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西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并强行抽血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日】2006年5月14日,揣翠军、张桂兰、陈百合、汪秀花等四名大法弟子和一名司机刘云江在迁西县渔户寨乡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该乡派出所伙同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非法绑架了他们五人。揣翠军、张桂兰、陈百合、汪秀花四人被非法起诉,揣翠军、陈百合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其他三人均取保候审。

两个半月来,迁西610及政法系统恶人采用威胁、利诱、欺骗、恐吓、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等手段非法折磨大法弟子,强加各种罪名,编造伪证,公开起诉了揣翠军、张桂兰、陈百合、汪秀花,扬言要将他们判刑、劳教。

在看守所里,恶人强制抽取了这五个人的血,强制照像。据说,每个被关到看守所的人都被强行抽血、照像。

所有指使、参与的人,你们为什么要强行抽取被关押人的血液?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违法的事,你们已经严重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已经令天怒人怨,人神共愤。当对中共的审判开始的时候,所有追随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人都罪责难逃!

以下是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事实:

1、揣翠军,被恶人强行摁住抽了血,被戴上手铐、脚镣强行照了像。揣翠军在看守所为抵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迫害,被非法野蛮插鼻管灌食两次,恶警说灌的是豆奶粉,其实很可能灌的是浓盐水(绝食的人被灌盐水,胃里非常痛苦),强制戴手铐、脚镣半个月(死刑犯才这样对待)。

在非人的精神与肉体折磨下,揣翠军出现了严重病症。6月17日下午,揣翠军在中医院外科被确诊为肾结石(迁西县中医院有她的病历),此前她已经疼得用头撞墙,冒一身冷汗。带她看病的看守所恶警李元轶没有把她留在医院治疗,而是带回看守所,并伙同看守所个别恶警散布谣言说揣翠军是装的,又说即使检查出病来也决不放人。看守所看揣翠军疼的受不了,每天给她打止痛药缓解疼痛,并没有给予真正的治疗。揣翠军家属多次要求见人都被无理阻拦。揣翠军的母亲身患糖尿病、心脏病,因思女心切到公安局副局长王幼平那恳求见一下生病的女儿,王不但不予以答复,反而叫来国保恶警要把老太太拘留,老太太又惊又吓,心脏病、糖尿病复发,卧病在床。揣翠军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她的身体状况现在如何,没人知道,令人担忧。

迁西县检察院起诉科恶人郝海涛,非常邪恶的说揣翠军在看守所“闹腾”,就冲着她的态度不管证据不证据至少判她三年,并说他们这是“政治问题”,让别人也不要管。

2、张桂兰,与陈百合是夫妻,两个孩子在外地上学。张桂兰被迫害的严重脑供血不足,头晕目眩,不能进食,不能走路,持续七、八天后,恶警怕她死在看守所里,才将她放回家。回来后,恶警仍不放过她,指使、威胁、欺骗不明真相的亲人,以放回陈百合为诱饵,逼迫她做伪证,曾两次被逼迫得病情加重,到医院输液。陈百合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3、汪秀花,无工作,靠办托儿所维持平日的生活,家长、孩子都非常信任她,自从5月14日被非法抓捕后,迁西县政法委不顾孩子家长们的恳求,指使教育局强行将她的托儿所非法查封。

4、司机刘云江,被抓当天,为了逼供,迁西城关派出所恶警狠抽他嘴巴,非常残忍地把两个胳膊拧到背后戴上手铐再吊起来(用此刑三次),手腕上伤痕累累,还用绳子捆住手脚,然后用皮管子抽打他。后来家人出钱取保候审,但公安局仍继续逼迫他做伪证,刘云江夫妇不忍陷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万般无奈,转兑了赖以生存的综合商店,被迫流离失所。

在过去的七年里,迁西大法弟子本着大善大忍之心,冒着被抓、被拘的危险,用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做成真相资料,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和超常的毅力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功真相。作为610、国保大队以及政法系统,你们是直接接触大法弟子最多的,你们最应该知道大法弟子是以“真善忍”为原则做好人的,不仅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而且对社会是有益的,只因为某当权者小人的嫉妒导致了这场血腥的迫害,他们不应该因为做好人而受到迫害。

我们呼吁立刻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揣翠军、陈百合,撤销对大法弟子的非法起诉,停止迫害无辜的好人。呼吁迁西父老乡亲,识正邪,明善恶,伸出正义之手,用您的每一个善念,每一句真话,匡扶正义,捍卫我们共同的良知和道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后,我们再一次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立即停止做恶,唤醒你的良知,用实际行动赎回你的未来。所有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不要为暂时的利益,造下你用生命都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