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弟子自叙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我是山东省龙口市北马镇东南村人,叫吕常英,我得法前,体弱多病,到处求医不见效,修炼法轮大法后奇迹般的都好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99年1月2日,我和丈夫在出车的途中,发生了车祸,当时我们开的三轮车与一辆大黄河车面对面相撞,结果可想而知,三轮车被压扁了,车轱辘都压掉了,当时我和丈夫都在驾驶室里,是师父保护了我们,使我和丈夫死里逃生。

大法给了我一次又一次生命,当大法与恩师遭受诽谤时,我们只是按照“真善忍”说了一句实实在在的良心话“法轮大法好!”为此遭受了中共一次又一次的迫害

2000年农历正月初五。由于我们二十几人在马路旁边炼功,被北马以高金湖为首的恶人派北马派出所恶警将我们关在一个焊有铁窗、铁门的一个空房子里,可见他们早有预谋,当时正是冬天,让我们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不让穿棉衣,恶警于立国酒后将大法弟子栾积谭的耳朵打的半个月什么也听不见。(此恶警已遭报应。)

北马镇派出所在镇长高金湖的指使下将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戴上手铐在大集上游街后,送进张家沟拘留所。在那里恶警吕全建使出肮脏的手段来折磨大法弟子高德梅、殷淑云等大法弟子。吕全建逼迫学员蹲在地上,昂着脸,把肮脏的痰吐在大法学员的脸上,还不让擦。他让学员面壁而站而后冷不防向学员背部猛踢一脚,学员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墙弹了回来,一下摔倒在地,还逼殷淑云在雪地光着脚走,手里捧着大冰块,脸被打得鲜血直流,吕全建逼她一次又一次去洗脸,脸肿得眼睛都看不见东西,北马镇不但没有追究恶警吕全建的罪行,反而提升了他。

2001年5月27日,我正在上夜班,几个恶警闯入车间,把我强行带进龙口市下丁家洗脑班,我拒不转化,他们就将我弄到2楼,由几个犹大轮流看守着我,不让睡觉,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真情感化。

2002年9月7日早晨,以王禄为首的四个恶警非法闯入家中,当时我正在叠被,不由分说抬着我就走,连鞋都不让穿,说什么镇长找你谈话,北马政府以高金湖、迟本尚等恶人,不惜花费5000元钱并由8人陪同把我送进淄博王村劳教所强行转化。可见中共把大部份人力物力用在迫害法轮功上。一路上我以绝食抗议他们的为所欲为,由于屡遭迫害,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这些恶人在我的心跳每分钟140次的情况下,还把我按在椅子上,用胶皮管子插入鼻子里,强行灌食,劳教所怕出现生命危险,为了推托责任,让北马政府将我领回,当时的北马政府政法委书记迟本尚为了不使这5000元钱白花,说什么不转化,死了白死,拒不接人。这就是以江泽民为首的恶党统治机构。面对这恐怖的环境,由于放不下人的执著与生死,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坏事,虽然已经声明作废,但在修炼的路上也是一个污点,愧对师父所给予的一切。由于假转化企图摆脱他们的纠缠,然而在接我回家的途中,恶人高金湖、迟本尚再次想把我非法关押,当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使我摆脱了魔掌,重新走入正法洪流中。

逢年过节都是邪恶所谓的敏感日,北马镇政府就派北马派出所恶警经常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的家中,以各种借口企图非法关押我们,每次我都以绝食抗议,有一次我与另一位同修因拒交5000元罚款而被龙口市6.10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至2003年我被非法关押过九次,共关押230天,罚款3000元钱,没过一个安稳的新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