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四川大法弟子疑被摘取器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今年披露除邪党设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我想四川、重庆也不例外。下面几例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恶警不允许家属看清遗体全身,必有阴谋。

1.大法弟子徐云凤,女,40多岁,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列车员,第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正念闯出,流离失所到成都等地。一次,徐云凤在某县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受尽酷刑,被打断肋骨,后又转到重庆洗脑班。一年多里,徐云凤不配合邪恶,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在洗脑班受尽折磨。

突然一天(记不起日期),恶警通知徐云凤的家属说徐云凤“自杀”了,徐云凤的爱人黄某某,家住成都铁路局宿舍,他不是大法学员,却被绑架,非法判劳教二年。徐云凤的女儿和小姑都是不到20岁的人。她们去看望徐云凤的遗体时,事先洗脑班恶警把徐云凤的脸面化好了妆,而头部以下全包得严严实实的。当两个孩子要看身上时,守在旁边的便衣不准看,必须公安局批准才行。为什么不准看?是恶警行凶使徐云凤遍体鳞伤?还是器官被掏空了?

2.据说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被恶警犯人折磨得奄奄一息后,都送成都青年宫人民医院。如小段(段世琼),30多岁,是重庆铁路局客运段的列车员,和徐云凤是同事。她和爱人王治海因坚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他们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因父母被绑架,可怜的孩子被送到农村外婆家。不知现在孩子如何?

小段流离失所在成都,被恶警跟踪、非法抄家后,被绑架到郫县看守所,同时另一名大法弟子也被绑架。在看守所,她们受尽恶警折磨,她们没有配合邪恶,并一直向他们讲真相。由于她俩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被无辜判七年。她俩不服上诉,最后驳回维持原判。她俩绝食抗议。小段病危后,被送青年宫人民医院。医院下病危通知五天后,才告诉家属。当小段爱人王治海来看她时(王治海刚从劳教所放出),人已在2003年9月16日去世。王治海说小段人都变形了,就剩下皮包骨,身上扁扁的都认不出来了。后王治海经过多方努力,得到医院的病历,里面写的是心脏病死亡。王治海说小段从来没有心脏病,这完全是编造的。

王治海在成都到处找人大,法院,检察院等有关部门讲真相要人,都被推诿敷衍。为什么小段只剩下皮包骨,肚子扁扁的,疑是她的器官被摘取了。

3.还有大法弟子邓建萍被折磨成奄奄一息才送青年宫人民医院,死后恶警才通知家属,但没有看到她的全尸,为什么不给看?这都说明有鬼。

四川无数同修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尤其是农村的同修,时刻受恶警的恫吓干扰,使家人不敢追问下落,这正好是中共恶党对他们下手的好机会,希望了解当时情况的同修尽快协力追查中共暴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