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四川西山坪劳教所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大法弟子古胜学2002年再次被绑架到西山坪后,在七大队流氓的严管组一直受着惨痛的折磨,特别是在严管组的前几天,那些恶毒的药教(吸毒者)几个人把他强制的按坐在地上,把他的两只脚象散盘一样狠狠的给他挤拢,然后再用人把他的头使劲向前压在地上,又把他的双手反押在背上,整个腰部和头部弯得象个半圆形,身体不准动一点,久了痛得他忍不住时有一点呻吟声发出来,那些坏人又用毛巾、手去捂他的嘴,这就是那些毒教所说的“正坐3”,有时晚上12点还要让他这样扣起。晚上睡觉还不准朝墙睡。而且两只手还必须放在被子外面,每天早上5:00、甚至更早就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反省”迫害了。

总之,很多时候是要怎样整你就怎样整你。比如恶警规定一天只准上两次厕所,一顿只准吃一两饭,夹一两块土豆之类的小菜还是那些毒教背着恶警对我们所谓的“恩赐”,吃了饭那些药教又讽刺、辱骂你;不吃又要遭那些坏人暴打。最后他们又是用极其毒辣的手段强迫你吃下去或灌下去,反正是让大法弟子生不如死。

另一个大法弟子伍琼在2005年3月被第三次劫持到西山坪后,在严管组也是受到了极其严酷的毒打和煎熬。用药教的话说,他们轮番的、分批的、分阶段的对伍琼进行轮流的“轰炸”。尽管它们用尽了小人丑恶的手段,比如毒教付亚强用火烧、用针刺,他们气急败坏的还用绳子把他双手向上吊起来让他双膝跪在床上,并且还让他通夜通夜的不睡觉等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高压迫害。

他还经常被那些恶警从这个组转到那个组,有次七大队的大队长田鑫在2005年4月28日借酒发疯狠狠的打了几个耳光,还气势汹汹的臭骂了他一顿,背地里田鑫还对药教组长说:“你们谁把伍琼转化了我就给你们减一个月的刑。”就象原来大法弟子张全良被迫害时田鑫承诺的谁把他转化了就减刑三个月一样。重赏之下,小丑逞凶。所有那些药教使用种种卑鄙无耻的野蛮行径迫害伍琼,有一次伍琼的右大腿打裂了,整个右脚肿得足足比原来大了一倍,恶警不但不把他送到医院,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强迫他正坐、正站几个小时。

那些药教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个手段就是无休止的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记得有一次伍琼的亲人给他寄了400元钱,就被那些小丑要买纸、买洗涤剂等等借口把他的钱三两次就花完了。其实敲诈勒索不只是严管组大量存在,而且在普管组也是经常的、普遍的存在,有的药教组长还强迫大法弟子的钱(卡)拿给他保管,结果没过几天钱就少了或没了。有个药教组长赵屿楠伙同朱嘉龙、王晋明目张胆让他组上的法轮功修炼者每人每月给他们几十元所谓的“保护费”,不然就给他组上的大法弟子施加压力。只要是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们任何一个组的毒教在任何一个时候都可以无缘无故的殴打。这些事情,我们也多次的向中队、大队反映过,但是那些恶警都不理不睬。有一次大法弟子文祖明被赵屿楠等几个凶手打了之后还不准他给大队长反映,很显然,有很多迫害都是那些恶警指使那些坏人干的。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陈昌均在2005年5月在严管组也是被恶警叫毫无人性的药教把他整得说话、走路都很费力,他的身体在被迫害之前是非常强壮的,哪知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的很瘦,体重至少下降了十多斤,有一个叫某某波的毒教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还拿铁床上松动的铁棒儿打他的头部,当时他惨痛的叫了起来,值班的恶警听到惨叫还走到房间外面不让他叫。那段时间陈昌均被迫害得胃病也发了,恶警又不准他到医院,他整天都在咬紧牙关忍受着难言的剧痛和毒教们非人道的折磨。

* * * * *

西山坪劳教所到现在为什么还那么邪恶?那些恶警为什么还那么疯狂,除了我们大法弟子还有一些个人心与执著没有去掉之外,其中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那里被迫害过、甚至被迫害得很严重的同修离开魔窟后都没有及时揭露那里的邪恶之徒。大家可能有这种想法:你出去会揭露邪恶、他出去会揭露邪恶;我做的不好,我没有怎么抵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认识我的同修面前,我不好意思将自己走弯路的经历和名字说出来,所以这样无形中就给了那些邪恶苟延残喘的空间,无意中又使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在旧势力安排的黑窝又受到残酷的迫害和折磨。

同修们:快快突破自己怕这怕那的后天观念吧,我们一定要排除思想中那些不想让你揭露邪恶的因素的干扰,听师父的话,做好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愿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早日的利用好自己的笔,早日的把当地劳教所、派出所、监狱等等黑窝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如实的报道出来,这样才能早日的解体一切黑手烂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