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遭迫害含冤离世 妻子被非法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我是吉林省乾安县大法学员,1997年得法的,经朋友介绍说大法好,就借我书看;我看后就觉得大法太好了,明白了人生真谛,在大法中我受益非浅。

自从99年7.20以后,天塌下来一样,中共对我们的迫害邪恶至极,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我深知大法好,我修“真、善、忍”没有错。

2001年2月份,一天早晨七点来钟,乾安县第三派出所杨修军等人开车来我家,他们骗我说,到派出所开个会,一会儿就回来。我到那一看还有二位同修也是骗来的,早饭都没吃。过了一会儿,他们用车把我们送到财校,到了那里才知道,是乾安县610高维光和公安局的张喜龙组织办的洗脑班,凡是被骗到这里的,谁也不许回家,第二天副省长林彦志来到洗脑班,他魔性大发,疯狂的吼叫,谁不写保证书,就送劳教所。

2001年10月31日我去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王晓东等人发现被绑架,县公安局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那里的管教邪恶至极,当面说好话,背后干鬼事,心狠手辣。

在大队长王立梅等的指使下在小班长的带领下,凡是来这里的学员,她们用各种办法威逼,不写不让睡觉;在那里没有自由,每天强迫干活、工作量高达十六、七个小时,做不好的不听她们的就用电棍电,打骂是家常便饭。

恶党对我家的迫害太严重了,我丈夫已被恶党迫害死了,我只能凭我的回忆把他被迫害的事写出来。2001年12月份,我丈夫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九台劳教所受尽了折磨,患了严重的肝病。恶警们害怕担责任,半年后于2001年6月4日保外就医给送回家,劳教所跟来了恶警和医生,他们说他只能活二、三个月。但我丈夫回来后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就好了。

回来后,公安局政保科的赵彦海、袁野经常来我家骚扰。2001年中国新年前夕,第三派出所恶警张喜龙等人来我家乱翻一气,土匪强盗一般,没发现什么,就让我丈夫签字说不炼,他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我丈夫带走了,到了所里他仍不配合他们,张喜龙气极了,魔性大发,当时正在喝水,就把一杯水倒在我丈夫头上。第二天送公安局,提审时袁野还打了我丈夫两个耳光,被拘留15天。

2002年3月份,又来了一帮恶警,进屋就翻,发现一本小经文,蛮不讲理又把我丈夫带走了,说是拘留;十几天后,不知怎么回事,又非法劳教二年。当时劳教票子也没给,他们真是没有人性,那时我被劳教没在家,家里只有小儿子,我丈夫被送走时家里不知道,过后才知道。

他在九台劳教所里仍然是受尽了折磨,肝病又复发了,半年后保外就医回家,回家后,片警孙海杰经常到家骚扰,精神造成极大摧残,不敢学法炼功,没有自由,病情越来越重,于2004年11月28日含冤去世。

我把恶党的丑事曝光于天下,让世人了解恶党坏事干绝的真面目。奉劝那些人们清醒吧!别在干助纣为虐的事了,天理不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