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刘兆健、王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吉林省白山市地区也是邪恶迫害严重地区,很多大法学员在外地流离失所,有的不知去向。大法弟子刘兆健、王艳长期不知音信,下落不明,希望通过明慧网寻找。望知情者在网上发表简单说明,免的当地同修在揭露邪恶时有不完整的材料。

寻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刘兆健

刘兆健,大学毕业,原吉林省白山市三岔子县地税局副局长,年龄约30多岁,99年1月份得法。

刘兆健被非法关押在三岔子县协力看守所时,多次遭非人折磨,身上留下被牙签扎过留下的伤疤。

刘兆健在白山市劳教所被迫害时,曾被强迫到库仓沟白灰窑里做苦役,在炎热夏日里,在白灰烟雾下,一双近视镜一会就看不见了……;因为炼功,刘兆健被恶警关入狗笼里,坐不起,躺不下。

2001年底,刘兆健在夜间去高压塔上挂条幅时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刘兆健在狱中被迫害的生命垂危,2005年5月,恶警说让他保外就医。可是令人不安的是,之后一直不闻刘兆健的音讯,单位、家里都不见他,有人说被山东老家的人接了回去,但至今无法核实。

这是明慧网2005年12月26日有关刘兆健的最后报道:

吉林大法弟子刘兆健,2005年春被不法人员从吉林监狱转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迫害,当时共有20名大法弟子被劫持转到长春铁北监狱。在铁北监狱,大法弟子刘兆健同样坚决不配合邪恶,不顺从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不穿囚服,不住医院。当时他出现肺结核和肝病,他所在监区(八监区)教导员指使犯人强行把他抬到医院,刘兆健在医院也坚决不配合邪恶。

大法弟子刘兆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绝食反迫害,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一直坚决不配合邪恶,被“押小号”,严管一年有余,遭到严重迫害,皮包骨、驼背、体重不足40公斤,说话都有气无力、痰多,但他坚定修炼大法,绝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决不所谓的“转化”。另外一名大法弟子张洪伟坚定修炼大法,在吉林监狱遭迫害3年9个月,被关在“小号”严管近三年。

刘兆健那颗坚定的心使邪恶恐慌、害怕。铁北监狱610办公室怕刘兆健出现生命危险而承担责任,主动决定将刘兆健保外,但保外的条件是写“五书”。刘兆健坚决不写,监狱将他妻子、孩子以及外地的姐姐找来劝说,没起任何作用。

在这之后几天,刘兆健的病情日益恶化,吃不进去东西,甚至呼吸困难,还给他输过氧,这样监狱无奈而送他到公安医院,公安医院拒收又转至吉林省结核医院,在那里每天需要大量的费用并且监狱警察必须每天护理还得给他买盒饭,只过两、三天,警察就受不了了,同时监狱也承担不起大量的医疗费用,监狱找到医院、检察院、法院,有关人员对刘兆健承诺,只要写“保证书”立刻放人,虽然他们是哀求的态度,但刘兆健仍坚决不写。

又过几天,警察彻底妥协了,在刘兆健没写任何东西的情况下,监狱、医院、检察院和法院互相协调无条件保外,按惯例这种情况要送回原籍,但监狱与原籍吉林省白山市沟通说明情况后,当地警察说:“这个人我们可管不了,我们可不接收”。

寻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王艳

吉林省白山市砟子镇南沟王石匠的女儿王艳,99年春季在吉林大学读书得法,邪恶迫害大法后,王艳寒假期间回家,因她父母受邪党造谣欺骗,不让女儿学法炼功,强迫王艳到小煤窑干活。

王艳半夜炼功,父亲就打她,打也炼,她父亲就告到派出所,把自己的女儿送入拘留所15天。期满后王艳连衣服都没有换,就身无分文的找到一个在拘留所认识的同修家,带上一本《转法轮》直奔北京上访。

大约在2000年1月份,王艳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三岔子协力看守所(江源县看守所),当时王艳年仅17岁,遭受牙签扎指甲、脚丫等毫无人性的酷刑折磨。

有一次恶警用母子扣把王艳的大拇指扣上,吊在走廊的房梁上吊了一夜,恶警打完麻将回来把她放下来,她已经昏死过去,恶警又掐人中,又泼凉水……王艳刚刚喘了一口气,恶警就踢一脚问还炼不炼?王艳坚定的说“炼”。王艳因此被非法判2年劳教。

王艳被非法关入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不长时间,当地一同修去看过她,后来这位同修被迫害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这位同修出来后,已无王艳确切消息,有人说她在砟子一个饭店干了一些日子,有人说到山东了,至今当地同修不知其下落、是否安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