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洗脑中心紧邻医院 是巧合还是有目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日】

  • 洗脑中心紧邻医院 是巧合还是有目的

  • 调查线索:山东枣庄市孙成安五天内换肾

  • 洗脑中心紧邻医院 是巧合还是有目的

    看到前几天明慧网刊登的《大连环保宾馆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一文,提及:有同修看见大连环保宾馆的草坪下有一个钢铁盖子,打开门人可以进去,有许多穿白衣服的人进进出出,因为几十米远的地方就是大连医科大学二院,觉的可疑。

    这令人联想到近期媒体刊登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情况:

    2006年5月24日,大连半岛晨报的半岛调查A10版,刊登了记者臧超纲5月22日对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采访文章。记者采访的部份内容摘要如下:

    1、个例:鞠长跃,大连人,49岁,晚期肝硬化患者,正在住院等待供体。他告诉记者,前不久,来了一个供体没有配上型,而另一个入院刚三天的患者配上了型。鞠长跃的妹妹想捐一部份肝给他,但他不愿意妹妹挨一刀,决定继续等待供体。

    在另一个病房,记者看到了林先生,59岁,晚期肝癌。他自己介绍:住院十天便有了合适的供体,他就这样幸运地挤上了移植的“列车”,手术后第三天,便可以走路了。

    2、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叫王立明,他向记者介绍:目前大连一年接受移植的患者在百余名左右。被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除了来源于亲人的相互捐赠外,相当一部份来源于遗体捐赠。

    3、文章最后,记者又从大连市红十字会了解到,因为缺少相应法律支持,目前真正的遗体(器官)捐献工作大连还没有开展。

    从以上消息可以看出,移植中心主任王立明所说的,目前被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相当一部份来源于遗体捐赠”是一个谎言,因为本文记者又从大连市红十字会了解到:“目前真正的遗体(器官)捐献工作大连还没有开展。”那么,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做肝移植的患者,有的三天,有的十天就“有了合适的供体”,这些供体是哪里来的?

    大连环保宾馆位于大连市沙河口区星海三站山坡上,南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只相隔一个操场和医院太平间,太平间附近有几间不知何用的房子。大连环保宾馆所在的星海三站山坡上,六、七十年代曾挖过不少人防工程,附近有一所黑石礁小学,当时该学校的五、六年级的学生都曾经去挖防空洞,下面有多大,是不是能装许多人不得而知。至少可以肯定,从大连环保宾馆经地下通道至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用不上五分钟。

    明慧网2005年 10月,曾刊登庄河的李红被绑架至大连环保宾馆,不知是否有下落,请庄河的同修了解并上网通报一下。如下落不明,我们要积极查找、呼吁此事、解救同修。李红是一个非常健壮的农村妇女,有可能是邪恶觊觎的对象。

    另据大连报纸报道,大连市友谊医院在2003年至2005年做了相当多的器官移植手术,从该医院做完移植手术的患者还成立了肝友会、肾友会,经常在一起交流如何保养。希望知道情况的同修及时写出来,曝光邪恶,


    调查线索:山东枣庄市孙成安五天内换肾

    山东枣庄市山亭区人民医院医务科孙成安,2004年在山东医科大做肾移植。当时是星期四联系的,星期六去济南求医,星期一做的肾移植。当时,手术费和住院费共计10多万元。问他活体器官从哪里来,他说没有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