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梅县李小乔、胡柏荣、陈冬先被迫害纪实

更新: 2019年04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

* 李小乔被逼流离失所

李小乔、女、今年50岁、黄梅县小池镇帅龙荡村人。1996年有幸得法,得法前患有心脏病、胃病、胆结石等疾病,更严重的是,1995年动了两次手术,花了万元的费用,她从此丧失了劳动力能,家中的负担全靠丈夫一人支撑。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小乔有事路过长江大堤,看到了晨炼的法轮功的人群,在老学员们的介绍下,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此后,她认真学习李老师的《转法轮》,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完全康复了,又从新参加各种体力劳动,家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疯狂迫害法轮功,并欺骗、煽动中国人民仇恨法轮功修炼者,为了澄清事实,李小乔出于做人起码的良知,逢人就说大法受冤的事实,为此小池镇610、政法委、综治办、村干部、多次到家骚扰,强迫她在三书上签名,不许她到北京上访。

2001年7月16日,李小乔和几位大法弟子在小池长江大堤炼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小池镇派出所恶警所长李春芳带领几名恶警驱车赶来,不由分说要她们上警车,大法弟子们不上,恶警们就强行将她们几人抬上车,拳打脚踢的将她们以所谓的“组织罪”非法审讯,并于当日上午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光碟等,然后将李小乔绑架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李小乔和几位弟子一起炼功、背法,看守所恶警张某某大骂她们,并叫来一姓孙的恶警,孙恶警听后唆使一群男劳改犯将她们呈“大”字形绑在梯子上,狠命的用木棍、竹板打她们,她们被打的脸部青肿、脸部鲜血直流,几人全身都打的青紫一片,动弹不得。更为恶毒的是看守所指导员费金水还用手臂顶住李小乔的下巴处,气都缓不过来,几乎奄奄一息,出于求生的本能,在昏迷中,李小乔在费金水的手臂上咬了一下,才使恶警放开手臂,而恶警费金水气急败坏,发了疯似的毒打李小乔,直至打昏后才住手。

四天后,恶警费金水又来到监号,叫李小乔背监规,李说:“我没有犯法,我只是做一个好人,我不背”,费金水气急败坏地,把李小乔脚镣手铐起来,用一米长的棍子在全身乱打,李小乔全身软组织受伤,小腿处被打的皮开肉绽。恶警问背不背:她答:不背,恶警又叫来刑事犯用木棍从小腿往上打八十棍。

象这种刑罚在短短的十来天共迫害过四次,为了抵制迫害,李小乔绝食抗议,而恶警费金水把她叫出监号,唆使男劳改犯把小乔全身捆绑在梯子上,用塑料管从鼻子插入胃里灌食迫害,灌至人昏死、口吐鲜血才住手,小乔绝食16天直至恶警将脚镣手铐打开才停止。

在李小乔被关押两个月后,她的丈夫到一看守所看她,恶警费金水向她丈夫敲诈200元钱才允许见,否则不让见,为了能见到自己的妻子,她的丈夫妥协了给了200元现金,(另送了100元礼物给黄梅公安局一科长)就这样非法关押六行个月后,小池镇派出所和黄梅县一看守所分别向李小乔的家人非法索要1000元才放她回家。而家里的经济损失达几千人元。

2003年7月,黄冈市国安局又伙同小池镇派出所、镇政府、村等单位强行抄了她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及大法资料,李小乔被逼得流离失所, 田地因无人管理而荒废,半年才敢回家。

2005年6月中旬,李小乔为了善良的人们不被江氏流氓集团流言毒害,和几位同修讲真相救度世人,被不明真相者举报,被黄梅县刘佐乡派出所以恶警所长石河求和另外两名男恶警驱车途中拦截,看见李小乔,恶警石河求上前一把揪着她的头发,抓住她的衣服往警车上拖,顿时她的头发被扯断,衣服被撕掉,鞋底被蹦裂开。同时还抢走了三部自行车,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然后,强行绑架到黄梅第二看守所迫害,十多天后,李小乔在第二看守所正念走脱,流离失所。而家中种植的蔬菜因无人去卖而烂坏,田地因无人管理而荒废。

* 胡柏荣被多次绑架迫害的奄奄一息

黄梅县第三人民医院妇幼保健医师胡柏荣,女,今年51岁,她从小身体虚弱,患有多种顽疾,虽然她父亲是当地名医,却无法治愈她的疾病。长大后她自己也成了一名医生,却也无法摆脱疾病的纠缠,长年服药。成家后,孩子上学,自己治病需要费用,家庭经济长期面临危机,从而导致夫妻不和。在家庭、经济、病魔三重折磨下,她对人生失去希望。正当她在人生生不如死的十字路口徘徊,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1999年4月的一天清晨,她在长江大堤上晨炼的人群中和法轮大法结缘了,从此开始了她的新的人生里程。她喜得大法后,按照师父《转法轮》中的要求去做,修心重德,天天坚持炼功。不久纠缠她的几十年所有疾病都神奇地不治而愈了,家庭夫妻不和,随着她的身体康复而充满了幸福的欢乐!

正当她对人生充满希望时,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利用中共开始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家庭及身心受益的胡柏荣出于做人的良知,上北京为大法、大法师父说一句公道话,然而等待她的是非法审讯、非法关押在镇派出所一天才放回家。

2000年7月12日,她再次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小池派出所胡美玲(指导员)、陈顺德二恶警绑架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迫害,胡柏荣为抵制这种迫害,绝食抗议。看守所恶警指导员费金水带领四五个恶警把她按在地上强行灌盐开水;她的脸被盐开水烫起了很多大小不等的水泡。后来怕弄出人命,影响不好,才停止继续迫害,这次迫害51天才放她回家,而看守所向她丈夫索要所谓伙食费1020元才肯放人。

2001年4月3日,恶警陈顺德因患风湿脚痛病,到三医院治疗,在此之前治疗好长一段时间不见好转,胡柏荣看到后,出于善心就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实讲给他听,并建议他不妨炼法轮功试试看,谁知恶警陈顺德把这一番好话,当作迫害她的证据。第二天陈顺德、胡美玲二恶警到胡柏荣家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黄梅一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后;又送到湖北省狮子山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狮子山劳教所一姓高队长、张队长二恶警派两个吸毒犯日夜包夹她,即所谓“严管”,还强迫她写放弃修炼大法、辱骂大法师父的所谓“三书”她不写;两个吸毒犯将她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还警告她不许告诉任何人;否则还打。在迫害时恶警和包夹不许她说话,不到规定时间不能上厕所,进任何一个门都要喊报告,不准休息;身体从头到脚贴着墙站着;(即后脑、背、臀、小腿),两腿之间还夹着一纸条,如果被夹的纸条掉了,就被七八个吸毒犯用被子包着拳打脚踢,每次都打得她几乎窒息,她们才罢手。这种体罚姿势一天一站十多个小时。

而且,最痛苦的是每天都要听、看诽谤大法、大法师父的录音、录相。那种精神折磨比死还难受!每天还要强迫所谓的“军训”,实际上是变相的迫害,即单腿站立地上,另一只脚抬高,两只脚这样轮换站,每天要站十多个小时才能休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胡柏荣全身麻木,两条腿被折磨得不能行走,在她全身几乎瘫痪的情况下,几个包夹还不让她休息。而恶警高队长还说:“我这里什么刑罚都有,对你使用的只是小菜一碟”,胡柏荣一个月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才被所谓的“保外就医”放回。

要更为悲痛的是,在她被狮子山劳教所迫害期间,她的丈夫怕受牵连,影响正在读大学孩子的前途,要同她离婚并起诉到法院、,当她瘫痪接回家后,丈夫看见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双腿瘫痪。被中共恶党假、恶、斗暴行吓倒了,抛弃了相濡以沫的妻子、离婚而去。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这场迫害拆散。

胡柏荣双腿瘫痪后,丈夫留一个女儿给她,而女儿正在上海读大学。由于这场迫害,三医院的领导忠实执行江罗集团的黑命令“从经济上搞垮”,从迫害开始不安排她的工作、也不发工资,连基本生活费都不发一分钱,而她双腿回家后有所好转,但还不能参加体力劳动,想找点活干都不能,连上街想捡个破烂,卖点钱维持最低生活,双腿都不能听使命。没办法只好投亲靠友,四处借钱维持女儿学费、自己生存……。

胡柏荣被迫害到这种地步,而邪恶的“610”、还不放过她,2002年6月中旬,黄梅县“610”、小池派出所,伙同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公安局将胡柏荣从三医院的宿舍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办公室,黄梅县“610”的恶警用手在她脸上抽耳光,狠命地用气尽力地打,打得她双耳闭气、胸闷、头要晕倒才住手,后来双耳很长时间听不见。然后将她交给九江恶警迫害,在九江迫害一天一夜,看她双腿站立不稳才将她放回。

2004年7月,小池镇派出所恶警所长陈洪刚叫院长郭再清将胡柏荣叫到院长办公室,当胡一进办公室,郭就将医生护士赶走,然后,打电话叫派出所来车、来人将胡柏荣非法绑架,并乘她不在家,冲进她家抄家,抢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家中一片狼藉!然后将胡柏荣强行架到镇派出所二楼办公室,在办公室陈洪刚叫来四五个警察,将胡柏荣围住对她大喊大叫威胁,然后,五个人将她推到墙边,一边站一个人将她的一双手用力向墙撑着,;双腿也是一边一个人这样撑着,然后,一个人用书卷成筒子打她的脸部,脸被打肿、打青;双眼被打肿的只剩一条缝,后被她正念制止才停手。而恶警陈洪刚还说:“我就是调来小池迫害法轮功的。”

2005年9月4日,黄梅县“610”、小池镇派出所,再次伙同三医院院长郭再清诱骗胡柏荣,说是到院长办公室补领生活费,骗到办公室,隐藏在院长办公室的几个恶警疯狂而上,将胡柏荣从医治三楼办公室拖到一楼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由恶警游志友和两名恶警把她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每天恶警、邪恶的帮教都向她灌输歪理邪说,她不听,邪恶的帮教打她;她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和帮教就扑上来用毛巾堵她的嘴。并用两人抓住她的双腿,把大法的书塞在她的脚下。只几天时间,她的身体严重不适、不能进任何食物;每天双腿都在抽筋。就在身体迫害两腿瘫痪到这程度下洗脑班还不放她,逼她写所谓“三书”才放她,被她严词拒绝。胡柏荣告诉恶警:“我是活着进来的,如果被你们迫害死了,你们要负全部责任!”并将此话告诉医院陪教的人。后来洗脑班将她送到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医院检查;确诊是全身神经损伤后才肯放她,而三医院院长听陪教人电话后,怕承担责任,派副院长到洗脑班把她接回。

为此,我们呼吁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和正义人士,共同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也希望所有有良知的世人赶快清醒!为所有受迫害后的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也是给自己定下一个美好的未来!

* 陈冬先被“610”强制从二楼跳下去

陈冬先,女,今年58岁,小池镇新河村人。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类风湿、颈椎突出、特别是患子宫肌瘤长期经血不断,多方医治无效,长年服药不愈。得法后,炼功不到半月,各种症状消失。

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一阵阵黑云压在法轮功修炼者头上,修炼的环境受到严重的破坏。陈冬先面对这种情况,去了镇派出所请给予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而派出所警察说:“有本事到北京告状去”。陈冬先无奈,只好到北京上访,一到北京就被北京公安局绑架,关押一天后才释放。回家后,镇派出所恶警所长陈明、指导员胡美玲(女)就把她绑架到黄梅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关押半个月后强迫她交以了280元钱才放回。

陈冬先由于长时间得不到炼功,她的病又发了,她又回到江堤上炼功,由于不明世人举报,胡美玲等一伙恶警驱车赶到江堤,绑架了所有学员,并将她绑架到黄梅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在关押期间,黄梅公安局一科科长董仲雄逼他骂师父、骂大法,陈冬先不同意,并说自己的病是炼功炼好的,师父叫我们做一个好人,怎么能骂人呢?董仲雄便装出伪善的样子说:“我骂一句,你跟着骂一句”。陈冬先不同意,董便露出狰狞的面目恶狠狠的地说:“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就送你劳教,把你整死。”一会又说:“明天就放你回家好吗?我是看你年龄大了,不愿送你劳教,就方便你一下,我也好向上级交待”。其实是电。视台要拍污蔑大法的报导,事先在看守所隐藏好,设好的圈套。

2000年5月底,陈冬先再次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镇派出所骗去,把她关押在派出所二楼办公室,恶警指导员胡美玲一进门,就用一碗刚打来的开水,从陈冬先头上往下淋,其中难受可想而知;然后用手打耳光五六分钟,手打累后,用穿皮鞋的脚,在裆部、小腿骨乱踢,边踢边骂:最肮脏、最下流的话都骂尽了,然后逼陈冬先从二楼跳下去死,死一个少一个。这还不算,他们还将她的女儿、女婿(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养子,叫来派出所二楼办公室逼着她们骂大法、骂陈冬先,不骂就开除她们的工作,个中情景可想而知!

当晚,镇“610”来了4个人,还逼她的养子一起来二楼办公室,在办公室还有派出所恶警王勇,逼着陈冬先跳楼自杀,陈冬先被逼着从二楼窗口跳下,跳楼后她下巴正好被一楼上部沿墙架设的电缆线挂住一下,下巴处外皮顿时被撕裂开鲜血直流。由于电缆挂住一下,减缓一下落地速度,落地后将左腿膝盖骨摔成粉碎性骨折。看见陈跳楼后,“610”4人溜走了。而恶警王勇从楼上下来,看见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的陈冬先,还破口大骂:“为什么不摔死!”而人性全无的恶警,不叫救护车,还在一旁监视。养子只好将母亲从落地处背到派出所大门口等死。

将近天亮时,派出所看门的出于做人起码的良心,再也看不下去这一幕,跑到后边宿舍大喊要出人命,又叫来陈姓司机用车将陈冬先送到小池镇医院包扎一下,等女儿等亲属赶到后又送往黄梅第三医院抢救治疗。

在医院不到三天,派出所又来骚扰,九天逼着医院要陈冬先到出院,而把她绑架到黄梅第一看守所关押,十一天在她腿还没有康复,就把她送到武汉狮子山劳教所迫害。刚送到劳教所连劳教所的警察当着小池镇派出所恶警胡美玲面大骂:“连个要死的人都送来!”拒收。而胡美玲则跟他们拉关系,讲好话好长时间才接收。

四天后陈冬先又被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迫害。在沙洋劳教所被恶警和包夹逼迫站军姿、背着双手做蛙跳、强迫转化,一天不转化就一天接受这种刑罚。可怜的她的左腿膝盖骨因粉碎性骨折而上了钢筋固定,而未痊愈就送来劳教,而这一折磨就更是雪上加霜;不长时间里面的钢筋就离位了,在皮外就可看见凸出的钢筋,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认识陈冬先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位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关心别人的好人,也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大法才变成这样一个完全为着别人的好人。以假、恶、暴为特性的中共邪党,残酷迫害象陈冬先这样千千万万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是多么邪恶;是多么惨无人道!真是天理难容!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人名单:董仲雄、费金水、张某某、孙某、陈洪刚、吕海傲、陈明、胡美玲、王勇、李春芳、石河求、郭再清

电话:
李春芳 0713-3438989
陈松华 (副所长 )0713-3438398
黄成杰 0713-3433381,3430553
王云雨 0713-3435108
游志友 0713-3436158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