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5日】

一、每天强制劳动15个小时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对关押的人员,不管老弱病残,一律强制每天劳动15个小时,多半时间还要加班。通常从早晨5点半起床,一直干到晚上8点半收工。除吃饭(10分钟)、上厕所(5分钟)外,一律干活。在2003年加工亚麻布,挑亚麻绒时,为赶任务,每天加班到下半夜12点到凌晨3点。而且又脏又累,车间布满灰尘,呛的很多人都咳嗽不止。管教都不愿意在这个环境呆,都躲的远远的。

干拖鞋时不管年龄大的,还是新来的学员也一样强制安排任务,干不完就加班,不让睡觉。拖鞋用的胶是有毒的,大多数人手扒的都裂开一个个大口子。很多人都得了腱鞘炎,手肿痛不能弯曲,尤其晚上更是疼痛难忍。就是这样,第二天也得照常干活。也没有法定节假日,有一次,在2004年“十一”时,只因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十一”是法定假日应该休息。就被崔春花管教叫出去训斥,威胁说:“你得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每当上级来参观时,一个电话过来让马上停止劳动,搞卫生,把劳动物品隐藏到“小号仓库”,让大家快速坐好,开始娱乐、唱歌。这时的万家劳教所是一片歌声,此起彼伏。如果有关于法轮功的“610”来检查法轮功的情况时,万家劳教所就开始造假。如2004年有“610”的来万家检查,那几天各班召集了许多刑事犯和“东方闪电学员”(学基督教的,因没在教堂学在家自己学的被定为邪教)给她们办培训班,让她们冒充是法轮功学员接受问话和回答问题,一律按照邪党要求答。不得暴露身份,当时张艾辉副队长说了,谁给她掉链子,回头就收拾谁。

二、精神摧残、肉体重刑折磨

万家集训队、七大队、十二大队每天让法轮功学员举手立誓,并查看每个人的口型,按着她们的要求,胁迫学员去撒谎、造谣,强迫说万家劳教所编造的监规,如果发现谁不按她们的监规说,就要上刑体罚。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周磊就被管教付敏当场打了两个嘴巴子,按到二楼,找了几个刑事犯蒙上头乱踢乱打,后又带到小号体罚。

周磊被打的浑身青紫,腿很长时间不能打弯,上厕所都是一条腿直着。别人帮忙才能上,生活不能自理,走路一拐一拐的。

队长张波明知道,特意问:“周磊怎么了?”当时一班管教刘畅当众撒谎说:“她自己摔了一下。”此类事是经常的,很多法轮功学员经常受到体罚,又很多又给转回到三楼集训队,从新开始迫害:上电棍,坐铁椅子,踢打,拳击蹲,不让上厕所,(有很多尿裤子,大便在裤子里),不让睡觉等等。

集训队的赵姓科长、姚姓副科长专门是迫害法轮功的。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双手正吊起,反吊(飞机式的)起,并用电棍逐渐加大电压,反复多次上吊。昏过去时,放下来,醒后又反复上电棍,反复吊。由于身体承受不了这种迫害,有个大法学员于桂芝当时就撞到床角上,额头开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例如:哈尔滨市的潘明华、姚桂杰、赵淑芸等等都被凶残的迫害。当时把她们称为“八大金刚”。赵淑芸在十二大队劳动期间,由于是用一种有毒的胶粘书,又劳累过度,死在劳动现场。通知家属说是心脏病突发死亡。潘明华来万家时非常健康,后来被迫害的象半身不遂的状态。邪恶管教硬是造谣取笑她,说:你们看啊,老潘炼法轮功炼成这样了!在万家劳教所百分之百的大法学员都要遭到这样那样的非人迫害。

在2003年十二月左右,万家劳教所医院被恶警带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据当时在万家医院住院的吴庆梅(经济犯罪)和其他的人说,这个人叫李小桐(彤)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来时全身满脸都是黑色,连泥带土,只露两只眼睛,看不成样子,已昏死过去。经抢救醒过来。在医院半年多后,给非法判刑五年,送到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带走时她已不能行走,被人搀扶架走的。同她一块抓的还有一个男大法学员叫杨滨。据说家住平房区,在平房区拘留所被迫害致死,还不让家属看尸体。

三、几名大法学员诉述遭迫害经历

(一)

2001年12月,我去北京说明真相、维护大法,在天安门被国安不法人员抓捕,被本地新伟派出所教导员佐浩跟我家属索要3000元现金,非法劫持回新伟派出所,佐浩与610恶警刘文彬(家住平房区)把我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劳教两年。2002年2月7日被送进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遭受种种迫害:强制洗脑,包夹,转化,隔离(每天早6点──晚9点)关押隔离室,禁闭,不让去食堂吃饭。主要迫害人:十二大队队长林顺英(女)、队长郭秀利(女)、队长霍书平(女)。

2002年4月13日,在十二大队遭迫害的40多名大法学员被转到七大队,七大队8月28日又一轮对所有大法学员进行邪恶、严酷高压迫害。刑具有:电棍,电吊大挂,坐铁椅子,蹲,冻,晒,不让睡觉、吃饭,隔离,进小号,宣誓,强制劳动每天长达10多小时,码小凳每天长达16小时,还强迫写入党申请书,唱邪党歌曲,不让家属接见。我在10月9日被用刑,狱警梦范芝(女)、张小初(男)把我领到关小号的屋里折磨,吊大挂、电棍电、手上戴上手铐、反复吊。我的胳膊很长时间不会动。

迫害的主谋有:所长卢振山;七大队队长张波(女)、常淑梅(女)、齐秀英(女);二队姜队长(男);狱警有:张小初(男)、梦范芝(女)、沙玉锦(女)、张爱晖(女)。

(二)

我是95年得法的大法学员,在师父洪大慈悲呵护下,我一身病不翼而飞。可是自从99年7.20以后,因为坚持修炼大法,遭受了中共恶党残酷的迫害。现在就把主要迫害事件写出来,曝光中共恶党的罪恶行径!2002年9月份我在家做饭,新疆派出所来了几个民警,翻箱倒柜,非法抄家,非法抓人,无恶不做。我请的师父法像、宝书都被他们抢走了。我被绑架那天是9月26日,正赶上我女儿做手术,当晚我被送入看守所。看守所赵科长(女)和几个犯人一起打我、灌食,边打边骂。我的脸都被打肿了。

我被非法劳教长达33个月。2002年11月7日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因不配合邪恶,它们用各种酷刑折磨我。科长赵余庆、姚福昌两个人一起把我吊着打,脸打肿了;用两根电棍一起电;五马分尸上大挂,挂我两次;坐铁椅子三次。有一次上大挂,挂了一晚上。坐铁椅子坐了一个晚上。我不配合邪恶,在2003年3月、4月间,每天被迫蹲着,从早9点──11点后,晚9点──12点。我遭受这种酷刑迫害长达40多天。

邪恶的劳教所长期逼迫大法学员强制洗脑,看反面电视,逼迫大法学员做不愿说、不愿干的事。我和不少同修站出来不配合邪恶要求,科长吴、赵余庆对我拳打脚踢,当时我觉的牙有震动,后来掉了半个牙,然后把我关在一个屋(不公开)坐铁椅,坐了16个昼夜连一个白天。赵余庆和姚福昌用电棍电6──7次,每次都很长时间。有一次,在铁椅上我要上厕所,邪恶班长许凤平不让去,结果大小便都便在身上,棉裤都湿了,几天后才换下来,还不让洗脸。因我衣服穿的少,同修代某,传递衣服给我,因这事科长姚福昌用电棍电击代某,坐铁椅子,最后几天不让睡觉、不让合眼,24小时用刑事犯看着,合眼就骂,拿东西打脸;还坐着出水的铁椅子。有位大法学员叫温桂芝,是农村老太太,以前双目失明,修炼大法后重见光明。可是她在劳教所被恶警经常折磨,连走前一星期还电击她。

在集训队待的时间比较长,看到很多同修受酷刑,上大挂好几天;洗脑;转化;打骂;蹲着一天达到17──18小时;强制干活,从早上5点多干到晚上9点,干不完接着干。

我现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对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三)

我是哈尔滨市的大法学员。99年7月20日之后,因恶人不让我炼功,我于2000年1月29日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只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恶警、特务非法抓捕、踢打、推上挂着窗帘的车里又打耳光,头顶被重物打出大包。车内六名大法学员都被打,一名年龄仅为15岁的女学生也遭毒打。车上一名伊春60岁左右的大法学员身带大法书籍,便衣恶警问:“你来北京干什么?”伊春大法学员说:“我是来证实法轮大法好的。”于是便衣恶警上到车上,将我们几个背兜全翻个遍,几名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都翻出来,又遭一阵子毒打。4、5个恶警特务把伊春大法学员打倒在车上,一起压在身上,又一顿毒打,逼迫大法学员说不修炼法轮大法。六名大法学员被劫持到前门派出所登记。1月31日被当地派出所教导员王连军接回,我与民警办案提审员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所长王斌和一个恶警推门见到我之后,就是一顿恶语谩骂!有一民警示意我别理它们,我为这一民警明白真相感到欣慰。

当天晚间,我被所长王斌、教导员王连军,民警耿某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七处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但他们未经法律程序超期关押45天才被放出。其间3月初,610恶警任巍与派出所副所长王连军说:“只要你不上访,不炼法轮功,就放你回家。”我说:“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信仰是公民的自由。法轮功指导我们做好人。”他们说:“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为什么不炼!”他说:“你还敢说炼?”说完就出去了,随后进来两个我不认识的人。有一个不由分说,张嘴就骂,然后用脚踹我,打我嘴巴。工作单位领导鄂国庆以开除公职相威胁,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并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给我办工作证丢失手续,公开造假。同时取消了我99年一年的年终奖金1000元。

3月16日出来,610恶警任巍,车间主任鄂国庆,厂党委宣传部董主任,直接送我到工厂党委宣传部,向我宣读解除劳动合同书,强行逼我签字。负责人庞剑,办公室董主任,车间主任鄂国庆逼我交出工作证和生产工具。一直到今天不让我上班,一分钱也不给开。回家后,派出所610恶警任巍经常上家骚扰,并强迫每天到派出所学习,洗脑,半月后我智慧闯出。2000年4月份,派出所恶警任巍,王连军又强行扣压我身份证至今,使我没有人身行动自由。这是对基本人权的侵犯。

2000年12月11日,因发真相材料被人举报,又被建安派出所所长王斌,教导员杨晓东,恶警任巍非法抓捕,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和大法材料。当日被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七处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2001年1月11日被非法判劳教,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先被关押在第七大队强制洗脑迫害。

2001年2月18日,从万家劳教所第七大队转押一部份大法学员,到新成立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第十二大队(专关押女大法学员),几百名大法学员住的是仓库,破旧的一趟小平房,灰土尘烟,老鼠各屋窜并咬人。十二队队长张波、指导员齐××、管教王敏、田××等对大法学员极其邪恶。劳教期间经常强迫我们看反面转化材料,录像,写三书,书面回答问题(考试)然后就给大法学员洗脑,及暴力迫害。

强迫穿劳教服、剪短发、背守则,对看望家里人进行反面宣传,诬陷大法,侮辱师父。不允许通信,通电话,限制行动自由,上厕所都受监督。每天要做洗脑转化,大法学员不转化不让睡觉,一连几昼夜不让睡,摧毁你的意志。还送小号关押。4月中旬,大法学员谢金贤等人被恶警双手后捆绑,蹲在地上,并绑在床底下。一连就是4──5小时,腿脚麻的没知觉站立不起来。4月末,谢金贤等人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全身,电的全身大片紫青色,双手被捆绑,脚尖点地,双手吊在二层床头上,数小时,直到人晕过去。

有一天,夜里来了许多男管教,窜进女大法学员房间,每个过一遍,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还炼就拽过来,往门外使劲甩至走廊,走廊里的男管教一个接一个的再把女大法学员推的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都推至另一房间。大法学员刘金霞被推的头撞到墙上,撞出个鸡蛋般的大包。林同修60多岁,被推的脚踝骨肿起不能走路。

恶警们恐吓、威胁大法学员。每天强迫劳动,劈麻胚子编亚麻绳子,缝制成品垫子,加工成外贸商品。经常要加班、加量赶制。大法学员每天工作在灰烟飞扬的环境中。夏天闷热,蚊虫叮咬。包装牙签工作间满地散落的牙签,人们走路都踩,从地上拾起就打包装出售了。制作拖鞋用的胶都是对人身体有害的黏胶。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完不成定量,管教就骂。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