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见证(四)

——99年7.20大连万名大法弟子上访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

四、风雨连宵 血债累累

99年7.20邪恶的中共对法轮功施行了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在邪恶魁首授意的“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经济上封锁、精神上摧毁、肉体上消灭”教唆下,全国公、检、法、司、媒体、军队、610机构、各企事业单位……全面启动,调动一切力量,开始了一场针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虐杀。

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有关统计数字:

目前从民间传出消息,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2900多名,其中大连地区已近70人。迫害致死案例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发生;而实际被迫害致死人数已高达一万人。

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死于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为1600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超过6000人;未经审判被劳教法轮功学员超过10万人;2001年中国某劳教所副所长透露全国关押法轮功学员21万人;被逮捕人次超过几十万。

据北京公安内部消息,到2001年4月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登记记录
的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不包括不报姓名和未作登记的);被送入精神病院并被强迫注射或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法轮功学员达数千名;无数人被送入“洗脑班”;无数人为躲避迫害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

中共暴力的海外输出

一方面邪恶中共在国内对法轮功疯狂虐杀,另一方面通过其设在海外的爪牙――中共大使馆,利用各种卑鄙手段拉拢、要挟其他国家政府对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保持沉默。

随着中共的前内部官员外出和各种媒体对迫害真相的揭露,尤其是《九评共产党》的问世,邪恶的中共预感到末日将近,自己撕下伪装的画皮,公然在海外动用暴力来迫害海外法轮功学员:04年枪击南非学员的事件;对在中共大使馆前讲真相学员的长期骚扰;06年特务光天化日之下袭击李渊博士事件;06年歹徒公然砸毁香港大纪元事件;06年在印尼两次特务袭击法轮功学员致伤事件;……

疯狂之后带来邪恶内力耗尽

中共在对法轮功迫害的七年里,严重践踏破坏了国家的法律和人民的尊严。在迫害过程中,把中共起家时及历次整人运动中所积累的邪恶手段曝光无疑,暴露了中共画皮后的邪恶嘴脸。迫害中也助长了社会的腐败习气,失去了民心,而且在不遗余力的迫害中,耗尽了国家的财力,从而使中共内力耗尽,等待这具干尸的是彻底的形神全灭!

财经方面

为迫害法轮功而动用的财力达国家经济资源的1/4,如:

+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610办公室”、各级部门人员达数百万,每年开销达上千亿人民币;
+ 2001年2月27日拨款40亿元人民币,用于安装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器等;
+ 2001年12月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洗脑中心或基地;
+ 2001年公安内部透露,维持天安门搜捕法轮功学员的开销为一天170万至250万,合一年6亿2千万至9亿1千万元;
+ 据北京财政局内部材料,2001年前10个月,北京市财政局拨款3200万元用于“处理法轮功的工作”;
+ 北京海淀区2001年6月拨款360万元用于办洗脑班;
+ 重庆市沙坪坝区财政2001年用于“处理法轮功”工作的费用为202万元;
+花费10多亿元将卫星无线传播改为光缆传播,用于防止中央电视台被再次插入法轮功画面;
+ 2002年3月至6月三个月间,长春市出动大量机关干部并另外雇佣800多人,对所有电线杆进行24小时看守,人员花费共100 多万元;
+ 山西省某劳教所搬迁工程总投资1937万元;
+ 用金钱刺激和鼓励迫害,如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某曾得5万元,副所长邵某3万;“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数千乃至上万元;
+ 监控网上信息的网络警察达几十万;
+ 派遣大量特务到海外活动,仅美国南加州特务人员就达上千名;
+以巨大利益换取一些国家在联合国人权会议等场合对中国人权记录进行谴责的动议投反对票;以直接控制、使用金钱影响与中国有商业往来的独立媒体、购买播出时间和广告时段、利用政府人员任职于独立媒体等手段影响和控制西方发达国家中文媒体。

六年来中共在大连犯下了滔天罪恶

法轮大法94年传入大连,至1999年7月20日前,大连地区有十几万人在修炼,他们从中获得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回升以及思想境界的升华。但在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妒忌心的驱使之下,在中共邪党“假、恶、斗”的嗜血本性操纵之下,江氏集团与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大连的两任市长薄熙来、夏德仁,紧随邪党后尘,对大连大法弟子施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多少大连大法弟子的家庭遭受了空前的灾难。

经民间证实,截至目前大连地区已有近70位大位弟子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据不完全统计,还有一百多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辽宁省各地监狱、教养院、洗脑班、看守所、甚至精神病院,正在遭受各种酷刑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的摧残。多人下落不明。

大连所遭受迫害的情况: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邵仕生(Shao,Shisheng),男,58岁,辽宁省庄河市人。2000年7月被抓,在庄河看守所被活活打死。

2、王友菊(Wang,Youju),女,64岁,原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卫生学校校长。
2000年7月22日,王友菊被共济派出所从家中带走,7月31日被瓦房店看守所迫害致死。

3、邹文志(Zou,Wenzhi),男,54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九里人,生前为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助理工程师、设备员,家住金州区聚鑫小区。2000年10月16日,在单位公安处,被恶警活活打死。

4、董永伟(Dong,Yongwei),男,52岁,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龙塘镇大龙塘村人,生前担任大龙塘村乳胶厂厂长兼成龙硬塑制品厂、瓶盖厂厂长。2000年8月被龙塘镇派出所和旅顺口区看守所迫害致死。

5、孙莲霞(Sun,Lianxia),女,50岁,家住大连市沙合口区永平街道办事处227号楼17楼8号,是大连五建的医生。2001年1月16日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

6、于丽鑫(Yu,Lixin),女,26岁,家住大连市金州区北乐镇,海青岛村。在大连教养院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迫害死亡。

7、迟玉莲(Chi,Yulian),女 ,44岁,家住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镇王家村大法弟子。于2001年6月5日在大连市姚家拘留所被迫害致死。

8、王秋霞 (Wang,Qiuxia),女 ,48岁,辽宁省大连市居民。2001年6月10日在大连教养院被迫害致死

9、陈家福(Chen,Jiafu),男 ,41岁,辽宁省大连市居民。于2001年7月被大连市教养院迫害致死。

10、曾宪梅(Zeng,Xianmei),女 ,63岁,生前系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居民,2001年8月被大连市西岗区恶警迫害致死。

11、大法弟子(DafaDizi,Dizi),辽宁省大连市人。
大连轻工业学院老年干部所一位大法弟子,姓名不详,在被大连劳动教养院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迫害致死。

12、李秀梅(Li,Xiumei),女 ,58岁,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被非法拘留期间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无效,2001年12月16日晨去世。

13、陈勇(Chen,Yong),男 ,34岁,辽宁省大连开发区大法弟子,大连开发区农业银行营业部职工。于2002年1月30日被迫害致死。家中孩子年仅七岁,母亲正重病住院。

14、陈真丽(Chen,Zhenli),女 ,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2002年2月9日被沙河口区车家村派出所恶警迫害致死。

15、郑巍(Zheng,Wei),男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4月高度驼背的残疾人郑巍在大连教养院被残酷虐待后离开人世。

16、王景义(Wang,Jingyi),男 ,56岁,辽宁省瓦房店市赵乡东西镇里村大法弟子。2002年9月被非法判刑5年,转送仅18天,9月21日被辽阳华子监狱迫害致死。

17、李忠民(Li,Zhongmin),男 ,31岁,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以前工作单位:大连开发区浮法玻璃有限公司。李忠民于2002年1月12日被大连市公安局刑警队非法抓捕,被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七号牢房,戴手铐及重型脚镣,受到严重酷刑迫害(明慧网曾报导过此事)。李忠民后被秘密非法判刑15年,转入沈阳大北监狱,一直受到酷刑折磨。2003年3月4日,李忠民被迫害致死。目击者看到尸体多处重伤,脑后部有淤血,大腿内侧大片青紫,后背有多处红点,眼窝深陷。

18、张万年(Zhang,Wannian),男 ,58岁,辽宁省瓦房店市西杨乡西

19、曹玉强(Cao,Yuqiang),男 ,四十多岁,身高1.80米,40多岁,家住辽宁省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于2004年4月8日晚6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

20、李岩松(Li,Yiansong),女 ,57岁,大连市沙河口区大法弟子。2003年11月份去世。

21、张军(Zhang,Jun),男 ,33岁,辽宁省大连市人,大学毕业。大法弟子张军因坚持信仰,遭江氏集团野蛮迫害,曾被劫持在大连教养院遭受摧残。于2004年10月含冤去世。

22、刘玉兰(Liu,Yulan),女 ,72岁,家住中山区明泽派出所辖区。于2003年9月28日不幸辞世。

23、张春兰(Zhang,Chunlan),女 ,55岁,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小学老师。生前曾多次被评为省、市优秀教师。2003年8月29日不幸去世。

24、黄兵(Huang,Bin),女 ,26岁,大连市普兰店星台镇徐大屯村人。法轮功学员黄兵因修炼大法于2002年4月末,被绑架到普兰店看守所遭受迫害,被释放后仍遭恶徒骚扰,于2004年2月4日含冤离开人世。

25、王虹(Wang,Hong),女 ,54岁,家住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石道街。大法弟子王虹母女在2002年9月被迫害致死。

26、隋若兰(Sui,Ruolan),女 ,73岁,家住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昌平街71号楼1-2-3号。2003年4月隋若兰曾被绑架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回到家中后身体极其虚弱,长期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于2004年3月18日含冤去世。

27、张明开(Zhang,Mingkai),男 ,61岁,大连市西岗区大法弟子。张明开于2003年5月含冤去世。

28、吴树运(Wu,Shuyun),男 ,60岁,辽宁大连建筑构件公司职工。于2003年8月含冤离世

29、姜本芝(Jiang,Benzhi),男 ,70岁,辽宁省大连市旅顺盐滩三队农民。于2004年12月18日含冤离世

30、曲百福(Qu,Baifu),男 ,79岁,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大法弟子。于2001年8月27日含冤去世。

31、王哲浩(Wang,Zhehao),男 ,27岁,王哲浩,男,27岁,原工作在大连化工设计院任电脑及绘图员。自1999年7.20邪恶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哲浩在长期反复被非法关押中,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于2004年12月25日不幸含冤离世。

32、高春花(Gao,Chunhua),女 ,70岁左右,家住在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解放路。于2003年4月份离开人世。

33、吕华(Lv,Hua),性别待查,48岁,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大法学员。于2003年8月含冤离开人世。

34、孔昭淑(Kong,Zhaoshu),女 ,64岁,辽宁大连大法弟子。2004年9月份含冤去世。

35、袁成富(Yuan,Chengfu),男 ,71岁,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新石道街学员。于2002年11月含冤去世。

36、王联芝(Wang,Lianzhi),男 ,72岁,辽宁瓦房店人,于2004年1月含冤去世。

37、丁翰(Ding,Han),男 ,77岁,大连大法弟子,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于99年11月含冤辞世。终年77岁。

38、曲培芬(Qu,Peifen),女 ,年龄未知,辽宁省大连市南关岭街道。含冤去世。

39、王振东(Wang,Zhendong),男 ,61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居民。2003年4月王去劳教所探望老伴,恶警不准见,王悲愤欲绝,在返家途中遇车祸身亡。

40、姜伯良(Jiang,[Bai;Bo]liang(音)),男 ,73岁,辽宁省大连人,最后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41、李桂芝(Li,Guizhi),女 ,87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镇北房身村人。于2001年8月去世。

42、卢桂香(Lu,Guixiang),女 ,68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亮甲店镇人。于2000年腊月28日含冤离世。

43、王淑媛(Wang,Shuyuan),女 ,74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镇北房身村人。于2004年8月6日离世。

44、王全金( Wang,Quanjin),男 ,64岁,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夹河镇许家村人。于2004年11月5日去世。

45、陈春梅(Chen,Chunmei),女 ,63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站前街道民和楼大法学员。于2003年7月21日离世。

46、丁桂莲(Ding,Guilian),女 ,51岁,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大法学员。于2001年10月14日含冤离世。

47、杨权霞(Yang,Quanxia),女 ,43岁,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大法学员。于2002年3月离世。

48、李茂勋(Li,Maoxun),男 ,70岁,辽宁省大连市检察院处级退休干部,于2005年3月31日去世。

49、曲萍,女,多次被恶党当局劫持、关押、非法劳教,身体被残害的非常严重,于2006年5月22日去世,年仅51岁。

50、陈殿军(Chen,Dianjun),男 ,六十多岁,原辽宁省大连商场某部经理,退休。在邪党十六大期间到北京证实大法,被不法人员抓捕、勒索罚款,受迫害后不久在家中去世。望了解情况的同修能够提供信息,揭露邪恶。

51、刘桂香(Liu,Guixiang),女 ,47岁,辽宁省普兰店市大法学员。于2004年4月去世。

52、蔡淑芬(Cai,Shufen),女 ,65岁,1940年9月生,原大连重型集团幼儿园园长。 2005年9月1日,蔡淑芬含冤离世。

53、毕代红(Bi,Daihong),女 ,37岁,在大连船舶检验局工作, 毕代红于2005年9月1日离世。

54、于力(Yu,Li),女 ,六十多岁,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 2005年9月末的一天晚上,于力又一次出现严重的吐血现象,三天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55、戴芝娟(Dai,Zhijuan),女 ,39岁,于2005年12月21日含冤去世。

56、李萍(Li,Ping),女 ,48岁,于2005年11月27日上午9时离世。

57、初志臻(音):二十七、八岁,2004年被迫害致死。

58、赵永生:男,旅顺人,2006年6月被迫害致死。

59、林淑英,女,70岁,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市大法学员,于2006年1月22日离世。

60、王艳秋,女,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2003年8月含冤去世

61、邹桂荣,女,于2002年4月被迫害致死

62、孙桂芝,女,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杨屯村,于2006年3月9日孙桂芝含冤离世

63、栾锦秀,72岁,大连冷冻机器厂高级工程师,于2005年2月28日去世。

64、殷万群、55岁,辽宁省庄河人,于2005年农历4月初4去世。

65、曲淑媛,女,80岁,辽宁省大连市开发区董家沟人,于2004年11月含冤去世。
……

截止2006年6月,大连地区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关押、被绑架、失踪的大法弟子不完全统计

被非法判刑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狱中的大法弟子

监狱

1、沈阳大北监狱:高秋菊(9年)、于新华(8年)、董美艳(7年)、刘俊鹭(12年)、刘侠、王玉秀、刁春艳(9年)、王语丝(10年)、宋秀莲 (10年)、包彩红、柳春华、孙燕、赵爱丽(女监三大队 3年)、吕秀静 (6年)、包彩虹 (女监三大队 26岁的女教师)、

2、沈阳第一监狱:倪乃义(开发区5年 )

3、辽阳铧子监狱:刘华新(金州9年)、曲连喜(大连9年)、倪乃胜(瓦房店5年)、华双玉(庄河长岭 7年)、刘洪波(大连星海人)、任海飞(大连7年)、常万亮(大连造船厂)

4、大连市监狱:曲滨(三监区-2003-四年)、田军(一监区 2002 六年)、戴晓东(二监区-2003-四年)、孔宪国(三监区-2002-四年)、母长吉(三监区-2002-五年)、王芳琳(4年)、刘庆(四监区-2003-三年)、

5、瓦房店监狱:许志斌(金州 14年)、苗俊杰(金州 9年)、杨国谦、陈鑫13年,余铖8年,张春铎、赵成林

6、大连南关岭三水泥监狱:姜云天(大连)、黄文忠(金州)

目前仍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

教养院

1、马三家教养院: 崔德凤(2年)、郝跃玲(2年)、陈海滨(女 金州南山庄)、王淑荣(金州石河)、罗玉枝(金州石河)、宫丽华(金州石河)、仲淑娟、佐辉、崔秀琴、盛连英、高燕玲、宋爱莲、谢德文、吴月菊(2年半)、齐玉玲、李淑忠(1年)、徐淑芹、刘桂东、于春香、杜红云(2年)、郑艳荣、王兰芬、周连荣、高美玲、李梅、于杰、张丽荣、宫学荣、王爱珍、杨延亭、从金荣、(2年)、程华、姜春霞、于春香、都兴千

2、大连教养院:孙华利(庄河2年)、崔德良(庄河3年)、杨培俊(大连2年)、杨立国(大连)、张承义(大连)、王世明(大连3年)、柳继连(大连2年)、张宝昆(开发区)、郑大海(旅顺)、谷树春(旅顺2年)、朱成乾(普兰店3年)、滕志洲(大连3年)、滕平德(丹东)、王兴田(金州2年)、韩飞(大连2年)、常学霞(现情况不详)、孙立文、陈元增

3、锦州教养院:李连军 二大队

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

1、姚家看守所:田耘海、程华、臧连梅、胡淑琴、马雪青、徐华、孙乾、胡桂莲、胡淑梅、李淑中、魏纯(现情况不详)、张桂林、薛新凯、韩淑华、王晓艳、杨萍

2、旅顺看守所:王志兵、侯玉华、王慧清、郭兆华

3、普兰店看守所:邹本旭(普兰店皮口)、唐国华(普兰店皮口)

4、瓦房店看守所:朱韩义(音)、李万贞、洪振雁、王德齐于连慧、姜福明、奚艳姿

5、辽阳看守所:吕开利、杨本亮、张伟 、朱本福、孙敬美

6、开发区看守所:郝福奎(开发区)

7、甘井子区金家街拘留所:陈军

8、金州三里看守所:王娟(金州看守所)

大连环保宾馆洗脑班

王林凯(瓦房店)、李红(庄河)
长海县大长山:徐长禄(长海县广鹿乡)
赵继华:山东菏泽成武拘留所
黄启宏:广州铁路公安处
老徐(女,姓名不详)、周瑞英、孔庆春、刘喜勇、王济芝
关押地点不详:曹玉枝、张恩琴、刘娟、赵丽霞、姜波(7年)和石敏夫妇、王秀利、孙淑云、于淑贤、
被绑架情况不详:张雅丽、侯银柱、徐秀清、王淑兰、大连石河镇某资料点三位同修(两男一女)、张义君、关越
洪振雁和姜富学被绑架面临被非法判刑

其中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曲辉、刘文灿、薛楠等等。

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曲辉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市劳教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至今已经5年。2000年1月与妻子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被非法带回大连后遭罚款9700元,开除公职,关进大连港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继续迫害,2000年4月13日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遭受苦役、洗脑、酷刑。在2001年大连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3.19、4.11的残酷迫害中,曲辉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近五年多来,曲辉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

被迫害致残的曲辉

邪恶中共的罪行,人神共愤,罄竹难书……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