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蒙阴县大法弟子伊淑玲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一日】伊淑玲,女,37岁,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茶沟村人,1991年师范学院毕业后任教于蒙阴一中二分校(后来的蒙阴实验中学),工作认真、负责。伊淑玲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经担任高一七个班的地理课,每周二十一节课,有时一天连续讲五节课,加上晚自习值班,又忙又累,但她从不抱怨。她是学校里的地理骨干教师,荣获过县级优秀教学成绩奖,曾在《中学地理教学参考》上发表过省级论文,并多次获得地区论文比赛一等奖。

伊淑玲曾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她为人善良,真诚实在。在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她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迫害的几度流离失所,曾经深爱她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在2003年与她离了婚,十多岁的女儿判给了丈夫,伊淑玲被迫害的家庭破裂,亲人离散。

* 被蒙阴县610野蛮迫害

2001年4月份的一天,伊淑玲正在给学生讲课时,被恶警强行绑架到蒙阴县610洗脑班进行长达2个多月的迫害,期间她被强制灌食。7月份伊淑玲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6月伊淑玲在新泰被绑架,关押在新泰看守所,因坚持炼功她的脚趾盖被一副所长用皮鞋踩、挤碾伤,五、六天后被转到蒙阴看守所。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伊淑玲坚持绝食反迫害,看守所的恶警强行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并强行将她带到蒙阴县中医院强行鼻饲(从鼻中插管灌食),在野蛮的灌食迫害中,五、六个人有摁头、有压胳膊、压腿的,蒙阴县610恶人邢宪英(此人已现世现报)对伊淑玲破口大骂、砸她的头,并指使她的姐姐咯吱她,医生人性全无的用开口钳撬碎她的大牙、门牙,鲜血直流,在每次长达1个多小时的摧残中,伊淑玲发出的声声惨叫让人心颤。她被迫害的严重脱水,眼睛发涩、眼珠转动困难,蒙阴县看守所怕出人命,又将伊淑玲被送进蒙阴县610洗脑班继续迫害。

伊淑玲的小腿肌肉开始萎缩,扯的心脏发慌、发闷,她身上发出难闻的腐臭气味,苍蝇在她身上乱飞,生命危在旦夕。在这种情况下,蒙阴县610洗脑班仍不放人,反而变本加厉、实施更加疯狂的迫害:蒙阴县610伙同常路镇农村基金会以伊淑玲的三哥欠基金会的钱为借口,将伊淑玲的三哥绑架到蒙阴县610,之后又将伊淑玲的三嫂绑架至蒙阴县610,后又假意放伊淑玲的三哥回家,谁知刚进家又被常路镇农村基金会抓去,遭到殴打,打的腰部疼痛,直不起腰,大约2天后,又被蒙阴县610叫去。伊淑玲淑玲的三嫂回家后,基金会恶意上门骚扰,以牵走猪羊等对伊淑玲的三嫂进行威胁,并将伊淑玲的三嫂绑架到常路镇农村基金会,对伊淑玲的家人进行精神折磨。

蒙阴县610头子类延成等人又绑架了伊淑玲的三姐、四姐和年近74岁的老父亲,并让绑架来的家人给伊淑玲灌食,当时山东省蒙阴县610恶人付守忠(从职业中专抽调的教师)在旁边煽风点火:我就不信这么多人灌不进去!灌!恶人们疯狂向家人施压的目地一是强迫让伊淑玲开口吃饭,以便尽快送往劳教所进行迫害;二是即使伊淑玲在蒙阴县610被非法关押期间死亡,它们也不用承担责任。邪恶之徒妄图以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让伊淑玲放弃以绝食对非法绑架的抗争,摧毁伊淑玲对大法的正信,采用的流氓迫害手段人所不齿。

此时伊淑玲身体极度虚弱,在这种情况下,蒙阴县610仍决定对伊淑玲非法劳教三年,于2002年8月底将站立不稳的伊淑玲送往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伊淑玲被送往劳教所时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又惊又怕,蒙阴县610洗脑班爪牙类某某(联城乡人)狠命的打了她一耳光,蒙阴县公安局卞大勇狠命的掐着伊淑玲的胳膊将她塞进车内。

* 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的阴毒迫害

伊淑玲被非法关押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五大队后,五大队恶警牛学莲(队长)、恶警赵杰不顾伊淑玲身体极度虚弱,逼迫她坐在小木凳上,两腿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一天十五六个小时,一动也不准动。坐的时间长了,疼痛难忍,伊淑玲干脆站起来,当时负责看管伊淑玲的倪冬梅(邪恶犹大)跑过来又拉又撕又打,口口声声说:“队长叫我们严加看管你们的,否则就扣我们的分。”(注:劳教所非法设立,每扣十分,加期一天)。恶警牛学莲、赵杰指使犹大华凡、倪冬梅、杨炳梅、荣凤菊轮番做她的所谓的“转化工作”,围着她不停的说谩骂师父和大法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对她重复着邪恶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谎言,甚至吃饭时也围着她不停的说,并趁伊淑玲睡觉时拿起她的手在诽谤大法的材料上摁上手印,第二天又以此来戏弄伊淑玲,这种惨无人性的精神摧残使她感到极度窒息,每时每刻都象伤口上撒了盐一般被强烈的刺痛着,这种窒息的感觉压抑的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伊淑玲在这种邪恶的高压下违心的转化了,被转化后的她明明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却不得不违心的去说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这种最邪恶的精神摧残让伊淑玲的精神几尽崩溃,每时每刻心都在滴血,每分每秒都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经受着极度的煎熬。相信曾经在邪恶高压中被强制转化过的学员都有这样的感受:这种背离大法的痛苦,那是来自生命深处的痛苦──对生命的绝望与前途的无望!

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经过静心自省,伊淑玲从新坚定了修炼的路,同时清醒的认识到作为修炼的人向邪恶妥协是不对的,应该做出严正声明:声明自己在高压迫害中不清醒时违心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在一次班组会上,她流着泪喊出了压抑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恶警气急败坏的又一次将她隔离,并安排包夹华凡、倪冬梅、杨炳梅轮番对她进行迫害,整天整夜不让她睡觉(当时杨炳梅出于同情,便让伊淑玲稍睡一会,被查岗的恶警发现,要罚她的分,她们就再也不敢让她睡了),她们迫使伊淑玲不停的在房间里走,走着走着极度困倦的她便撞在墙上、铁架子床上;一坐下便不自知的睡着,这时她们便用手指直戳她的喉部,吓的伊淑玲一激灵,包夹华凡曾为不让伊淑玲睡觉将她的手掐破,她们还时常痒痒、咯吱她,那种感觉象虫子在身上爬,钻心的痒。伊淑玲被熬的脸色蜡黄,一位大年纪的学员陪着伊淑玲时说:要叫你娘看到不心疼死了!就这样熬大鹰持续了约一个月。恶警牛学莲见熬大鹰不能动摇她的正念,五大队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渐多,便邪恶的决定把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分散到其它队强制转化,2003年3月伊淑玲被分到一大队。

伊淑玲被转到一大队后,一大队恶警王淑贞(队长)安排泰安的王红梅看管她,该人脾气暴躁、极端偏激、自私、神经质,她因过够了像动物般被管理的劳教生活的,极度渴望回家。在劳教所严酷环境中她曾与别人两次打架并被罚分,因不确定罚了多少分,她忧心忡忡,回家的日期控制了她的喜怒哀乐,恶警王淑贞利用这一点操控她实施对伊淑玲的迫害。伊淑玲因不愿向恶警喊报告而遭恶警禁止大小便,让深夜才睡觉,并让王红梅受同样的罪,王红梅所满腹的怨气全撒到伊淑玲的身上,对伊淑玲百般刁难,曾一耳光使伊淑玲的腮帮迅速红肿。但伊淑玲总是诚心对待她,开导她如何做人、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向她讲述自己如何按真善忍来克服自己的不足,如何为别人考虑,她深受感动。王红梅解教时对伊淑玲说:你是我在劳教所这近三年时间里最愧对的一个人,并留下她的通讯地址,有困难的时候可以去找她。

一天恶警刘玉兰(劳教所副所长)让伊淑玲写修炼体会,说看看你的个人修炼体会,要是学大法真好的话我也炼,其真正目地是从中找到转化伊淑玲的突破口。伊淑玲写下了自己几年来的修炼过程和体会,恶警耿筱梅拿去后,它们便邪恶可笑的从中寻找转化伊淑玲的突破口,它们认定:伊淑玲曾在班蒙阴县610邪恶洗脑班班放弃绝食,她一定怕鼻饲的折磨。于是邪恶的设计了逼迫她出声背经文、关禁闭室、在水、饭菜里下药、逼迫她不吃饭、强行鼻饲以达到强制转化伊淑玲的环环毒计。

首先,恶警姜立杭(劳教所所长)及恶警王淑贞等设下了诱骗伊淑玲进禁闭室的圈套。恶警指使陪着她的包夹干扰她默背经文,造成她心理上的矛盾,她多次抗议:我在五队是允许默背经文,一队为什么不能,我背经文又不影响任何人,如果不让我默背我就出声背,难道把我想问题的权利也要剥夺吗?恶警不想让伊淑玲识破他们的诡计,就当着她的面告诉陪着她的包夹说:“别干扰她让她默背。”恶警两面三刀,私下又指使包夹对伊淑玲加大干扰力度,造成她出声背的状态。其间恶警王淑贞咯吱伊淑玲,曾用钢笔尖戳她的嘴,用手拧她的嘴,使她的两腮起皮,嘴皱起变形,恶警邪恶的嘲笑她成了老鼠嘴。最终以伊淑玲出声背经文违反“所规所纪”为借口把她拖进了禁闭室。伊淑玲质问恶警王淑贞凭什么把她管进禁闭室?恶警王淑贞得意自己设计的天衣无缝的圈套:谁让你背经文来?伊淑玲说:你们把我陷害进来的。

“非典”流行期间,恶警轮流值班,先是以耿筱梅(副队长)为首的几个恶警值班,伊淑玲被吊了起来,达七、八天之久,吊得脚肿得像面包,红肿又从脚延伸到小腿,然后放下来又成“大”字型绑在床上,而且恶警耿筱梅故意选高低不平的床板,硌的她浑身疼痛难忍,达七、八天。在这期间除吃饭外,她的嘴基本上用胶带纸封着。恶警张咏梅、耿筱梅、刘建惠等用胶带纸围着她的头、嘴缠了一圈又一圈,用布条缠头、嘴,样子像头部受重伤的伤员被包扎了。后换了恶警王淑贞为首的一班,恶警王淑贞表面上关心的样子给伊淑玲松了绑,并流着眼泪(鳄鱼的眼泪)揽着伊淑玲说几天不见怎么瘦成这个样了,并让她去洗澡,善良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洗澡水里下了药(药有安眠药、使她腹部疼痛的、嗓子哑等药),床上换上用药物泡过的床单,换上床垫(拆开填上药再缝好),一天恶警王淑贞指使犹大一天不让伊淑玲喝水,到了晚上才让喝,可是她越喝越干,舌头变硬,嗓子也哑了,腹部疼痛,她意识到下了药,当时她悲愤的流下了眼泪。实际上凡是她能接触的东西都用药处理过,地面、她的衣服都有。

为骗她吃带药的饭恶警使尽了伎俩:把她买的饼干、西红柿注射进药;五大队恶警孙娟休完产假上班,她特意来看望伊淑玲,对伊淑玲极尽同情和怜爱,对伊淑玲说:“我有吃奶的孩子,能骗你吗?这奶和饼干是给孩子吃的,特意拿来给你,先给她点水喝!”伊淑玲吃后难受,知道上当了。伊淑玲要买3个生鸡蛋,第二天包夹给伊淑玲拿来,她打开一个生鸡蛋喝了,万万没想到生鸡蛋也被恶警做了手脚,吃后不长时间她就难受,伊淑玲小心揭开鸡蛋壳看了看,鸡蛋壳内膜上还有白药面。几番上当后她再也不敢吃饭喝水。当时正值夏季,极度缺水的她痛苦不堪,她质问恶警王淑贞杀人犯也应该给饭吃、有水喝,更何况我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不给?恶警王淑贞说:“怎么不给,这不就是饭水吗?(指当时放在伊淑玲面前的饭)”伊淑玲说:“饭水里有药。”恶警王淑贞说你胡说。恶警从来不承认里面放药。实在渴极的伊淑玲喝便桶的水,恶警发现后也把里面洒了药。当时济南正值高温酷暑的夏天,禁闭室墙壁被晒得烙人,室内像蒸笼一般,极度缺水的她五脏六腑像被焚烧着一般,觉着随时有炸裂的可能,伊淑玲失去了生存环境。恶警们费尽心思在饭、水里下药无非是逼迫她不吃饭,为强行鼻饲作铺垫。

2003年6月初的一天下午,正值一大队全体学员吃晚饭时,她从禁闭室跑了出来,抓着大铁门朝我们喊:我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请善良的人来救救我!当时她已瘦的皮包骨头,严重脱像,很吓人。恶警也没想到她能跑出来,惊慌至极,气急败坏的把她拖回禁闭室,扔到洒有药水的地面上,药水浸湿了她的衣服,她又被吊了起来,因药水被身体吸收,她上吐下泻,腹部剧烈疼痛,疼的直不起腰来。第二天早上恶警王淑贞用铁勺挖破了她的嘴唇,又用药水泡过的布塞满了她的嘴,然后用药水泡过的布条使劲勒她的嘴,再层层捂上手巾,再层层勒,达四、五层,再用胶带缠,药物的发作使她痛苦的死去活来。恶警王淑贞从监控器中眼睁睁看着,过了一小会,恶警王淑贞把胶带剪开几处她才得以喘口气,随后她的嘴开始糜烂。三、四天后又要准备给她灌食,恶警王淑贞想强行把稀饭灌到伊淑玲嘴里,遭伊淑玲拒绝后,恶警王淑贞把饭倒在她身上,饭水湿了她的衣服。大夫说:摁住她好好灌。鼻饲后伊淑玲想换条裤,因裤子上有饭水,饭水里有药,包夹给她脱了。恶警王淑贞赶来说:别给她穿!后来恶警王淑贞到处宣说伊淑玲学法轮功学的没有了羞耻感,扒了裤子不让人穿,光着身子。

一次灌食后伊淑玲吐了出来,红药面、绿药面吐在床单上,太显眼了。伊淑玲质问恶警王淑贞:“没给我下药,这是啥?”恶警王淑贞:“这就不是药,擦掉”。邪恶之徒为了加大对伊淑玲的迫害,一天灌三次食,而且灌的食极稀,伊淑玲十分饥饿。她的鼻粘膜严重充血,鼻饲后她经常大口大口的吐血。恶警们妄图以这种疯狂摧残迫使她尽快妥协,也是环环毒计中最关键的一步。恶警邪恶的勒伊淑玲的嘴,并让包夹们也勒伊淑玲的嘴,它们每次都是用四、五根长达一米、用药物泡过的布条勒,三、四块用药物泡过手绢塞嘴,再加上七、八根绳子吊绑她。在以后包夹们勒嘴过程中恶警王淑贞嫌她们勒的不够狠,她便咬着牙狠命的将伊淑玲的嘴勒住并系结实示范给包夹们看,此时伊淑玲的舌头被勒的不能动弹,发不出一点声音。嘴不能发声,她便靠鼻音背经文。绑的次数多了,伊淑玲摸索出一点经验,勒嘴后她艰难的使舌头有活动余地,她又能大声的背经文。

一次恶警王淑贞听着她背经文,气呼呼进来,解开封嘴的布,一把向她糜烂的嘴唇抓去,顿时鲜血直流,鲜血浸湿她的褂子、内衣,恶警张冬梅犹豫了一下,问恶警王淑贞还勒、封嘴吗?恶警王淑贞说:勒!第二天鼻饲的大夫看着上衣的鲜血,问伊淑玲怎么回事?伊淑玲说:恶警王淑贞用手抓破的。恶警王淑贞反咬一口:伊淑玲真会血口喷人!除灌食外,伊淑玲的嘴大部份时间被捂着、勒着。为加大迫害的力度,经常换塞嘴的手绢,每次从她嘴上撕下来的手绢(手绢已粘在肉皮上)都沾满烂肉、脓血,并发出了强烈的腐臭味,直到有一次勒的伊淑玲差点背过气去。她开始全面抵制,她紧咬着牙,勒完后她牙一松,舌头便能活动,她便把塞的布吐出来,恶警又勒,伊淑玲把塞的布又吐出来,整整折腾了一晚上,恶警见实在勒不住她了,便放弃对她勒嘴的迫害。为尽多的让伊淑玲多吸收药,恶警及包夹用药水拖地,空中洒药面,床垫拆开填上药再缝好,被子、床单、衣服全洒了药,只要伊淑玲一入睡恶警便上她身上直接洒药,她的床垫都是湿漉漉的;加上禁闭室尿味,药味,而且又没窗子,室内空气污浊、臭不可闻。这次吊的时间更长,直到她脚腿呈紫黑色,才又被成“大”字形绑在床上。以后大部份时间都绑在床上或吊起来。后来恶警发现吊着伊淑玲时她不容易睡(不便于药物迫害),便强行摁着她坐在床垫上,双手吊绑着,开始她还能站起来,恶警便又把她的胳膊、手死死捆在竖起的铁床架上,(伊淑玲想站起来都不可能了)很快她的胳膊被吊绑的糜烂,结痂后又被恶警冯赛用绳子勒去。她大喊着揭露恶警王淑贞等人对她的迫害,气急败坏的恶警王淑贞穿着鞋踩在她身上解开竖起的铁床架(把伊淑玲再绑在床上)。后来恶警领着医生来灌食,她便喊:张冬梅(王奎彩等)领着人给我灌有药的饭!这有力的震慑了恶警,恶警们便不出面了,只让包夹看着灌食。

2003年“七一”那天,一大队被迫害的学员正在电视机房开会,恶警王淑贞正得意洋洋的讲着话,突然传来了伊淑玲的声音:王淑贞你给我灌有药的饭,有药的水……,刚喊几句,她的声音便嘎然而止,包夹又勒她的嘴。恶警忙说:别勒,好不容易治好的。这是恶警们干的坏事,怕把伊淑玲送到神经病院时被人看到。恶警们时常在班组里宣扬:伊淑玲学法轮功学的精神失常,没有了羞耻感,扒了裤子不让人穿,光着身子;饭都不敢吃,怕给她下毒,看任何人都象是要加害于她。加上迫害发生在禁闭室,所用手段是在背地里、不可告人的状态下进行的,并极其隐晦的掩盖着它们迫害的罪行,因而很多学员误以为伊淑玲真的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伊淑玲被关两个月禁闭室期间,吃、喝、拉、撒、睡等最基本的生存权都被剥夺,受尽了炼狱般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恶警们环环毒计尽施,妄图强制转化伊淑玲的阴谋彻底破灭。当时任蒙阴县610办公室主任的类延成、焦玉香与女子劳教所互相勾结,密谋把她送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实施迫害。

* 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蒙阴县610狼狈为奸

2003年7月的一天,蒙阴县610类延成、焦玉香、蒙阴一中二分校工会主席张华功、蒙阴县610迫使伊淑玲的家人来到劳教所。伊淑玲向家人诉说其所受迫害,恶警王淑贞无耻的对伊淑玲极尽诽谤之能事:恶警们如何如何关心伊淑玲,为了伊淑玲,忙的没法好好照顾孩子,伊淑玲如何不领情,骂它们是邪恶之徒,伊淑玲如何不正常,没有了羞耻感,扒了裤子不让人穿,光着身子;饭都不敢吃,怕给她下毒,怀疑任何人都象是要加害于她。结论是伊淑玲得了精神病,需要到医院查一下。伊淑玲对家人说:坚决不能去,千万不能去,否则被当成神经病治了。家人不同意到医院检查,恶警说:由不得的你们。一使眼色,恶警冯赛等架起伊淑玲便塞进车内。伊淑玲被强迫到医院做了鉴定,恶徒给她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一天,学员正在车间劳动,忽然听到伊淑玲的声音:我没有精神病,看着她正被几个包夹拖着向外走。

蒙阴县610头子类延成、“副主任”焦玉香与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互相勾结,把她送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把一个理智正常的人当作精神病人迫害长达两个月。劳教所和医院已密谋好,大夫和护士都清楚她没有神经病,但仍对伊淑玲注射摧残神经中枢的药物、鼻饲药物等迫害(用药后,伊淑玲嗜睡、萎靡不振,曾两次晕倒),并向其家人索要医药费三千元现金,且药费单子被类延成没收,以免将来留下迫害证据。当时负责伊淑玲的主治大夫是王主任(此人身高约1米65,圆脸)。王主任多次对伊淑玲讲:给钱,给你开个证明,说你是某某神经病,你就不用回劳教所了,有了终身保护符。最后,蒙阴县610勒索家人六千元现金后,把迫害的不成人样的伊淑玲放于2003年9月份放回家中。出院时劳教所管理科科长田薇、蒙阴县610头子类延成、焦玉香、主治大夫王主任共同密谋,强制伊淑玲服下不明药物,导致伊淑玲精神兴奋,回家后白天、晚上睡不着觉,出现幻觉、幻象、手、胳膊哆嗦等精神病症状,目地让伊淑玲的亲朋好友知道她确实得了“精神病”。回家后她坚持学法,四天后症状全部消失。由于在狱中经常遭到用布条长时间勒嘴唇的刑罚迫害,致使她嘴角溃烂,在两腮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被前去探望她的同学戏称为“猫胡子”,手腕、脚腕都留下了绳子捆绑的疤痕。类延成为了掩盖对她的迫害,让她的家人保证:必须在她身体完全康复后才可返回县城的家。伊淑玲被送进山东省精卫中心实施迫害的同时,类延成、焦玉香、张华功分别在伊淑玲的同学、同事中散布伊淑玲得了精神病的谣言,诽谤伊淑玲在劳教所见了男人就脱裤子,疯的不成人样。后来伊淑玲到单位要求上班时,同事们说:原来小伊这么正常。谣言不攻自破。然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刚从精神病院放出来仅十几天,曾深爱她的丈夫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与伊淑玲离了婚,十多岁的女儿判给了丈夫,伊淑玲被迫害得家庭破裂,亲人离散。

从2001年她的工资就被蒙阴县610扣发,至今已累计扣发工资约5万元,罚款达一万六千多元。伊淑玲从精神病医院回家后,到单位要求上班,蒙阴县一中二分校就推给蒙阴县610.到蒙阴县610找,蒙阴县610说她没“转化”,劳教期未到不予理睬。伊淑玲说:“你们没有权力不让我上班,这样做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蒙阴县610“主任”崔华东说:“上这来讲什么法律?上劳教所讲去!”伊淑玲不但失去了家庭,就连应有的工作也被非法剥夺了。

在两年多的时间内,伊淑玲全是靠亲戚救济或这里打两天工那里打两天工艰难度日。直到2005年7、8月份,她被外县一家民营学校聘请为教师,算是有了稳定的工作,可才干了几个月,迫害又来了。

2005年10月29日是星期六,伊淑玲从外县打工单位赶回来看望女儿。晚上9点多钟,蒙阴县一中二分校的工会主席杜庆太及教员冯文学、冯友兰领着蒙阴县610、公安610的人员到伊淑玲家叫门,叫了二十多分钟伊淑玲也没开门,杜庆太等一中二分校的教员就走了,蒙阴县610、公安610的人员就在楼下道口守着,人车在楼梯口守了一夜。伊淑玲被逼无奈在天亮前从五楼窗子抓着绳子下到一楼走脱。

10月30日,蒙阴县610、公安610伙同蒙阴县一中二分校不法人员用斧头私自把伊淑玲房子的防盗门、木门砸开,非法入室搜查,把伊淑玲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把装饰墙壁的木板都撬了下来。不法人员把电视机、影碟机等搬上车拉走,而后不法人员将伊淑玲的房子换上新锁,房门钥匙由蒙阴县一中二分校带走。

这次迫害,蒙阴县610和蒙阴县一中二分校不法人员放风说:是让伊淑玲在什么什么材料上签字,让伊淑玲回单位上班。可有这样让人上班的吗?在楼下堵了一夜,是要把人绑架了去上班吗?!两三年来伊淑玲迫切要求、期盼着上班都不让上班,怎么可能突然一夜之间变得“如此恳切”的请伊淑玲上班了呢?有人说:“610就是不想让人过好日子,看着小伊工作有了着落过了两天舒坦日子,就想弄事。”学校老师说:“二分校也太不仗义了!伊淑玲吃不上喝不上的时候学校不管不问,甚至都不把人家当本校职工了,可这时候却配合610领着上门找伊淑玲,真是无耻!”

伊淑玲在班蒙阴县610邪恶洗脑班班和劳教所经历了人间地狱魔难,那种被肆意折磨的痛苦滋味是生不如死。当她发现610的人和车在楼梯口堵着时,她知道落入610之手等于重入虎口,被逼无奈,她冒险抓着绳索(床单撕开接下来的)。从五楼窗口下到一楼而逃脱。一大清早,许多人都看到了从五层楼的窗户垂下的床单绳索。人们知道了法轮功学员从五楼的窗子下楼的事实真相后,都说:“看把人家逼得。”有一位认识伊淑玲淑玲的邻居说:“弄得小伊家没家了,工作没工作了,这样一个柔弱女子(伊淑玲身高不足1米6,体重不过100斤)还不放过,真是太狠了。这不是要赶尽杀绝吗!”

伊淑玲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参与迫害恶警: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部份恶警警号:
所长:姜立杭 3732001
副所长:刘玉兰 、杨某某、侯秀云
田 薇  (管理科科长)
一大队长王淑贞 3732076 恶警赵杰和恶警王宁
一大队副大队长孙秀凤 3732057
恶警耿筱梅 3732060
恶警刘建惠 3732014
王奎彩(自说是蒙阴界牌人)、冯赛、史咏梅、张冬梅等。
所内岗位值班电话:0531--8555040转8030

五大队
牛学莲   警号3732068  电话:0531-83732068
刘春丽   警号3732088
曹冬燕   警号3732065
姜永宁   警号3732070
李丽娟   警号3732131
梁巧玲 孙娟 李春红 孔庆华 张红 江某某 王某某 马某某 聂某某

蒙阴县区号:0539

蒙阴县直接参与迫害人员名单
蒙阴县610汽车司机等  0539--4811681
蒙阴县公安610 王伟 0539--4271781转公安610(办)
蒙阴县一中二分校工会主席杜庆太 宅 0539--4806231,13954931866;
办公室主任冯文学  宅 0539--4278863
教导处副主任冯友兰 宅 0539--4806202.
有关单位责任领导名单:
蒙阴县610
主任崔华东:0539--4836789(宅电)、0539--4811681(办);
副主任焦玉香:0539--4811673(宅电)、0539--4811681(办);
副主任房思民:0539--4811681(办)
蒙阴县公安局:
局长张元学  0539--4271781转局长室
公安610主任张勇  宅0539--4818992   0539--4271781转公安610(办)
蒙阴县一中二分校:
校长雷建国   宅 0539--4808086、手机13869985866
蒙阴县委:
李友成 政法委书记  4272923
朱崇宝 专司迫害法轮功副书记
张广敬 县委书记
郑金启 县长
蒙阴县党政电话:
县委办 4271044
县府办 4271046
人大办 4271175
政协办 4271134
县纪委办 4272365
县政法委办 4271466
县法院办公室4271145
县检察院办公室4271295
县司法局办公室427105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