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揭牡丹江监狱八监区恶警们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4日】自2006年2月份以来,牡丹江监狱加重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企图暴力“转化”大法学员的信仰,尤其是八监区。在以前揭露牡丹江监狱时已经多次提到该监狱的多名恶警指使罪犯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的罪行。现在将这些罪行再予以具体揭露。

八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是2005年10月末刚刚新提上来的恶警。自他们二人来到八监区,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他们强迫大法学员劳动,不许大法学员休息。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包括关文龙、黄国栋、徐向东、刘君、张世江、周吾庆、黄耀祥、成忠强。

八监区的恶警们不是把他们的工作重点放在教育、改造真正的犯罪服刑人员和安全生产上,而是把精力用在迫害法轮功上,特别是用在如何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如陈占峰强迫大法学员劳动却又不许大法学员使用劳动工具,还指派两个服刑人员监督一个大法学员干活,同时纵容指使犯人李晓伟、王立军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每次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都是由唐晓辉、陈占峰具体指挥进行的。这二人对大法学员们的忠告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学员。

2006年3月中旬,美国的大法学员通过手机向唐晓辉询问监区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并对他劝善,他非但不听,还谩骂大法学员,打断大法学员的谈话,拒绝真相。唐晓辉、陈占峰指使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刑事犯人,甚至直接由恶警领着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学员。

犯人李晓伟,每次都直接参与策划迫害大法学员,并出手殴打大法学员。他在迫害大法学员方面,权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一般警察,甚至有很大的特权,如,不许服刑人员喝酒而李晓伟在农历新年前后的几个月内每天必喝,而其他犯人要想喝酒没有他的同意,喝酒了就受到“违纪”的处罚,同时还要遭李犯的殴打,而经过他同意了,喝酒、打扑克赌博都可以。在2006年2月20日晚,李晓伟打完大法学员周吾庆之后,向教导员请功说他把周吾庆打了。陈占峰问打坏了没有,李犯说没有。陈又问,你喝酒了?李说,就喝了一缸。喝两缸酒都打不坏人,喝一缸酒出不了事。牡丹江监狱一贯执行的是“对法轮功人员实行恶性管制”;而“对服刑的犯人实行人性化管理”。这是恶警武学军传达给监狱长的讲话。

八监区的恶警名单

恶警武学军,八二分监区长,30多岁,警号2306683。

自邪恶的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来到八监区后他也跟着对大法学员开始疯狂的迫害。2005年11月4日,在二门点数时,公然在三百多名服刑人员和十几名警察面前殴打大法学员关文龙。11月17日,又将关文龙押入小号,同时告诉小号里的服刑人员殴打关文龙。为了让服刑人员关振利听从他的指使殴打关文龙,武学军经常给关振利带酒,买吃的,明知关振利打手机也不管。

2006年2月22日早,武学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一顿拳打脚踢。

2月24日,武学军和犯人李晓伟、王立军,看厕所的犯人姜明永,五组长何雪双,将关文龙打的爬不起来,而且武学军还用锥子扎关文龙的后背和大腿,又指使这几名犯人对刘军,张世江进行一顿毒打。

3月25日,武学军,宋军飘,姜磊又到小号里把大法学员黄国栋毒打一顿,用电警棍电击阴部和肛门,导致黄国栋当时就拉裤子,事后很长时间黄的肛门没有收缩力。

3月9日上午,省司法厅长、监狱管理局长刚检查完八监区生产线,武学军就领着犯人王立军、李晓伟,用电警棍毒打大法学员刘铁仁。

3月28日早,恶警武学军和犯人姜明永将大法学员关文龙弄到教导员办公室进行殴打。电警棍,胶皮棍等一齐上。

3月29日下午恶警武学军和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徐向东进行。两个电警棍都没电了还不罢休。一直打了40多分钟,犯人李晓伟在跟前加油助威。

年4月18日,恶警武学军、犯人王立军对大法学员黄国栋进行迫害时黄国栋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又被压小号戴上脚镣,手铐子,关押了15天,就在此同时又殴打关文龙。

5月17日,恶警武学军强迫大法学员刘君写板报,刘君不写,武学军狠毒的将刘君打倒,用脚踩着脖子电击,同时又用脚踢,刘君的眼睛都被打肿了。

恶警张生利,一分监区长,身高1米90多公分,警号2306662;恶警姜磊,一分监指导员,警号2306498

2月24日,恶警张生利利用电警棍殴打大法学员张世江,中午不让张吃饭,扔到寒冷的外面冻,又用上倒挂等恶毒手段迫害张世江。

年2月25日,恶警姜磊,武学军,宋军飘殴打大法学员黄国栋。

4月24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对大法学员周吾庆进行迫害时,用脚踩着脖子进行电击,恶警宋军飘恶语相加。

6月2日,恶警张生利、姜磊又一次迫害大法学员张世江,张生利用脚踢在张世江的头上,当时就踢昏过去。

恶警宋军飘,三分监长,警号2306723.在2006年2月17日开始对三分监区的大法学员黄国栋等人进行的迫害预谋都是宋军飘所为,当把各分监区的恶警们都调动起来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时,宋军飘由衷的高兴。

八监区恶警武学军,张生利都是恶党的预备党员。然而,他们申请加入恶党的申请书、思想汇报、业务学习笔记以及谈话过程等文字的东西全都是犯人替他编写的。张生利05年底申请入邪党的思想汇报,要求把01年以来的思想状况都补上。而这些都是犯人高喜良替他补写的。教导员陈占峰的所谓八荣八耻考试题都是犯人姜明永找其他犯人答的。八监区几个主要给恶警编写各恶党业务学习笔记的,有一分监区犯人高喜良、刘昌坤;三分监区的学习委员韩某、二监区赵威。正因为是这些要给恶警拍马屁的犯人替他们胡写,恶警张生利才能说出他就是政府,政府就是他的这些鬼话。所以,在他们编写的材料中,也才会把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变成了所谓“亲情教育”的谎言。

希望曾经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的大法学员,能从自己的被迫害中进一步揭露牡丹江监狱的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