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市团旺镇姜署东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1日】我叫刘美英,莱阳市团旺镇北团旺村人,97年有缘得大法的。没得法的时候我疾病缠身,得法后疾病痊愈。

1999年邪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我和同修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走到潍坊火车站时被火车站恶警叫住,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说“是。”恶警把我和同修叫到一个房间里,我看到恶警头子从内心里高兴的样子真是没法形容了,好象要得一笔钱似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我俩是哪里人?我们据实告之,恶警就立即打电话给当地政府,叫去领人。到了下午,当地政府去人领我俩。当我们一出火车站大门时,邪恶之徒就打骂我俩,走到半路,车突然停住了。我一看是镇政府当官的和几个人在等着呢,那个当官的说,“回去后好好惩治她们。”

到了镇政府天快黑了,车把我们拉到派出所里院叫我们下车,一院子的人。有个人把我俩叫到派出所屋里叫我们蹲下,就在这时,姓梁的妇联主任和一个又高又大的男人進屋,这就是政法委书记姜署东,他们开始打骂我俩。有个人把我叫到一间屋叫我蹲下,就问我去北京干什么?我说去北京上访。他又问我叫什么名和家人情况(有人做笔录),问完后,叫我俩到计生办屋里在排椅上坐下。

晚饭后,姜署东和团旺片恶人李传方领一帮人就准备打我们了,在打之前给我们戴上手铐,李传方拿来了水管带开始打我俩。姜署东第一个打我,打了几下,我说: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姜署东恶狠狠的说:啊,你还敢说,给我打、打、打,往死里打。

十几个恶人在姜署东的指使下毒打我们,边打边往我们身上泼自来水,打的我脑子不清醒时,就听院子里有人说叫刘美英出来,拉出去枪毙;有个人把我拉到院子里,院子里十几个人,间隔不到一米站一个人,排开了,开始打我,象打球似的。打的我昏昏沉沉时,就感觉师父在半空中看着我。直到这些人打累了之后又把我叫屋里打,这时突然有人说:那个人(同修)不行了,恶人害怕出人命就把同修送医院去了。

他们慌了,不再叫我站一个姿势了,叫我来回走动。我觉的腿发软,也倒下了,他们看我也不行了,就说:姜书记,这个也不行了。姜署东发话说,把这个也送医院去。

车开到医院门口时,就看到医院门口有两行字,里面有个“法”字金光闪闪的,当时学法少,没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我和同修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晚上,天刚亮,姜署东就和几个恶人到医院问看着我们的人“怎么样了?”那人说:没事了。姜署东说:不是叫你们来享福的,回去。

等我们回去之后,我和同修互相看看,我们的脸都不成形了,再看从腰部到小腿全是黑色的。恶人们吃了早饭,一上班就到我们这里来了,盖朋军就开始打我,正好李传方也来了,抓着我的头发在地上来回打。

吃了中午饭,恶人战克卫和我村书记董志实来了,战克卫把我俩叫起来站着,打我们耳光,约打了我们半个多小时,战克卫累的满头大汗,不能打了才算。

在那里真是度日如年,他们还把我儿子叫去,当着儿子的面打我,叫儿子回家要钱,我说没有钱。从那以后儿子的学习下降了,饭也吃不香了。几天后,姜署东看我家没人,就把我家的手扶车给抢走了;不到半个月又在下雨天到我家,把我带到镇政府,还要送拘留所拘留我俩。我们说:“我们没做错,为什么要拘留我们?” 恶人说这是上级的命令,要拘留你们半个月。”到了半个月也没人去拘留所接我们,第十八天才把我们接回家,在路上恶人还跟我们要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