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610对法轮功学员张全良及家人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2006年6月14日,原重庆市煤炭设计院电脑工程师张全良的亲属向重庆市渝中区人大、检察院等单位递交了“控告申请书”,要求严肃查办酷刑迫害大法弟子张全良的渝中区国保支队相关人员。

2005年12月7日,张全良在观音桥被重庆市渝中区国保支队绑架。邪恶之徒用黑头套套住他头,将他拖倒在地暴打。边打边将他拖入旁边停靠的汽车。为获取它们想要的所谓“口供”,邪恶将张全良带到上清寺派出所,吊铐在门窗上达6天6夜,看人快不行了,又弄到渝中区国保支队迫害了三天。

2006年6月12日,渝中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张全良。开庭当天,从其他法院调来大量法警,法庭内外布满便衣。法院门口专设了安全门、探测器,每个进入法院的人被强行搜包。过往行人都惊讶:“今天啥子事哟?”面对安静祥和的法轮功学员,邪恶非常惧怕,所谓的公开审理却只发给家属一张旁听证。大法弟子张全良当庭揭露了邪恶对他的迫害,他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令在场的公检法人员十分“尴尬”。

然而,这只是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重庆市610对张全良及家庭迫害的冰山一角。

张全良现年40岁,原是重庆市煤炭设计院电脑工程师兼院科技英语翻译,他的妻子原是大渡口区地税局干部,他的岳父刘建华、岳母顾志毅原是重庆石油学校高级讲师,后调重庆税校工作。岳父曾是国家教委中专数学课程组五名成员之一,岳母曾是四川省优秀教师。1988年张全良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四川大学,工作第二年,他的科研成果就获重庆市科技成果三等奖,四川省优秀设计二等奖。

修炼法轮功后,张全良戒掉了多年的烟瘾,困扰家人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他和家人更是处处以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他妻子对纳税人从不吃拿卡要,多次拒绝纳税人红包;岳母退休后又义务为国家工作两年,没要一分钱工资。家人互相关心体贴,家庭和睦幸福。他们的善良、宽容、大度令周围的人们都倍感亲切、祥和。然而这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在7年的时间里,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背弃自己的良心而屡遭残酷迫害。

1999年7月20日,岳母被绑架,被关在石板坡看守所一年零两个月,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三年徒刑,缓刑四年。

2000年5月22日,张全良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7月25日,岳父病危住院,他被石油路派出所恶警半夜从重医急诊室重症监护室外强行带走,非法拘留15天,留下病危的岳父一人在医院。当时他的岳母顾志毅还被非法关押,家里只剩下妻子、患精神分裂症的妻姐和两岁的幼儿。

2000年12月8日,张全良再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因不肯写不去北京的“保证”,而被大渡口区610送西山坪非法劳教三年。

2000年10月,张全良的妻子因抵制邪恶洗脑被迫流离失所,2005年2月20日被绑架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此间,当地610还不断上门骚扰,有时一下来十几个,其岳父因不堪骚扰导致卧床不起,下肢瘫痪。张全良七十多岁高龄的岳母一人奔波于看守所、劳教所,还要照顾瘫痪的丈夫,生病的大女儿和小外孙。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很难想象重庆当代“渣滓洞”——西山坪劳教所的黑暗恐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都是恶警从西山坪8000名吸毒劳教和普教中挑选的最身强力壮、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劳教犯(90%以上是吸毒犯)。下面是知情人揭露出来张全良在西山坪劳教所三年遭受迫害的情况:

它们不断的毒打张全良,致他右耳失聪,语言功能失调,精神错乱,大小便失禁。张全良有时一天就受数十种酷刑,昏死多次,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被毒打的呼救声与惨叫声。它们早上只给他拇指般大的馒头、中、晚餐只有一小勺饭(叫做50粒米),称为“饥饿疗法”。吃饭时吸毒犯也不让他精神放松,强制蹲着、低头,专门由人押着他的肩和头,不准乱动、反抗。长期饥饿,张全良数月都没有大便。

2003年盛夏,张全良已被“饥饿疗法”折磨得枯瘦如柴、浑身无力。在恶警授意下,吸毒犯又出新招,强迫他每天“坐钉子板凳”(6颗长约2厘米,直径约2毫米的钉子分布固定在胶凳上,特制的刑具)。

在严管组舍房,4个彪形大汉把张全良押到铁床前,手被按在铁床上,两肩两臂被鹰爪似的手抓着向下使劲摁,尖利的钉子立即刺进肉里,鲜血直冒,从内裤上一直淌到地上。剧痛使他全身颤抖、抽搐、挣扎,这时吸毒犯的手抓得更紧,同时另两人又挥舞木棒劈头盖脸地猛击头和身体。人顿时伤痕累累,满身青肿,很快昏死过去。张全良连续遭受此刑一个月,用刑时只准穿内裤,臀部上的烂肉、血和裤子粘在一起,痛苦万分,内裤数月不准更换。

2001年12月25日,张全良被押到严管分队,一直到出劳教所,有时一天一次,有时一天几次,吸毒犯几乎不间断地对他施用另一种酷刑叫“每天一歌”。早上吸毒犯问一句:“今天写不写(指“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答:“不写。”便将他猛扑倒在水泥地上,两人反扭他的手,脸紧贴地,3-4人使劲踩腿,其他人有的用塑料凳砸头,有的用木棍(木棍用布包裹伤内不伤皮,掩盖打人的痕迹)猛击背部、腰部、脚杆,有的用胶凳或饭钵打踝关节骨头,有的用鞋子打,还有的用脚乱踢、乱跺、乱蹬。

其他舍房的学员能听见急促的“咚咚”的拳脚声、打击声和张全良撕心裂肺的惨叫,但嘴立即就被擦脚布堵住,人被憋得透不过气,一会儿就昏死过去。这时一些人在窗口假装大声唱歌,妄图掩盖迫害事实。这时值班劳教和警察却在门外站着看。打昏醒来后,又问“写不写”,不写又被押上钉子板凳。每次迫害,整个楼层都在震动,法轮功学员们的心都在抽搐、流血,中队天天都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

张全良还常被吸毒犯头朝地在煤渣地操坝、石梯、水泥地走廊飞快地倒拖着跑,每次都被拖得血肉模糊,全身泥土,衣服破烂。往往拖回舍房后又是一顿毒打。

张全良遭受的还有“吊打”、“竹签夹手”、“野蛮灌食”、“灌洗衣粉水、灌辣椒水”、“五马分尸”、“针刺眼睛火烧头发”、“冷冻热渴”、“电击”等酷刑。

张全良一家遭受的迫害还只是亿万法轮功学员的缩影。令人难以置信的暴行每天就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您熟悉的人身上,发生在貌似文明的现代社会中。

当年张志新、遇罗克没想到一句真话就会引来杀身之祸;张全良的岳父、岳母没想到为国家辛辛苦苦教书育人四十年,晚境会如此凄凉;千千万万如张全良的法轮功学员更没想到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却会被剥夺正常人的生活甚至被迫害致死(全国通过民间透露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近3000人)。

65年来,中国的民众似乎早已习惯自己的权利被无端的剥夺,早已习惯生活在假、大、空之中,却已不习惯去思考其深层的原因。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被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破坏殆尽,人们变得麻木和随波逐流。也总有邪恶之徒甘愿充当中共打手,扮演不光彩的角色。而连年的天灾人祸、善恶报应却一再警示人们:背离做人的准则,背离真、善、忍,人类真的危险至极啊!

傲雪寒梅,临风绽放。七年来,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坚不可摧的正念,向人们昭示着正信的力量。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的付出,维护着人类的道德和良知,维护着中国民众的基本人权,为饱受灾难的中华民族带来了幸福祥和的希望。

这场邪恶迫害不应该再继续下去,迫害良善天理不容!善良的人们,让我们共同制止邪恶,营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你我生存的这个世界,需要真、善、忍!

部份参与迫害者名单:

渝中区国保支队:童泽东、江益等
大渡口国保支队:赖国华等
西山坪劳教所恶警:龙仕舜(劳教所副所长,兼教育大队大队长)、田鑫(教育科科长,后任教育大队大队长)、田晓海(教育大队副大队长)、刘 华(中队长)、李其伟(中队长)、肖兴铭(严管分队分队长)、王、陈等
西山坪劳教所吸毒犯:王建鹏、何卫东、夏先科等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