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压力下的俄罗斯法轮功学员(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7日】(明慧记者俄罗斯报道)俄罗斯的法轮功学员主要都是俄罗斯当地人士。大家通过阅读翻译成俄语的法轮功书籍、学习法轮功功法,相继走上大法修炼的道路,身心受益很大,生活中增添了说不出的喜悦和宁静。然而这种宁静和喜悦却被发生在中国的一场迫害运动打破了,许多俄罗斯人发现,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自己一夜之间竟成了“中国政府的敌人”。许多俄罗斯法轮功学员也在心底经历了同样的自问自答: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正法修炼。自己的路走错了吗?没错,那自己应该为法轮功做什么?经过七年的摸索,俄罗斯学员正在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本文描述的是2004年以来俄罗斯学员所经历的主要困难和2006年6月的抓捕事件。

* 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运动

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始于1999年7月20日,是由当时的中共党领袖江泽民一手发动的。江泽民妒嫉和偏执成性,为得到和把持权柄,不惜采取任何手段。

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发表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把法轮功的产生和迅速传播说成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同我党争夺群众、争夺阵地的一场政治斗争”。他咆哮威胁与写信造谣并用,迫使当时政治局的所有其他成员默认其个人“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同年10月,江泽民又在法国私自对媒体公开称法轮功是“X教”,以造成“既成事实”的假相,欺骗世界舆论,压制中国政府内部的反对之声。

值得指出的是,虽然江泽民指示公安部在1999年7月发布过“六禁止”通告(禁止法轮功学员炼功、上访等),但公安部不是立法机关,因此“六禁止”并无法律效力。10月份人大颁布的“反邪教法”也不可能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因为法律在制定时只能说某种行为是犯罪,而不能说张三犯了罪。张三是否犯罪,取决于法院在审判时是否认定张三违反了某一条法律。所以,凡是“法轮功就是邪教”的说法,完全出自江泽民或人民日报,二者都无立法权,根本无法作为法庭判案的依据。

然而江泽民从来不为自己的结论提供任何论据和论证过程,也全然不顾法轮功和平、理性并且已经给亿万民众带来身心改善的事实,蛮横专断地要求所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在职干部、离退休干部,所在单位的党团组织和行政部门的领导都要停止修炼法轮功,并“在思想上划清界限”。

1999年,部署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江泽民每天的主要工作。为了让世界各国政府承认并协同其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江泽民曾不惜在高峰会上亲自给各国元首亲自递上小册子,散发为魔化法轮功而编造的血腥谎言。然而国际社会却并不买账。1999年11月18日晚,美国众议院全体议员通过了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的218号决议案;第二天下午,美国参议院也通过了内容相似的217号决议案。

与此同时,一夜之间被打成“敌人”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与世界其他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将个人的反迫害努力,逐渐的形成一股无法忽视、永不屈服的民间力量。国际社会的正义之声和国内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意志,让江泽民清楚的意识到其“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誓言根本无法兑现。

* 江泽民为迫害运动寻找国际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江泽民把得到支持的希望转向了人权纪录差、或者容易用经济手段牵制的国家。与中国接壤的俄罗斯便是其中之一。

2001年7月6日,江泽民暗中“代表”中国,与俄罗斯的叶利钦签定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睦邻、友好和合作协议”。据说该文件于2002年2月28日生效。这个协议中第8条的内容是:

“协议方不参加有损于另一方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任何集团、联盟和任何行动,包括和第三国签订协议。协议的任何一方不允许第三国利用自己的领土来损害另一方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

协议的各方不得在自己的领土内建立和进行有损于另一方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机构和团体。”

此后江泽民便通过中国政府系统,加紧用经济利益引诱俄罗斯。特别是中国外交部和中国使领馆,经常引用协议的第8条来胁迫俄罗斯政府和其外交部门对法轮功进行种种压制。中共特务一方面利用各种场合和散发传单对法轮功进行恶毒的诬蔑、诽谤,另一方面使领馆不断的用外交手段照会俄罗斯外交部,有时直接发传真和打电话给有关单位。他们的借口是:法轮功在中国已定为x教和××组织,按中俄协议第8条俄罗斯政府应制止法轮功在俄罗斯活动。

俄罗斯外交部,安全部门出自于他们自身的利益和政治的因素,为了和中共保持“战略伙伴”和维持和中共最大的“贸易伙伴”关系,明显的屈服于中共的压力。俄罗斯的媒体很少报道有关法轮功的真相;一些领导人的谈话和俄罗斯在输油管道的合作上都给中共献媚。

* 2005年以来俄罗斯政府部门配合迫害的一些做为

俄罗斯的给依尔库斯克市是靠中国最近的一个法轮功义务辅导站,俄罗斯政府部门中一些人针对大法学员洪法讲真相的活动制造了很大的障碍,包括对那里的大法学员进行监视和恐吓;

彼得堡市大法学员提出诉讼原驻彼得堡领事馆领事陈一初,彼得堡法院以其有外交豁免权为由拒不受理此案;彼得堡政府从2003年至今,两年多总是以破坏中俄关系为由一直不批准大法学员在领事馆前和平集会。

最近莫斯科学员向几个大区申请和申请在大使馆前和平集会,在四个区被拒绝。过去也有时申请被拒绝,但地区政府一般都是友好和善意的处理。近来不同的是,地区政府给大法学员的拒绝信所说的理由都是当年江泽民政府的说辞和江泽民与叶利钦签署的所谓“第八条”。

另外,最近俄罗斯移民局公开宣称,拒绝给予几个大法学员办理移民身份,移民局向法院提出安全部有个所谓的“秘密文件”,而且和中俄协议有关。

俄罗斯法轮功学员感到,俄罗斯政府部门以“中俄睦邻、友好和合作协议”为由处处限制法轮功的活动,给大法学员(特别是中国籍大法学员)制造了许多的麻烦和压力,这些所作所为是违反俄罗斯宪法、人权和道德良知的,有时甚至是对俄罗斯和外籍公民的人身的侵犯。

“中俄协议”(特别是第8条)已经违背了俄罗斯作为一个独立、主权、民主国家的法律和形象。从上述的文件(附件)中表明政府的作为已经是在压制俄罗斯公民的民主和自由,蒙蔽了许多的俄罗斯民众。

* 中共特务针对俄罗斯法轮功学员的活动

1)中共多年来向俄罗斯以商务和留学的名义派遣了大量的特务

从2003年中共派到俄罗斯留学的大学生、研究生的人数急剧增加。据我们了解在中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莫斯科大学、人民友谊大学,在留学生中按系中共都专门按插了“辅导员”监视学生的行动。大法学员去这些地方发真相资料就经常有学生向“辅导员”报告。特务们还让一些学生监视自己的同学。大使馆的官员还曾主动约大法学员(留学生)去饭馆吃饭拉关系。

2)消息表明,中共还派特务混进代表团中刺探情报和以经商的身份打入俄罗斯的华人社会。这些人有的就是由中共军队特务机关派出的具有一定军衔的特务。

据老华侨讲2003年春节期间中共邀请了一些华人去中国大陆“开会”,回来后就组织了什么“反X教协会”和“支持两岸统一协会”等,这些协会的头目直接干着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和在俄罗斯干扰法轮功的坏事。“反x教协会”的头目曾公开到大法学员组织的和平集会现场捣乱和对中国学员进行恐吓和威胁。

又如,2006年法轮大法明慧网收到的一份名单表明,中国公安部又秘密组织了一些内定人员,计划对他们进行短期强化语言培训后派驻海外。这些人全部是从各省公安系统抽派的,行动诡秘,对家里人守口如瓶。这个语言强化培训分英语班和俄语班。这期俄语班人员的任职单位及现任职务列举如下:

1、林学勇——黑龙江公安边防总队副总队长(副师职);
2、张贵财——黑龙江公安边防总队虎林边防检查站站长(正团职);
3、郝英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科员;
4、李明——黑龙江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处案件科科长;
5、郑忠元——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科员;
6、袁金宝——内蒙古公安边防总队满洲里边防检查站司令部参谋(技术12级);
7、王大勇——山东公安边防总队青岛市边防支队政治处副科长(副营级)。8、冯希光——新疆自治区公安厅纪委书记;
9、李新刚——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国保处主任科员;
10、蔡志雄——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秘书科副科长;
11、焦巍——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国保支队二队副队长;
12、郭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出入境管理处科员;
13、王新年——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侦支队四大队科员;
14、胡俊堂——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主任科员;
15、孙国恩——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
16、刘宝友——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刑警大队主任科员;

3)中共使领官中负责迫害的官员几年不断的直接对居住在俄罗斯的中国大法学员进行监视和骚扰

例如:在7.20 以后使馆的官员几次打电话给当地一对华侨老夫妇,要他们放弃炼法轮功。这对老夫妇给使馆的官员们讲法轮功好,法轮功使自己治愈了诸多的疾病,身心健康,生活坦荡。中使馆见达不到目的,就对这对老夫妇行动进行监视和电话窃听。

中共国安特务还针对这对老夫妇,在他们中国大陆的亲属、同学、同事和工作过的单位进行所谓的“调查”;在俄罗斯的警察等部门对他们造谣诬蔑,说他们是“恐怖组织的头儿”。中共的国安特务并扬言要把那位老华侨(持中国护照,长期居住在俄罗斯)遣返回中国。

从俄罗斯内务部和安全部对中国籍大法学员的监视干扰和从使领馆传出的信息可以证实,中共向俄罗斯提供有一个黑名单。其中包括一些外籍学员。2004年俄罗斯海关拒绝瑞典法轮功学员斯万入境和中共拒绝俄罗斯学员娜佳(随丈夫及全家去中国)入境;俄罗斯警察局几次拖延给大法学员办理居住签证;拖延和拒绝给予大法学员办理难民身份,等等,都是这方面的事例。

4)中共使领馆的特务或收买一些俄罗斯人和华人利用各种形式监视大法学员的行动

有个以香港一家报纸记者名义的人经常不请自来,参加大法举行的各种展览会、新闻发布会,对哪些学员参加这些活动很感兴趣。在中共的所谓“敏感日”,他还打电话给大法学员打听要举行什么活动,有时还请个别学员到饭馆吃饭。

在莫斯科的炼功点有时就有使馆的人来摄像,雇用俄罗斯人或华人到炼功点来监视学员(特别是中国籍的大法学员)的行动。

2004年暑假期间有个大法学员陪同女儿回中国大连。她到家的第二天就被国安特务每天叫去谈话。国安特务利用威胁、利诱想从她那里套取俄罗斯大法活动和直接点名询问在俄罗斯老学员的情况。国安特务说:你和你们在俄罗斯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他们甚至能说出中国籍学员什么时候和在什么地方学法、炼功,甚至说出我们什么时候在她家制作了什么标语和展板。每星期中国籍大法学员都会借用某个学员的家集体学法,学员们也发现了特务们躲在汽车里监视大法学员的出入。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