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君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野蛮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7月8日】黑龙江省嫩江县大法弟子陈伟君因炼法轮功在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二中队。2005年6月,生命垂危的陈伟君被放回家,11月份身体仍未好转的陈伟君又被嫩江县公安局强制送到监狱迫害至今。

2003年8月,陈伟君、毕运平、王淑霞、刘永娟四人因不配合邪恶而被关小号迫害。小号环境更加恶劣,迫害更加残酷,她们四人一起绝食反迫害。恶警肖林、王星、褚淑华、杨丽斌、赵应玲和犯人商晓梅对大法弟子开始了野蛮的灌食。男恶警于永成抓起陈伟君的头发,然后把开口器插进陈伟君的嘴里来回的转动,又把开口器放到最大限度。这时监狱医院恶院长赵应玲拿手电筒往嘴里照,似乎在找什么,突然她说我找到了。赵应玲不怀好意的对陈伟君说,你想吃饭就点头,不吃你就摇头。陈伟君坚持绝食,赵应玲就命令犯人商晓梅用管往嗓子眼儿里插进去。陈伟君忍受剧痛,呼吸急促困难。赵应玲恶狠狠的问陈伟君,你吃不吃!陈伟君忍着剧痛摇摇头。赵应玲又恶毒的命令犯人商晓梅上下来回的拽插管子,继续问吃不吃饭,陈伟君还是摇头。赵应玲发了疯的命令犯人商晓梅,“给我使劲的上下拽管。”陈伟君大喘着粗气,浑身瘫软,几乎要昏死过去,赵应玲这才叫停住手。然后她们把管拽出来,又从新插到胃里去,半钵子糊涂粥撒了两把咸盐,灌了进去。

毕运平、王淑霞、刘永娟三人也遭受了同样的迫害。当陈伟君最后看到毕运平的时候,早已看不出她的形像了,开口器在毕运平的嘴里支着,鼻子里插着一根胶皮管,满脑袋上全是用胶布封闭了。由于身心的严重摧残折磨迫害,毕运平被逼疯了,没过几天就被迫害死了。

从小号被提出来后,陈伟君又和10多名大法弟子一起被关到监狱水房里迫害,刑事犯收工回来在水房里洗漱、洗澡时也不让她们出来,晚上就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睡觉,裤子总是湿漉漉的,有的刑事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拿了一个小垫儿给陈伟君。

就这样呆了11天后,这10多名大法弟子又被关进了便衣库继续迫害。便衣库紧挨着防火通道的门,大法弟子人多,晚上睡觉的时候,陈伟君就挨着防火通道的门睡。夜深人静,寒气袭人,陈伟君浑身颤抖,时不时的被阵阵刮来的西北寒风吹醒。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一切痛苦与魔难是常人无法承受和想象的,一个多月后恶警才让陈伟君等大法弟子上床去睡觉。

2004年7月,陈伟君从七监区被调到一监区二中队,那时正值二中队迫害大法弟子很残酷。陈伟君被调来的第二天晚上就被上了大吊挂酷刑,由恶警崔红梅亲自指挥,犯人王博涛、白小丽、潭红伟充当打手。同年底,陈伟君被第二次上大吊挂酷刑达3小时。犯人韩建英和张秀园把陈伟君的两只脚用绳子绑上,大背铐吊在二层床上,脚离开地面。犯人张秀园推陈伟君来回悠,手铐子刹进手腕的肉里,手铐的外圈和肉是一平的了,长达3个多小时,同时被上大吊挂酷刑的有22名大法弟子。

2003年至2004年期间,陈伟君和另一名姓张的同修在七监区因看经文被收走,她俩开始绝食抗议,这次被灌食胶皮管插到胃里七天才拿出来,拿出来时胶皮管已经长绿毛了。那位姓张的同修因插管七、八天,时间长了,肺叶都象蜘蛛网似的了,保外后没几天就含冤离世了。

2005年初,陈伟君又被关进了小号。按照监狱的规定关小号不准超过15天,可是恶警关押大法弟子一关就是几个月。6月份,陈伟君被放出来时由两名刑事犯看着,不让学法炼功。由于长时间的酷刑迫害,导致陈伟君大流血不止,处于昏迷状态,送到哈尔滨医院抢救和输血,经医生检查诊断,陈伟君的症状是晚期宫颈癌,不能做手术了。医生说只能活3个月的时间了,监狱这才把人放回家。

陈伟君从住院到回家,共4个月的时间。2005年11月,嫩江县公安局邪恶之徒再次绑架了陈伟君,又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此时的陈伟君身体状况十分糟糕,身体虚弱,脚、腿和脸部浮肿,腿变形,一条腿粗,另一条腿细。可在监狱医院检查时,邪恶院长赵应玲硬是说:没事,正常。就这样,陈伟君又再次被关进了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紧急呼吁关注营救陈伟君,请伸出援手,帮助正在遭受迫害的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