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天津610强制法轮功学员参观人体标本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6日】自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一灭绝人性的恶行被曝光之后,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并广泛向社会收集调查线索,以下是近日获悉的部份线索。希望善良的知情人继续帮助我们将发生在中国大陆各地劳教所、监狱、医院相互勾结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内幕揭露出来,制止迫害。

  • 调查线索:中共“死刑执行车”与毁灭罪证

  • 调查线索:秦皇岛281医院持续做肾移植

  • 调查线索:重庆市西南医院肝脏移植手术全过程只用18天

  • 调查线索:上海司法局近期诡秘举动

  • 调查线索:天津科技馆触目惊心的人体标本

  • 调查线索:中共“死刑执行车”与毁灭罪证

    《南方周末》2006年7月20日,A6的报道(p1170061),内容是关于原贵州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李祖良对大陆“死刑执行车”涉嫌摘取犯人器官的辩解。

    李祖良的辩解是源于看到了美国报纸《今日美国》在2006年6月15日的一篇题为《中国制造注射死刑执行车》的报道,该报道直言不讳中国使用注射死刑执行车“是为了更便捷、更完整、更有效地摘取、买卖死刑犯的器官。”面对国外媒体的指责,李不得不装模作样的用几句邪党的官话敷衍了事。

    《南方周末》的该篇报道同时指出了李祖良领导的遵义中院是大陆首家使用大型注射死刑执行车的司法机构,他本人也是注射死刑车的主要创意者和设计者,而且李也即将升任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其实,李祖良的辩解也就是 “此地无银三百两”。就中共政府侵犯人权的历史和其邪恶本性,以及最近中共在各方面一再公开承认利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手术,从而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做移植手术的事实。那么,《南方周末》2006年7月20日,A6的报道无疑证明了《今日美国》的“死刑执行车” “是为了更便捷、更完整、更有效地摘取、买卖死刑犯的器官。”的说法。

    下载《南方周末》2006年7月20日,A6关于中共“死刑执行车”的报道(1.8MB)

    衡阳市中医院财务科会计赵旭的姐姐赵丽,2002年换肾,听说是死刑犯的肾,是从广州来的,手术是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病科做的手术,知情人还说南华附一医院开展该手术,目前已经做了一百多例了。这跟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可能有关。最近南华附属医院院长孔成舟不明死亡,是不是中共已经开始毁灭罪证。


    调查线索:秦皇岛281医院持续做肾移植

    281医院属于国家二级医院,按邪党的政策是不可以做移植手术的,可是知道的,从02年开始就一直在做,02、03、04年每年做40-50例肾移植手术,05年20多例,06年上半年8例,这是医院内部可以公开的,并说:肾源来自本地、沧州、衡水等,公开“承认”取犯人的肾脏。换肾前,病人花2500元钱做配型,1万元做排斥治疗,移植费5万元,医院2万多元送给公、检、法,这些钱再从病人身上要回来,做一个手术需十几万元,包括送给医生的红包。

    自秦皇岛集中营和281医院被曝光后,医院说现在肾源不好找了,可是281医院却四处活动(军内外),想升为三级医院,或能做移植的专科医院,继续做肾移植手术,牟取暴利,现在规模都扩大了。

    主刀医生是泌尿科主任:杨庭广,副主任:马炳刚(音),此二人掌握移植手术技术,主要大夫江伟、刘颜斌,二人配合手术、管床。据病人介绍,做手术的不少,据说有一天就做了三个,具体情况待查。


    调查线索:重庆市西南医院肝脏移植手术全过程只用18天

    罗晓林(男,40多岁,包工头),重庆市潼南县城西市场30米大街(具体住址尚不清楚),因患肝癌,2005年2月左右到重庆市西南医院去做化疗。医生劝他做肝脏移植手术,从病人同意做移植手术,到移植手术完成只用了18天。肝脏移植手术费用总共80万元,其中肝脏价格2万元。手术后只活了10个月,现罗晓林已去世半年多。手术是在重庆市西南医院某栋的20层楼做的。主刀医生:教授杨某。因死者家属对邪党的惧怕,目前所了解的线索就这么多。具体详情,请打电话找死者的妻子了解。

    死者妻子伍绍容的家庭电话023 44560558 手机小灵通 023 44909437


    调查线索:上海司法局近期诡秘举动

    本月18日,上海司法局在上海~沈阳(上海火车站)的列车上“包”了整整四个车次的行李车厢,每个车厢满载大约三十个人的行李,共计百余人次,并且在办理正常运送手续的过程中,不允许任何工作人员过问,只是敷衍般的告诉极少数相关人员“例行转移押送犯人”,行为非常霸道、诡秘、可疑,招致站内许多工作人员议论、不满。

    当有工作人员当面提出质疑时,被无理告知不予作答。据多位知情人士介绍,该火车站以前也曾经接受过上海司法局押送转移犯人的情况,但次次走的都是正常渠道,履行的都是正常的手续,但这次的情况好象不同一般,尤其是其极度的保密性与排它性令人无法理解,并且以前每次都是送往新疆,从未出现过送往沈阳的情况。回想近期以来,特别是邪恶“六国高峰会议”前后,邪党大肆疯狂抓捕,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上海司法公安系统更是助纣为虐,扮演着疯狂打手的角色。邪恶此时的诡秘行动不得不令人怀疑,是否与邪党采摘人体器官黑幕在世界范围曝光后,大面积秘密转移法轮功学员事件有关。望各界正义人士密切关注并提供更详尽线索。


    调查线索:天津科技馆触目惊心的人体标本

    2000年以来在天津科技馆曾举办人体标本的展览,是天津610授意的,强制各劳教所内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去“参观学习”。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610”恐怖组织强制失去人身自由的法轮功学员参观人体标本展,用心险恶。

    人体展的标本令人触目惊心,其中有一个年轻女子的全身裸体标本,只是脸部用布蒙着;还有一男子的全身肌肉的标本,皮肤完全被剥离,还有全身骨骼的标本和各个身体部位的标本。在很多大小不一的瓶子里,还有不同大小胎儿的尸体标本。尤其有一个更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一个12岁小男孩的全身整个神经的标本,视神经处还连带着两颗眼睛。据解说员说,剥离这个小男孩的整套神经时耗费了某名专家的很长时间,而且剥离的整套神经如此完整是当今罕见的。

    试想谁会忍心把自己的孩子,哪怕即使是已经死去的孩子,拿出来做这种“贡献”呢?邪恶的610还调来电视台,由邪恶的管教、恶警强制一些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和伟大的师尊,做了大法弟子决不能做的事,绝不能说的话。电视台再根据邪恶的需要任意剪接、播放。这些学员很是痛悔,给大法抹了黑,配合了邪恶,给自己修炼的路留下了永久的污点,以至久久不能释怀。而且想来这些标本的来源也是值得深思的。让我们正念正行,不再给邪恶迫害的机会和任何借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