂)的意思,就再放回大组跟别的刑事犯一起。犯人周松发就是典型的一例。周是监狱长冯卫国的司机的朋友。刚入监是在大组做事。他嚷嚷:“我做这事啊,我是百万富翁,怎么做这事啊!”狱警马上让他去“包夹”法轮功学员。由于周极尽巴结之能事,十分听恶警的话,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十分卖力,于是就被调到4监区(集中关押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监区)专职搞“包夹”。

后来四监区又让他种花。种花在四监区是较好的“档”,较轻松,表扬记功又多。几个月过去了,后却不见周有什么动静(没给它们送礼金)。有关恶警就让几个犯人去“点拨”他。可他就是装糊涂,当“铁公鸡”,一毛不拔。后来由小狱警亲自去“点拨”:“你说你是那个情况,而实际你又不是那个情况……。”(狱警原话)。好几个小狱警都这样去说他,而且语气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严厉。可周松发就是装傻,推不开时就开始卖穷。结果呢,一天下午监区长肖天波当众把他臭骂一顿,然后把他带到外面别的监区走了一圈,说:你看你种的什么花,种的花完全看不上眼(其实当时比很多监区都强)。第二天就把他给炒了,送大组干活去了。那些有轻松的事干的犯人几乎都是送了钱财的。而收取钱财的那几个头目都乐此不疲的迫害大法学员。如恶警沈建军(副教导员)收取犯人王洪才1500元现金,等等,这类事情举不胜举。

3、上下勾结,沆瀣一气

凡是平时喜欢说真话实话的,特别是坚定的大法学员,到有人来检查时就会被好几个人把他们搞到很偏僻的地方,如窑里,泥塘里(范家台监狱围墙内面积达五、六千亩),或砖坯场等不易发觉的地方。在偏僻位置各路口再安插人放哨。而来检查的人就由监狱方面的人带着到事先准备好的地方转一转,走完过场就完事了。

范家台监狱表面上规定每4个表扬可报一次减刑,每一个记功算1.5个表扬,而实际上凡是恶警想给你减刑的,就给你把分加的高高的,并且总有这样那样的借口可给你加分;而不想给你减刑的尽量不给加分或少加。每一季度末又根据加分总的情况再来决定给谁加分,加上多少分可以排列到多少名便可以拿到表扬,根据这种情况再来加分。它们一方面对犯人说积分排多少名便可拿表扬,一方面它们找那些可被其利用的、愿意跟它们卖命的、或经常找它们争论表扬的刑事犯说自己如何困难,如何难以安排。暗示已经是在照顾他们。目地是要犯人给它们送礼金并且效忠于它们。这样表面上像帮了你,实际上是在勒索你的钱财。而表面上从大的方面看呢,一切似乎在“按规矩办事”,谁分多谁得表扬;得4个表扬认罪服“法”的即可呈报减刑。表面看不出什么漏洞来,实际上其中的黑幕却见不得人。

4、暗中偷钱,扣压私人物品

大法学员陈松家给他寄了300元钱,可监狱的人硬是不给他,说什么监狱没收到这笔钱。还说什么根本没有寄钱。2004年9月,大法学员孟祥龙家中寄来一点点心和一点鱼。恶警一直不通知他去领取。3个多月后有人告诉孟祥龙。孟祥龙去找它们时,它们才谎称“忘了”(那么小的办公室天天可见)。里面的食品全变质了。

另一个人就更惨,恶警将包裹上写的寄件人、收件人姓名、地址的纸故意撕了丢了。将包裹放在办公室里不知几个月,全发霉了。办公室搬迁时才被人发现。那些知道此事的刑事犯都骂恶警们是“畜生”。

监狱小卖部卖的东西奇贵,而且多是水货。监狱里明文规定每月每人有8元零用金,但实际每月发放的日用品价值每人每月不到4元。监狱“改革”后实行低工资制,但很多大法学员根本就没有工资,如朱大华,熊继伟,陈松等从未拿过1分钱。

饭有时是生的,有时像泥巴,沙子、石子经常出现在碗里。菜叶多半是老的或烂的,水煮后不知洒上一层什么油,闻着令人作呕。而每月生活费用所对应的菜,实际上没达到一半。菜谱上有的菜实际上甚至根本没有。

尽管范家台很多罪恶事实此前已为世人所知,让人发指(如大法学员寥元华,方隆超,晏宇涛,熊继伟等等的被迫害事实早已有所揭露)。我们希望所有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此黑窝的弟子,拿起笔来,将这个邪恶黑窝里的恶人恶行彻底曝光,抑制邪恶,也让外界通过范家台这样一些恶党的“专政”工具的罪行,让更多的中国人民对恶党的本质有更清楚的认识,停止助纣为虐,找回自己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