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涌忠被北江监狱迫害至生命垂危(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2006年7月7日早上5点左右,广东省揭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接到一位危重病人,其中一个送病人来的人对医生说:“这是个罪犯,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算了,别管他。”这番话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吃惊:究竟是哪号重罪犯,才遭到如此冷漠的对待?原来他就是大法弟子黄涌忠。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法轮功学员黄涌忠被韶关监狱恶警毒打,照片为15天后所摄

黄涌忠是揭阳市东山新河村人,今年30多岁,自幼体弱,又得了癫痫病,十年前做工时不慎被机器扎断了四根手指,因流血过多,使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脸色苍白,用他的母亲的话说:风刮得大点都会把他掀倒。97年他幸遇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他的病根就清除了,身体变得强壮起来,脸色也红润了。癫痫病再也没发作过,加上他从小好学,渐渐掌握了一些维修家电的技术,从此涌忠过上了幸福、充实、健康的日子。

可是99年7月20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之后,黄涌忠和千千万万大法学员一样失去了自由炼功的环境和安宁的日子。2000 年夏天,凭着对政府的信任,黄涌忠来到北京信访局上访,他希望以自己炼功后受益无穷的切身体会向政府说句公道话。可没想到的是黄涌忠不仅遭到警察的抓捕、毒打,还被关进了监狱。

在监狱里,狱警指使犯人围着涌忠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说:“打你们法轮功学员没事,打死算自杀,还可以加分、减刑。”当时涌忠有好几次被打得昏迷过去,还发起了高烧。监狱在黄涌忠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全身多处被打伤且没有对他做任何救治的情况下把他送回到揭阳。当时黄涌忠连上下车都要别人背,自己根本就不能行走。

几天后,他母亲在东山公安分局见到了浑身青紫、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涌忠。母亲一边喊他的名字一边往他嘴上滴了几滴水,这时又饥又渴、浑身是伤的黄涌忠嘴角开始颤动,把水吞下去,母亲见他还有一口气,就把他送到医院治疗,过了几天才算是把命给保住了,后来他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黄涌忠虽然身体恢复了,可人身自由也失去了,从此以后每逢“敏感日”就遭到执法人员的骚扰、恐吓、抄家、甚至拘禁等。2001年江氏集团为了导演震惊中外“天安门自焚”丑剧而在全国大肆抓捕拘留大法弟子时,黄涌忠又被无故拘禁了十多天。

黄涌忠知道自己的命是大法一次次救回来的,可中共还在不断造谣诬陷法轮功,对世人的欺骗毒害也还在不断加剧,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世人。于是他有机会就给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不被谎言蒙蔽。

2001年9月9日,黄涌忠在揭东龙尾镇给人们发放介绍法轮功真相的传单时,被绑架,关在揭东看守所。在那里他不但遭到该所所长吴某的拳打脚踢、抽皮带,还经常在晚上7点左右被以审问为由单独拉出去毒打。遭到同样迫害的还有蔡慧等几名大法弟子。

在揭东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此案时,黄涌忠已经不能走路,要其他人背着,在庭上法官无视黄涌忠等人的反驳,竟凭派出所捏造、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判了黄涌忠七年徒刑,黄涌忠依法提起上诉,也被狼狈为奸的揭阳中法院以所谓的“维持原判”定了冤案。2001年11月20日,黄涌忠被送韶关北江监狱。

在北江监狱里,象黄涌忠这样坚持信仰的大法学员被单独关小号,强制超额劳动,不让睡觉,甚至把不知名的药物混在饭里让他们吃,造成他们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一个多月后涌忠被转到十二监区,在那里被恶警、犯人按住毒打更是成了家常便饭,黄涌忠多次被打得伤痕累累、昏迷过去。

2006年7月2日涌忠的父母接到监狱两次电话,要他们尽快赶到监狱。二老觉得不对劲,就和涌忠的一位朋友7月3日乘车到了监狱,可监狱的负责人说黄涌忠在医院;于是他们又赶到了医院。当他们找到涌忠时,只见他被手铐脚镣锁在病床上,已经不能说话,由一个犯人看管,母亲掀开被子,看到涌忠身上都是一块块的瘀伤。她责问监狱的人:“你们为什么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们还要锁他!”那人满脸堆笑的说:“我们这是文明单位,怎么会打他呢?这些伤是给他检查身体时,他不断挣扎造成的,这手铐也是怕给他打针时他要挣扎才给锁住的。”母亲气愤的反驳:“什么样的检查能让人挣扎的浑身青紫、瘀伤?连话都说不出来,动一下都很困难、甚至还要插上导尿管呢?”那人又狡辩说:“那是因为他的肝肾病毒已经扩散,才有那么多一片一片的青紫色的,他要得起病来谁有什么办法呀?”

这时,母亲见涌忠的嘴唇很干燥,好象很久没有喝水了,也就顾不上和那人争论,赶紧喂了涌忠一点水又削了一块苹果给他吃。吃完后涌忠好象来了一点精神,很小声的喊了一声“妈”,还指着监狱的人断断续续的说:“……恶死……”说完便抓住他的朋友的手不放,好象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

父母向监狱要求释放涌忠,让他们接回家医治,可是监狱百般刁难,说要向610请示、要研究、又要老人回来办这样那样的证明。两个年纪七十、老实巴交的农村老人有理无处诉,只好摇头叹气的回到了家。

7月5日早上,老人顾不上休息分头去找公安局、610等有关部门,谁知这些部门都互相推诿,根本就不理他们,老人含着泪说:“我儿子都生命垂危了,你们还这样难为我,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天理都不容啊!”就这样老人带着好不容易办到的证明当晚又乘车来到监狱。

7月6日,监狱负责人看完证明后,拿出一张纸让老人签名,才能把涌忠领回去。那字条大意是说如果黄涌忠在路上有生命危险,一概与监狱无关。他的母亲一看怒火中烧,大声的斥责:“我儿子被抓时,你们不叫我签字,现在他生命垂危了,你们倒来叫我签字,况且人是被你们迫害成这样的,你们还要推卸责任,这不是杀了人还要把刀洗干净吗?”面对老人义正辞严的谴责,监狱理屈词穷,只好派专车、几名医务人员和一名狱警把涌忠送回揭阳,并送到人民医院。刚安顿下来,那个随行的恶警又对医生说出了本文开头那些毫无人性的话。

除此之外,恶警还要求老人每月都要到当地有关部门汇报,可是涌忠现在还在住院医治每天都要一、二千元医药费,这对这个饱受迫害的家庭来讲,无疑是巨大的负担。当老人找到公安局反映情况并要求赔偿医药费时,公安局还在推卸责任:“你们去找当地派出所,让他们逐级上报,我们再来研究。”

一个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却被扣上“重罪犯”的帽子,一个不偷不抢、只是发几份真相传单的人却被判七年徒刑,一个身有残疾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政府照顾的人却因为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成生命垂危,天理何在?公义何在?

我们强烈呼吁监狱等有关部门正视此事,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严惩行恶者,赔偿黄涌忠的医疗费用及家人的精神损失。当真相大白的时候任何一个行恶者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韶关北江监狱
地址:广东省韶关黄岗北江监狱
邮编:512032
政治处主任:陆国新
副监狱长:黄福平
教育科长:赖文标
监狱长:林芳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