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

  • 给秦皇岛医务工作者的一封信

  • 给胜利油田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经理杨洪金家属的公开信

  • 给黑龙江大庆市杜蒙县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 走向光明――给黑龙江省依兰县全体公民的信

  • 给秦皇岛医务工作者的一封信

    全市医务工作者:

    你们好!医院向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可是现在中国的医院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常听老百姓议论,说现在的医院黑,进医院就象进屠宰场,不把你身上刮干净,绝不放你出来。老百姓没想到,可能你们中的一些人也很难想象,医院真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屠宰场,为了牟取大的利益,有些医院与集中营、劳教所相互勾结,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把它移植到需要器官的病人身上,在救一个人的同时残忍的剥夺了另一个人的生命,这是救人还是杀人呢?是白衣天使还是白衣魔鬼呢?

    秦皇岛就有这样的医院。“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汇集国际正义团体和个人,根据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近七年来系统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资料,根据对涉嫌参与中共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医院的多渠道举报,于2006年7月4日发布的《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追查取证医院名单中就有秦皇岛的几所医院:秦皇岛北京军区二八一医院(北京军区北戴河疗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408医院、秦皇岛市第一医院、秦皇岛市第九医院(原秦皇岛铁路医院)。

    以281医院为例,此医院是专门治疗肾病的,设有专门的肾病中心大楼,全国各地有许多人到这里做肾移植手术,秦皇岛就有好多例。以前有人想做肾移植手术,医院说得等枪毙犯人。03年以后就很快了,基本一个星期就可以找到肾源。医学数据中显示,肾移植器官匹配率在亲属以外非常低,只有1—2%的概率,而且器官移植的供体只能是活的器官,因为心脏停止跳动的尸体器官基本没有任何价值。在器官移植捐献比较发达的欧美国家,找到一个合适的供体也要等3—7年,那么281肾源从哪里来?中国人最讲究了,死也要“全尸”,有多少人愿意捐献器官?秦皇岛每年又能枪毙多少犯人?这些人的器官与病人相匹配的机率又有多少?

    追查国际调查,许多大陆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的器官来源于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卖一个法轮功学员器官,可挣好几万元钱,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哪个劳教所不趋之若鹜呢?

    在文革期间,那些为了眼前的利益,紧跟政策的人,哪一个得到好下场了?先给你们钱让你们为它卖命,再杀你们以达到灭口,这是中共一贯的方法呀。而且自古就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恶报已经开始,某主刀医师现已患肝癌晚期,另一主刀移植角膜的医师其独子莫名其妙地双眼失明…… 前车之鉴!当警惕呀!天要灭中共在即,目前退党人数已突破1160万!在恶党结束的这个过程中,上天给人留下一个选择的机会,看《九评共产党》,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跟邪教决裂,就会有美好的未来;那些死抱着中共不放的人、助纣为虐者、杀人犯、行恶者,中共灭亡之时,即是你们面临审判之日!

    所有的医务工作者,麻木和冷漠只能助长邪恶与杀戮,最终毁灭自己。愿你们都能走出利益的诱惑,自觉抵制违反人权和医学伦理的器官移植,声援和支持“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赴中国大陆展开全面独立调查,营救正在遭受虐杀的成千上万的宝贵生命,以终结这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这也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最光明的路。

    法轮功学员


    给胜利油田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经理杨洪金家属的公开信

    杨洪金家属:

    您好!在谈话前,先请您看一条摘自国际互联网的消息:

    【明慧网2001年5月14日】胜利油田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的经理兼书记杨洪金,每个星期都到油田中心医院做血液透析一次,在这种患有重病的情况下仍伙同其得力助手副书记×××、保卫科干事×××,以及手下的八名保安殴打一位本单位的大法学员。

    先是第一个打手退后几步,然后向前猛扑,跳起来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猛踢大法弟子的胸部和腹部。第二个打手左右开弓狠命地抽打他的耳光,打得嘴角鲜血直流仍不住手。第三个打手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猛劲地撞向身后的墙壁。第四个打手把大法学员当靶子,在他身上练打猴拳。第五个打手先在他的耳边嚎叫、吹气,后伸出他那肮脏的手摸捏他的脸、胸……深度的恶心令大法弟子呕吐不止。打手们怕自己身上粘上血迹,就指使那名没有参加迫害的保安擦掉他身上的血迹。然后七名打手一哄而上,又一次将大法弟子打翻在地,他们用双脚猛踢、猛踩他的头、胸、腹。反复毒打长达三个白天,两个晚上。杨洪金还叫嚷:“对你法轮功,我可以关你十年、二十年,我有的是人力和物力。”

    事实上,早在5年前,我们就已经从网上知道了杨洪金的名字,知道了那时他就用酷刑和各种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您看到的上述这条消息,还没有把杨洪金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恶事实全部揭露出来。

    7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下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当然,也希望您丈夫杨洪金能够清醒。

    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在大多数民众都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很多领导都用实际行动保护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法轮功的今天,杨洪金仍然不择手段的迫害大法弟子,仍然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他和他的手下对大法弟子滥施酷刑,在工作中百般刁难。自1999年7.20日以来,杨洪金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以下仅举几例:

    1、指示保安殴打:2000年初,景安物业公司的八名保安在杨洪金的指使下,私设刑堂,殴打大法弟子的胸部和腹部,狠命地抽打他的耳光,打得嘴角鲜血直流仍不住手,抓住他的头发把头猛劲地往墙上撞,把大法弟子当靶子练打猴拳,等等,反复毒打长达三个白天,两个晚上,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让闭眼……杨洪金还叫嚷:“对你法轮功,我可以关你十年、二十年,我有的是人力和物力。”

    2、强行调换岗位:景安物业公司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原来是开轿车的司机,杨洪金让他开垃圾车。尽管如此,该法轮功学员仍然任劳任怨地工作,在2002年社区安全科到景安物业公司汽车队突击检查时,当时全车队的车辆,只有该法轮功学员开的垃圾车各项检查都合格。即便这样,后来杨洪金连垃圾车也不让他开了,让他去装垃圾;再后来他被迫去看大门(岗位工资最低)。

    3、工作中故意刁难:该法轮功学员在平时的工作中经常遭到刁难和恐吓,如2006年农历新年前夕,没有任何理由就被单位扣了一部份钱,有关人员说这是给他敲敲警钟。近来又强行搬走了他放在门卫值班室的床,致使他连续值班24小时晚上却无法休息,并要求他对进出车辆发放出入证,还有哪个单位能作出这样没有人性的事情。

    4、无故扣工资奖金:有一次单位连续扣该法轮功学员两个月的工资、奖金,连生活费都不给。2003年单位通知说每月只发给400—500元,由于种种不公正的对待,致使他一、两年无法正常上班,无生活来源。后来社区等有关部门同意补发以前扣的工资,但杨洪金仍然以各种理由推托,只发给了生活费,目前仍然拖欠上万元。

    我们不知道与其结发相伴了几十年的您对您的丈夫了解多少,我们不知道您对其所作所为知道多少;我们不知道作为一位女性,作为妻子,您对此会作何感想;我们也不知道您对法轮功究竟了解多少。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我们知道,行善会有善报,作恶会有恶报。历史的轮盘在反复地向人类昭示着一个最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法轮大法从来都没有教人去做什么杀人、放火、剖腹、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也没有叫人不吃药,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他告诫修炼的人要做好事、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事实上,法轮大法只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因为太好,所以炼的人多,令当权者嫉妒、恐慌。人们从电视宣传中所看到的却完全是当权者利用权力掌控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的造谣诬陷。

    正法修炼的人都要修成圆满,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圆满不是去死,否则也就没人愿意去修炼了。如果“自焚”能圆满升天,全国有上亿的人在炼,东营炼功的人不少了吧,谁曾听说过有炼功人“自焚”了?搞什么“天安门自焚”,显然是在给法轮功栽赃!如果投毒杀死乞丐就能提高层次,那我看中国的乞丐早就绝种了,因为那么多人炼功,都要提高层次,一人杀一个乞丐都未必够用,何况还要杀那么多,听起来都荒唐,明显是在造谣!

    今天法轮大法已经传遍了世界七十八个国家和地区,七年的血腥镇压,不仅没能使其灭绝,反而越来越壮大,这现象本身还不能引您深思吗?即使在咱们国内,江氏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并且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样恶毒的指令下,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来镇压。但是,七年过去了,您看到法轮功在中国消失了吗?没有,不仅没有,我们看到的却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纯正、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都不会被铲除,因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万物生命之源。当人类没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万劫不复之渊的开始。

    江氏为了一己之私所发动的这场比“文革”还恐怖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如今江氏及其打手帮凶们在海外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国际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审判。共产党干了这么多坏事,如今它的末日就要到了,神要清算这个恶魔,同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目前中国已有超过千万的勇士退党自救,抹去兽的印记,请您及您曾经和现在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的家人三思!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一定会遭报应!一旦形势改变,共产党的罪恶就会有正义人士清算,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谁也跑不了。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您的丈夫杨洪金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打手,无知的做恶,多可悲啊!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等待您的又将会是什么?还有你们的孩子!这些您都仔细想过吗?

    以您的年龄,该是从“文革”中走过来的,那场荒唐的运动也只闹了十年而已,而当年那些跟在后面搞“文攻武卫”、“打砸抢”的小丑们下场如何,人们也都看到了。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人们怎么会这么快就忘了呢?江氏这个邪恶之徒它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下场,所以它利用一切手段死死地还把住权力不放,但在人们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之时,他还能大权在握多久?这场迫害还能维持几天?

    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如今对于您来讲,无论是为了您的丈夫,还是为了你们的儿女,抑或是为了您自己,乃至为了你们的亲人和朋友的将来着想,您都应该站出来,劝其赶快收手吧!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因为您有这个责任!

    杨洪金电话:办公室0546—8720168,宿舍0546-8721888,手机13506366178

    山东东营地区大法弟子


    给黑龙江大庆市杜蒙县父老乡亲的公开信

    杜蒙的父老乡亲们:

    请关注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善良人的事件!

    总有这样一些人,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甚至踩着最善良无辜人的肩膀往上爬。这些人就在我们身边!他们是:国保大队队长李世林、姜云生、政法委的唐怀军、胡吉吐莫镇派出所佟敏和一自称公安局副局长的人。

    2006年6月30日上午9点左右,敖包村村民朱仰河在自家休息,国保大队队长李世林、姜云生、政法委的唐怀军等3人伙同胡吉吐莫镇派出所警察佟敏和一自称公安局副局长的人非法闯入朱仰河家,先说是来看看。朱仰河忙将睡着的妻子叫醒,与5人唠嗑。突然,李世林对朱仰河说:胡吉吐莫镇大街上粘贴,是不是你干的?朱仰河根本不知怎么回事,他们就开始野蛮抄家、并让佟敏录像,最后将朱仰河强行带走,说到公社说清楚。朱妻问为什么?又没有犯法?李世林却说要将她也带走。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一个正在农忙时节的善良农民强行带走,非法关进看守所。如果硬是找理由的话,就是因为朱仰河是按真、善、忍做人的一个好人!

    7月5日,李世林、姜云生、唐怀军与姓白的一个自称局长的人又一次闯入朱家,没看见朱的妻子,便对他妻妹说:“这次就是来带你姐的,你姐活动挺快的,俄罗斯的电话都打到我家了,如果再来电话,我就抓你姐。还说我们是邪恶,还说我们抄家……”恶人还将家中电话本的电话抄走。活脱脱的流氓行径!

    国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身为执法者,如果要抓祸害百姓的流氓、贪官、污吏,那人们都会佩服他们。可是,他们却抓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农民来显示其威风。他们既没有勇气和能力去做一个正气凛然的好官,又想要邀功,给自己创造升官发财的机会,于是,就丧心病狂的迫害好人!

    大家都记得“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吧?那横行十年的“文革小组”指使“造反派”、“红卫兵”迫害多少人呀!那些昧着良心的,忠实追随“最高指示”的人,以为能前途无量了,卖命的昧着良心去给身边的朋友、同事、邻居扣帽子,去整人。结果怎样?十年过后,那些曾经为中共卖命的人,忠实的执行上级指令的人,无一例外的受到了严惩。谁管你当时是不是“奉命行事”呀,谁干的谁承担!这就是报应!

    近七年来(1999年——2006年),中共又丧心病狂地重复着类似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革、六四等的血腥镇压,对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施行灭绝性迫害。绑架、洗脑、抄家、经济勒索、开除工职、株连、劳教、判刑、酷刑等等;更有甚者,将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秘密关进法西斯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谋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然而,那些没有头脑,善恶不辨,利欲熏心,一心只想向上爬的官、警及一些被共产党欺骗的人们,历史的教训总是不能使他们引以为戒。共产党用谎言欺骗人民,煽动仇恨,用暴力镇压异己,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卸磨杀驴,杀人灭口……它想镇压谁,谁就是暴徒,谁就是反革命,谁就是右派,谁就是邪教……。一心只想着斗、斗、斗,只想着如何维护自己的政权的中共,何时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眼里了?你看现在这腐败,这社会风气,这天灾人祸,……迫害好人,迫害修佛之人,迫害高德大法,天理不容啊!这是报应啊!这才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官作孽民遭殃啊!这就是共产党几十年的独裁统治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杜蒙的父老乡亲们:请用您的亲身经历奉劝您身边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人们,给自己和子孙后代留点福德吧!当天灭中共之时,那些屡教不改,执意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都将是中共的陪葬!也请您快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早日脱离中共,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最后,让我们每个有良知的人奔走相告:不要迫害善良的人!立即释放朱仰河!

    大庆全体大法弟子


    走向光明――给黑龙江省依兰县全体公民的信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

    相信你们知道二战期间德国的法西斯使用集中营、毒气室、焚尸炉灭绝犹太人的罪行;日本法西斯731部队在东北搞人体实验,也曾经活体摘取人的器官,但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些令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兽行,当今又发生在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

    就在今年三月份以来,多人举证在中国沈阳苏家屯等地36处集中营及遍布全国不同地区很多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及医院等相关机构,互相勾结,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牟取暴利而后焚尸灭迹的罪行。这滔天大罪,已受到全球各国人民的强烈抗议和谴责,国际有关组织正在进行追查。此一灭绝人性的罪恶之存在,说明中共恶党的邪恶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海外大纪元网站发表的《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已为此恶党盖棺定论,由《九评》引发的全国民众退出恶党及其相关组织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浪潮已经持续一年多,退党人数已超过一千二百万,天灭中共在即。类似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野蛮兽行竟能发生在所谓高度文明的21世纪,其背后的深切原因就是由于你我他组成的广大民众几十年来对共产恶党的一系列罪恶行径表现出的麻木,也是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恶党的大大小小的罪行的不断发展与延伸!

    2006年7月5日晚,依兰县东城派出所林忠等人强行将法轮功学员马喜成和宋瑞香夫妇绑架到依兰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致使其家中已经上市的大棚蔬菜无人采摘。

    作为地方官员,本应为民做主,造福一方,但七年来,看看我们地区的不法官员在追随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中都干了些什么?

    几年来,依兰县大法弟子先后已有5人被迫害致死;被绑架的超过百人;被非法判刑的1人。被非法劳教的近百人次,非法勒索、没收的各种名目的保金、押金,罚款至少百余万元。至今仍有多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和看守所遭受迫害。依兰不法官员一直没有停止对大法弟子的犯罪,并一贯的对大法弟子实行绑架,并送往监狱、劳教所迫害。

    1. 孙培臣,男,47岁,黑龙江省依兰县迎兰中学教师,屡遭迫害。

    自99年7月20日以来,孙培臣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屡遭迫害。1999年7月25日,他因拒绝放弃信仰,被行政拘留15天;

    2000年1月16日,被非法关押100天;

    2001年5月21日在单位被县公安局带走,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林子劳教所期间,由于长期住在潮湿的地方,致使他全身长满了疥疮,腿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被迫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并多次遭受酷刑折磨。

    2004年5月26日,被达连河镇公安分局贾林、乔力军等人又一次非法抓捕,孙培臣从红星村被绑架到达连河又送到依兰看守所这一路上,就被乔力军毒打多次。甚至关押期间,乔力军竟身着便装,酒气熏天,三次冲入监室,对孙培臣进行疯狂毒打,致使孙培臣鼻口出血,胸、腹及头部受到严重创伤,多次昏迷。

    后孙培臣在18天米水未进、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送入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单位开除工职。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恶警纪队长和恶人董和滨多次对孙培臣进行毒打。

    2005年4月12日,恶警赵爽等人又对孙培臣进行单独迫害:用电棍连续电击,并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用力下砸其胸、背,用脚后跟狠刨其胸、背,并推、掰、撅(往前推孙培臣倒背的双手,达到180度;一人抓住孙培臣一条小腿往前撅同时往外掰),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睾丸攥),赵爽还用包装袋套住孙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将人整个提起,残酷的迫害致使孙培臣牙齿全部松动,胸部剧痛难忍,呼吸困难。

    在劳教期间,恶警还强迫其进行超时劳动,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两年来,孙培臣备受折磨,已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奄奄一息,整个人都脱像了。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才匆匆忙忙于2006年6月7日把他送回家。回家后仅二十多天,孙培臣就于2006年7月3日含冤去世。

    2. 李军(李春林),男,依兰护林乡苇子沟村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绑架。

    99年7.20迫害开始以后,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高额罚款,并多次遭到残酷毒打。2002年6月,李军因为发放真相资料,被护林乡长岭子村不明真相的村民用棍棒殴打,并举报抓捕,后李军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家中只剩下他的妻子一个人种地,艰辛的供养四个未成年的孩子上学读书,还要照顾多年瘫痪在床的婆婆,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2004年年末,妻子终于盼回了丈夫,本以为夫妻二人可以共同承担生活的重担,可就在2006年6月3日,李军又被国保大队刘丹阳、三道岗镇派出所陈喜文、刘继彬等多名便衣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

    佛法慈悲,但威严同在,“善恶有报”乃天理。不是吗?原珠山乡派出所所长李树山于2000年2月把14名大法弟子绑架到乡政府,用最下流的语言侮辱大法和大法弟子连续两个多小时。事后不久他就恶报临头,因家庭矛盾,在派出所办公室上吊自杀;原哈煤公司高级中学书记崔力于2002年曾在哈煤公司高级中学搞了一次上千人的大签名,诬蔑、诽谤法轮功,强迫师生共同签名。事后不久,他就突发尿毒症而死亡;原依兰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韩云杰多次带领手下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抓捕、劳教、勒索钱财,甚至将法轮功女学员张敏毒打致死,后来韩云杰遭恶报暴死;原宏克力镇马安山村爱民屯屯长刘宪福积极参与迫害大法,2004年他和马安山书记张信举报大法弟子郝运输,致使郝运输被非法劳教三年。后来刘宪福患肝癌,张信患肺癌,于2005年先后死亡。

    告诉你这些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破的天理,更希望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也许你会说政府支持我支持;政府反对我反对。可你想过没有,由于你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共产党也许能给你暂时的名利地位,可它能对你和你家人的生命打保票吗?对于金钱美女、名利地位哪一样比生命更重要呢?没有了生命,你努力所得到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如今,表面上老百姓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认为政府好象不管了,电视上不播了,报纸上不讲了,可实际上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手段不断升级。只是它做的更加隐蔽罢了。据不完全统计,7年来被恶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多达2900多人。试想想,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共产恶党抵挡不住来自世界的舆论压力和我们中国老百姓的呼声,迫不得已停止迫害法轮功时,那一桩桩、一件件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命案、非法绑架案、非法审判案、非法牟取钱财案又有谁来承担呢?又拿谁来当替罪羊呢?

    也许你会说法轮功搞政治,但众所周知,中国人从刚一上学就开始学政治,学生考试时必须答出上面规定的政治答案,所以说,中国人几乎人人都在参与政治,是谁在搞“政治”呢?法轮功不是“政治”团体,而是民间的修炼群体,他们对任何政治和国家权力毫无兴趣。

    也许你会说,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我谁也不支持,谁也不反对。听到这种表白,我只能为这种缺乏伸张正义勇气的人而深感羞愧。当你看到一群暴徒在摧残弱小的无辜者时,你是否可以说我也不支持谁不反对谁呢?难道中国人都是天生的奴隶,面对民众的人权被肆意践踏、生命被无辜残害就能昧着良心而熟视无睹?

    现在,你面对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在没有任何宣传工具、又被剥夺了公民上访权利的情况下,他们能做什么?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一遍一遍的散发大法真相传单或在可能的情况下在电视里插播“天安门自焚伪案”说明事实真相,为的是让更多的世人在了解真相后而化解中共通过谎言宣传硬塞到人头脑里的对大法的仇恨,唤醒世人封尘已久的良知。而这关系到世人是否能进入美好的未来。天理昭昭,孰是孰非还需要回答吗?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仅是针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的迫害,而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良知的迫害。而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披露,证明中共已经成为全人类的恐怖杀手。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如果不及时制止中共的法西斯暴行,那么下一个被屠杀的很可能就是……为了拯救那些正在被屠杀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再在更多人的身上重演,我们向依兰的广大民众呼吁:请您关注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李军(李春林)、马喜成和宋瑞香的近况,并请您尽己所能的去营救他们。即使您目前还没有条件或能力去为法轮功学员做些什么,但只要您发出正义关注的一念,都是对那些正在被屠杀和身处逆境的法轮功学员的帮助,而这一切都将会给您及您的家人带来福报和美好的未来。

    当今蒙难的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关、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利用各种方式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向世人慈悲劝善,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们真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真心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在明白真相后,能够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当面临最终的历史大审判时,您和您的家人能够远离罪恶、远离痛苦、远离灾难。因此,在危难中能够帮助别人,也就是在帮助自己。

    依兰县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