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四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17日】

一.代丽霞遭迫害的事实

代丽霞,现年51岁,原身体半身不遂,多种疾病在身,因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康健,受益无穷。几年来却受到公安警察的骚扰,绑架、劳教、勒卡、欺骗等等迫害方式,承受着巨大的打击与无辜的迫害,以下是迫害点滴事例:

2000年农历新年前,去北京上访,被佳市向阳分局恶徒崔荣利(已遭恶报死亡)送入看守所,关押二个多月,之后崔荣利以保释金的名义向家属勒索现金3000元,家属怕不放人,又送崔荣利本人3000元。

2000年6月份,崔荣利叫警察李忠找代丽霞到分局谈话,实质是以欺骗的方式诱骗代丽霞,无任何理由将代丽霞又送入看守所。本次又被非法关押25天,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出来14天后,代丽霞因和一个卖大米的大法学员在一起,被一名警察看见,说是二人串联,当场把大米扬了满地,那位大法学员兜里700元钱被警察给掏去了。

然后该警察与向阳公安分局联系,转到向阳分局,找不出任何毛病。向阳分局警察于进军让交300元钱才肯放人,不交就送看守所,一直拖到下午三点多钟,被非法送入看守所,又被无理非法关押23天,家中公爹病故,才放人。7天后,江魔来佳市,向阳区大搜捕,当天晚上将代丽霞和孩子带入桥南派出所,又要送看守所。代丽霞与其说理,桥南警察(叫不出姓名)说:“送看守所呆几天,等老江走了就放人。”由于孩子无人照管,又已是半夜12点,外面下暴雨,警察李忠把孩子送到朋友家,又将代丽霞送进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并不放人,百般刁难,话里话外跟家属勒钱,否则劳教。孩子被逼之下,找市局,又呆17天,才放人。

2002年12月份,在顺和酒楼楼下,突然被二名佳市铁路公安处警察(叫不出姓名)强行绑架送入八楼一户人家,进屋后,一帮警察开始非法搜身、翻包,然后用围脖将两手反拧背后,捆绑。打电话叫来向阳分局的警察,将代丽霞非法带到向阳分局,被扣到铁椅子上。扣了一天半以后,将代丽霞非法送入看守所关押。在此期间,家被抄。26天后,却被无理强制非法教养三年。却在批捕票子上写搜出条幅、不干胶、一根绳子等物品,实际都是这些警察欲加其罪,自己捏造出来的。在佳木斯劳教所三年,无数次的被残忍迫害,切身感受到佳市劳教所就是一座人间地狱。

2003年1月6日,早上八、九点钟,有十名大法弟子一起被强送佳木斯劳教所。警察刘亚东、张小丹叫全部脱光衣服,拿警棍打一丝不挂的代丽霞和左秀云。逼写“五书”。不写者,连打带骂,逐个单屋进行大背铐。代丽霞被恶警刘亚东铐大约四五十分钟,在这期间,刘亚东大吵大骂,那种气势,真有置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于死地都不满意,真是恐怖至极,语言无法形容。

2003年6月份,九中队逼大法弟子写诽谤大法的所谓“作业”,法轮功学员与其说明道理,恶警一概不听,粗暴、蛮横、野蛮地说:“差一个字不写都大背铐。”不按他们说的卢晶(大法弟子)被残忍的铐了一个晚上。被逼之下,七名大法弟子割腕抗议强加的无理迫害,被恶徒何强、穆振娟、高小华、刘亚东和普通犯人多人联手猛打大法弟子。高小华连踢带打代丽霞嘴巴子,打了一阵,又连推带拖弄到一楼,刘亚东把代丽霞的鞋脱下来,用来打脸。警察穆振娟又上来打嘴巴子,拽头发,打累了,歇了一会,又开始上来打,疯狂打人大约持续一个多小时,又被拖到三楼,坐在瓷砖地上,双手被反铐在角铁床边上,用角铁边沿正卡腋下,两腿伸直不许回弯,一个姿式到半夜12点,才换姿式。12点之前不许眨眼,12点以后仍被铐着坐着睡觉,半个月内不许洗漱,大小便时还被铐一只手。恶警高杰有时半夜开窗开门冻得七名大法弟子直抖。就这样日夜被煎熬了二十六天后,把人折磨残了、废了、都不行了才打开。

二.戴艳遭迫害的事实

戴艳,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遭到公安警察的无理抓捕,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略述如下:

2002年12月份,早上八点多钟,到顺和酒楼一户人家送裤子去,被事先在此屋蹲坑的铁路公安处恶徒约有三、四十人(叫不出姓名)一拥而上,将两胳膊反拧背后,用围脖捆绑起来,推坐床上,他们便开始翻包,包里100多元现金和一个BP机被他们盗走。之后,他们用警车将戴艳等一行七人拉入铁路分局,分屋审讯。之后,又将戴艳送入郊区分局,被铐在铁椅子上,一直到晚上。在此期间,一男警察多次用手拨拉戴艳的头,叫其抬头,弄的头后大筋疼痛难忍,骨头象折了似的。一名警察又上来打嘴巴子,戴艳因被击打和突来的强大阵势惊吓,突然昏死过去,全身出现瘫痪,送入医院。警察怕担责任,找家属勒索5000元钱,付医药费几百元,一走了之。钱交给郊区警察国保科一名警察,无任何收据。整个抓捕过程无任何证件。

三.侯振安遭迫害的事实

1999年7月19日,侯振安去北京证实法,在哈市,佳市公安局把他与很多去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回佳木斯。在永红分局,国保大队长石秀文给这些人“开会”,目地是登记谁是头,谁干什么的,一个一个审问。晚上各单位分别把这些大法弟子各自领回去,每人被勒索交100元现金,说是从哈尔滨回佳木斯路费。22日晚,四点多钟让剩下的大法弟子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侯振安交3100元后,放回。

1999年7月末的一天,侯振安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出去,只见录像机对准了他,电视台记者对他说:“我们是佳木斯电视台的,听说你们全家炼法轮功。”我说:“对”,又问:“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我回答:“我们炼功人没有病,吃什么药,谁要想吃药,吃毒药都没人管。”这时记者突然把摄像机关闭了。然后它们又去采访刘大夫。刘大夫说:“我们厂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们劝她吃药她不吃,最后死了”,其实刘大夫所说是造的假。结果电视台播放了采访侯振安的录像,题目是法轮功受害者。当时录像片中没有侯振安一句声音,只是电视台造假者的谎言。

2000年底,侯振安又一次去北京证实法,在火车上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恶人让每位旅客都骂李老师,它们骂一句,让其他人学骂一句,不骂,就带走。侯振安不骂,它们把侯振安和另一大法学员抓住,它们监视着他们。佳市铁路公安处警察分别要了侯振安和那位大法学员100元钱,然后拿这钱它们去吃饭。

回到佳木斯火车站,侯振安拿出“真善忍”横幅与那位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警察将他与那位大法学员非法押送铁路公安处。这天下午,林管局将侯振安接回厂。

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级通知、命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农历新年前两天,林管局公安局带领五、六个警察,两辆警车,开到侯振安家门口,两名警察闯进屋,要带走侯振安。侯振安不配合,后来公安局长出面要与侯振安谈话,告诉他保证他回家过年。侯振安一进办公室看见地面上摆着师父的法像,他们对侯振安说:“你踩一脚,就可以回家过年。” 侯振安说:“你们真阴险,这是我师父,我不能踩。”后来厂长亲自跟着把侯振安送进鹤立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小窝窝头,不准上厕所。三十晚上来一帮警察问侯振安说:“你说李洪志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回答:“是好人,他是我师父。”初三,它们把侯振安放回家,临走时局长说:“我们四次来鹤立提审你们,汽车费,油钱你自己拿。”侯振安没拿。

2003年6月份,一天侯振安出门泼水,长安派出所所长带领两名警察来他处抄家,收走大法书,真相材料,并把侯振安带到长安派出所审问,国保大队恶徒陈万友后来也到场。当时它们把迫害病危的儿媳门晓华也抓到长安派出所,它们手提狼牙棒,问侯振安材料哪来的,谁给的,侯振安说在院里捡的。它们把侯振安扣在笼子里,不一会,就抓进有十个大法弟子,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然后把他们拉到传染病医院检查后又送进看守所。侯振安由于高血压拒收,又拉中医院检查,血压仍高,侯振安要求回家,后来侯振安被送回家。

门晓华在病重期间,陈万友带警察多次上门骚扰,它们拿出一些大法弟子的照片让门晓华认,门晓华说不认识,后来门晓华被迫害致死。

2004年夏天,侯振安与功友去发真相材料,被江口镇派出所绑架。送看守所,这时陈万友也在场,侯振安给它们讲真相,它们还继续问侯振安材料的来源。狱医检查血压高,心脏加速,把侯振安放回家,另一大法学员被送进看守所迫害。

四.佳木斯市宋玉芝屡遭迫害

宋玉芝,53岁,因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受到公安警察的无理骚扰、勒索、绑架、刁难、欺骗等等,所说的这些事也只是无数迫害事例中的冰山一角,在中共执政的日子里,做好人却如此艰难,一家三口尝尽了警察欺凌迫害的苦辣辛酸……真是分秒抵万年。

2000年2月份,早上7点多,佳木斯市前进分局永安派出所片警李艳伟带领四、五名警察到宋玉芝家,没有任何原因,强行将宋玉芝带走并抄家,乱翻一气,抄走大法书、法像,将人送进看守所关押迫害,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四天,其中前进分局警察杨××到看守所逼宋玉芝在已写好了的××书上签字,前进分局借机勒索所谓的保释金1000元,伙食费500元。

2001年夏天,宋玉芝领孩子出门,被包片民警李艳伟看见,便尾随跟踪宋玉芝到邻居家,见邻居家不开门,便借来了梯子搭窗户上邻居家二楼,把邻居家娘儿三个吓的脸苍白,浑身颤栗,都快要不行了。宋玉芝怕给邻居带来麻烦,领孩子出来。李艳伟把宋玉芝和孩子赵星伟带到永安派出所,强行把身份证扣留,并恐吓、威胁孩子。

2001年6月,永安派出所四名警察,其中有李艳伟,另三名不知姓名,又无故到宋玉芝家,将宋玉芝带到派出所,反复质问一下午,问不出名堂,自觉没趣,晚上才让回家。

2002年4月8日,佳市前进分局永安派出所朱辉、耿月带几名警察来宋玉芝家抓人,家里没人,第二天晚上六点半左右,朱辉、耿月带四、五个前进分局警察又来抓宋玉芝,宋玉芝不在家,他们开始抄家,拿走二个VCD,录音机,大法书。抓不到宋玉芝,他们便气急败坏的抓走了宋玉芝的儿子赵星伟,后把他送进佳市看守所关押,然后被非法强制教养二年,此后十多天,永安派出所王洪佳看见宋玉芝,叫来了四、五个警察,将其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没事找茬,设法刁难,一直折腾到晚上才放回。

2003年5月23日,佳市东风分局安庆派出所警察受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陈万友,陈永德的幕后指使,来了二十多名警察,三辆警车,把宋玉芝家包围,窗前窗后,平台到处都是警察,气氛恐怖,抓杀人犯也没有这种场面,老百姓都没见过。宋玉芝不开门,警察找来各式撬门工具,把门框掰坏了,锁头撬烂了。进屋后,底朝天似的抄家,屋内屋外,想怎么翻就怎么翻,比土匪还土匪。此次拿走大法书资料,讲法带,录音机,随后打电话叫来陈万友和陈永德,把宋玉芝、姜佳林(来串门的大法学员),粗暴强制绑架到安庆派出所。晚上,安庆派出所又将宋玉芝转到佳东刑警队。在刑警队强制坐铁椅子2、3个小时,威胁逼问资料的来源。然后送进佳市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呆了二个多月,又被非法强制教养二年,送进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因心脏病拒收。佳市东风分局宋局长又借机勒索家属3000元,刑警队长魏新远勒索2000元,一条国宾烟,无任何收据。

2005年4月7日上午十点左右,刘秀芳、郑茹到宋玉芝家串门,被佳市松江派出所二名蹲坑警察发现(不知姓名),他们跟随刘秀芳闯进屋,随后打电话叫来四、五个警察,他们进屋翻了一、二个小时,什么也没翻着,不甘心,他们接二连三打电话又叫来四、五十个警察(有分局、市局、派出所)警车数十辆,这么多警察进屋还是翻。左邻右舍和过路的人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围观的人窗前屋后,人山人海的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的,都打听:这么多警察抓什么人,出什么大事了。这种热闹场面有的人一生都没见过。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下三点多钟,宋玉芝家里物品,无论大小,无一放过,全被他们折腾个够,看啥好拿啥,拿走两个影碟机,别人寄存在宋玉芝家里的1400元现金,两个录音机,两把切刀。一帮警察上来就把宋玉芝像五马分尸似的将人抬到警车上,送松江派出所。晚上送进佳市看守所关押。随后被教养一年。这些警察上演的戏,从头到尾都是佳木斯市公安局的陈万友和赵毅亲临现场指挥。

在看守所,佳市东风分局四、五名警察强行照相,按手印,宋玉芝说:“我不是犯人,不照。”四、五名警察揪头发,拽胳膊掰手指头,将头往桌子上撞,头被他们撞坏了,后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吃什么吐什么,就这样,也被送进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

2005年5月份,在劳教所,被恶警洪伟,李秀锦逼迫写“五书”,利用威胁、恐吓、欺骗等各种手段,强拽手按手印,签字,给她身心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因头被东风分局警察撞坏了,生活不能自理,头晕,不能走路。恶警刘亚东强逼着宋玉芝走路,连扶墙都不允许,宋玉芝经常晕厥过去,恶警指桑骂槐说是装的。宋玉芝不写周记实,恶警礼永波拽着宋玉芝的手写。人都这样了,还被劳教所折磨了四个多月,看人不行了,才将宋玉芝放回来,抓去的时候130多斤,回来时被折腾得只剩80多斤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