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女子劳教所暴行:恶警将我的下颌卸下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0日】我叫李桂香,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青海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半,期间经历的各种折磨。

在1999年,我有幸得遇大法,从此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做一个时时处处都要为着别人的好人,那时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而且很快走上了这条修炼的道路。

就在我一心一意做好人的时候,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连好人都不让做了?当时我只想让政府了解真相,也就是在那时我走上了上访之路,也因为我的上访,导致了我的家庭的分离,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11月,我去海南州一个同修家中,被恶人告发,公安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拘捕关押,他们将我关押在海南州一看守所中,为了抗议这种强盗行为,给他们讲真相的同时,我也一直在绝食。几天后,它们找来4、5个男性在押人员,拿着一根拇指粗的管子和筷子,让这几个在押人员强行将我按在椅子上,捏着我鼻子,用筷子撬开嘴,将拇指粗的管子从我的嘴中,插入肠胃,那时就感觉得自己快死了,说不出话来,心里很难受,就感觉得这个世界那么可悲,我是一个做好人的人,做一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可他们不让做,而且还这么恶毒的迫害我们。

那几天,我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西北的冬天寒风刺骨,然而那些所谓的警察,却连一床铺盖也没有给我,最后他们看我身上没有多少热气了,才找来一床被子。过了九天后海南州公安局将我强行送往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全称青海省女子戒毒劳动教养所,这里迫害大法修炼者的罪行累累,大法弟子谈迎春,就是在这里被迫害死的,范丽红、张学凤也都是在这里被迫害致疯的。

我因无罪,不配合恶警的各种规章,经常炼功。当时的所长向建梅,管理科科长段海蓉(现在是副所长),一大队教导员王海洁,二大队教导员张文静,干事李华,他们找来吸毒人员24小时看着我,我炼功,他们就用4付手铐将我固定在床上,我大声背经文,他们打我,然后找来胶带,毛巾,将我的嘴封住,不让我出声。在大冬天关禁闭不给铺盖,一天一个馒头,一小杯水,电棍电,用手铐将我四肢固定在床上,不让上厕所。

为了抗议这种卑鄙行为,我开始绝食,十几天后,狱医陈清华开始给我鼻饲,我反抗,他们一连给我鼻饲近二十次,之后胃里不能有东西,吐血,就这样他们还故意将鼻饲的管子留在我的胃里长达一个多星期,两个星期,拔出的管子都是黑的。

为了防止我炼功,他们将我的一手一脚铐在一起,一铐就几个月,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弱,最后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将我送回了家。由于法轮大法对祛病健身有极大的疗效,很快我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最坏的是,劳教所恶警故意找来女流氓犯人李文(韩桂珍)、孟丽珍、张小梅等看守我,她们对我人格的侮辱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让我难以启齿。

在劳教所的日子里真是度日如年,我不敢想这些都是真的,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些罪恶真实的发生着。

2003年8月底,我因讲真相,又一次被西宁韵家口派出所绑架,我因拒绝他们的非法行为,从高处跌下,当时我昏迷不醒,浑身动不了,等我清醒后,他们又把我抬进青海女子劳教所关押。我再一次绝食抗议,十天后,他们开始给我灌食,两个月后,恶警狱医陈清华将我的下颌卸下,往里灌食,手段之残忍令人不忍目睹。

2005年,在恶警的阴谋策划下,我拖着受伤的身体走出劳教所,恶警在后面却派了两个人跟踪,最后他们看阴谋没有得逞,又将我关入城东民族敬老院。后我流离失所至今。

我们都是做好人的,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的好人,而在今天的中国却要受到如此的对待,现在我把我的遭遇写出来,以供国际真相调查委员会调查取证。


青海女子劳教所恶人:

现所长: 杨桂芳
副所长:向建梅 段海荣
教导员:王海洁(现是徐正花)张文静
王君丽 李华
参加迫害的还有:钱志红 郜志鹏 刘霞
原大队长李彩红:3964525(现在医务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