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市退休教师杨宝英及其家人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1日】杨宝英,女,今年61岁,退休教师,家住辽宁省阜新市西铁小区。她是位有30多年教龄的老教师,受人尊敬。她曾是沈阳铁路局的模范班主任。她教的班级曾被评为阜新市三好班级。由于工作踏实认真,尽职尽责,为了学生不考虑自己,她得了满身的病:神经衰弱,鼻炎,咽喉炎,颈椎骨质增生,膝关节炎,肺结核,天天与药相伴,生不如死。

1996年4月,杨宝英喜得大法,这些疾病都不翼而飞,人生第一次感受无病的幸福,体重也由80多斤增加到120多斤,心情舒畅,精力充沛。可好景不长,从1999年7.20开始,江泽民出于自己强烈的妒嫉心,出尔反尔,不顾法轮功学员的呼声强加罪名,栽赃陷害步步升级,弄的不明真相的世人信以为真。

1999年7月21日,她和女儿(杨明哲)进京上访,想说一句真话:“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没到信访局就被巡警抓到北京丰台体育馆,受到打骂,暴晒,干渴,饥饿的折磨,夜晚硬把她们拖上火车,押回本地西铁派出所。她和女儿一连四夜没睡觉,三天没吃饭,在派出所的水泥地上坐着,下边凉,上边热,蚊子咬,臭气熏。从那以后她们家就成为公安部门的“黑户”,杨宝英也就成为看管的重点人物。电话监控,专人监视,特务跟踪,单位通告,上门骚扰,公安抓捕,亲朋好友受到株连,寝食难安。

1999年11月26日。她和女儿又一次进京上访,12月19日被抓(她已和女儿分开)次日被送回本地。关押在阜新市新地看守所。在这期间她家的灾难连连。90多岁的老母亲瘫在床上,大小便失禁,天天喊着她的名字。她的儿子精神受到刺激,达到崩溃的地步,多次用拳头砸碎玻璃,手上的鲜血多次流淌不止送进了精神医院,每月费用2500元。她老伴儿杨东阁渴望她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因为她坚持信仰不写所谓的“保证书”,海州公安分局副局长(李俭)和政保科的人硬是不放。这时又传来不幸的消息,她女儿在北京因给其他大法弟子送信,被堵在楼房里。万般无奈从四楼窗口跳下不知怎样。(后得知,坐骨神经受损,脚严重摔伤已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每翻一次身都要昏过去,刚好转一点,在北京又被非法抓捕,2000年2月被送回阜新看守所,5月30日被海州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在阜新教养院关押,后又加期半年受尽折磨。)她老伴简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这时正值农历新年,她老伴吃不下饭,经常望着这空荡荡的屋子发呆,痛不欲生。这好端端的家刹那间却变的如此破碎。杨宝英被关押四个月,2000年3月中旬保释。

2001年6月12日下午4点左右,阜新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赵某(现任民政局副局长)、副科长张奇、冯国平、张玄〈音〉、周涛、杨曙晨等十几人闯入她家(在4点前,公安局已到她所在铁路小学。该小学校长宋春艳配合公安,亲自打电话试探杨宝英是否在家)以欺骗的手段说她女儿杨明哲在教养院出事儿了。叫她们去解决一下,她们看出是圈套,推说家里没人照料。可公安局叫她老伴去了,接着杨宝英又被抓。她和老伴都被关押在新地看守所。(她老伴杨东阁,在看守所受到犯人的轮流打骂,整天叫擦地,不叫喝水,不叫大小便。在看守所呆了8天,每天只吃几口生面团,其他的都叫普犯要去了,人瘦的皮包骨。)她家又一次遭难,家里只剩下刚出院没痊愈的儿子,九十多岁瘫在床上的母亲。亲人们到处托人说她家情况特殊,生活又困难。公安局政保科勒索4000元把她老伴放回。杨保英被关押一月又花了5000元(其中2000元被恶人挥霍),放回后,听说公安局骗她家这些钱还没开收据,就和老伴去公安局要收据,一共去了五六次才勉强用作废的收据改一下日期草草了事。

2002年4月直到十六大前后,以有人举报和到派出所签字为名,公安局、西铁派出所、社区多次到她家骚扰,企图探听消息抓捕。她也只得在外流离失所七八个月。

2004年2月10日上午9点40分左右,西铁派出所片警许春利等五六个干警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去她家抓人,砸门撬锁,外面警车等候,并说:再不开门,把你家门砸开,大约撬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撬开,把门锁撬坏了,过几天又来撬门,对于干警没完没了的骚扰。杨宝英想:你们公安部门不能这样欺负老百姓,执法犯罪,不能不顾证据胡来。所以在2月24日上午就去派出所想跟他们讲清楚。她这一去,所长刘伟、指导员刘阜利如获至宝,以为“立功”的机会了,给市局、分局打电话。市局政保科冯国平、海州公安分局(周晓敏)来了,简单的与她谈话,把她软禁在派出所。到了晚上,一屋子恶警虎视眈眈,凶神恶煞的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一个彪形恶警边骂边把她的双臂紧紧扭在后面,薅住头发。向前用力一推把她的头发薅下一把,又上来几个干警连推带拽把她推进警车,扔在座位上,押往新地看守所。

看守所的恶警和普犯围上来,大声训斥想给她戴脚镣她硬是不肯,在这里她绝食抗议公安部门对她的无理迫害。看守所干警野蛮地给她灌食。把她按在老虎凳上,她大声喊:“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副所长王××听到了,匆匆从屋里拿来电棍,恶狠狠的说:“我叫你冤,我叫你喊。”边说边往脸、手上电起来,不停地发出“啪,啪”响声。电棍所过之处都象滚动的钢针在往肉里边猛扎。她当时心都悬了起来了,全身紧缩一起,四肢颤抖,牙咬的紧紧的,感觉脸和手都被电破了,电焦了,电熟了。

不知电了多久,接着继续灌食,男犯用皮管硬往鼻子里插,没插进去,恶警王大夫狠踢她两脚,夺过管子继续插。她拒绝灌食,挣扎着抵制。副所长王××又拿起电棍疯狂的在她受伤的脸上电起来。灌食后,她扶着墙踉踉跄跄走进牢房,这时灌进去的东西不断往上返,猛的不停的呕吐,好象五脏六腑都倾吐出来,吐出的不是奶粉,而是浓浓的盐水。鼻子流着血,嗓子咯着血,折腾好几个小时。到了晚上被电的脸肿得更厉害了。锃亮的大泡象扣在脸上一样,使人见了不寒而栗。(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在脸上还隐约可见伤疤的影子)。

在看守所关押了35天,2004年3月末,海州公安分局政保科周晓敏、西铁派出所片警许春利和另一薅她头发的恶警没有审出判刑的理由,以她给校长、书记写的两封信为由劳教两年。押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注:这两封信是杨宝英给原来所在学校校长宋春艳和书记刘新民写的。是针对她们亲手把在校职工,大法弟子送进抚顺洗脑班的事。杨宝英把信亲手交给他们。他们看到信后还很感谢她。可是宋春艳、刘新民却把这两封信交给了公安局,成为迫害她的依据,一封信判一年,两封信判两年。劳教书就是这样写的。)

在马三家教养院,杨宝英受到了非人待遇,强迫洗脑,天天放着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不“转化”不叫睡觉,强迫超负荷劳动,致使胳膊疼痛,不能高举,两手指发硬,伸曲困难,腰腿风湿酸软。加期两个月后要交1750元钱恶警才放人,后经家属讲明实在有困难拿不出这些钱,最后交800元钱于2006年4月23日释放。

她不但肉体受到迫害,精神受到摧残,而且在经济上也遭到很大勒索。1999年12月份,她女儿杨明哲单位军政招待所王大江等人向家里勒索2000元。2001年6,7月份杨宝英和她老伴先后被阜新市公安局政保科勒索7000元。2005年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强迫看病和灌食勒索1500多元。99年12月--2000年3月,杨宝英在阜新看守所关押,退休金停发,至今没给。2001年6月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给半个月退休金。2004年2月--2006年4月,在马三家教养院共两年多,退休金全部停发。据了解现在没有停发退休金的,这都是学校自己搞的,听说杨宝英被劳教,校长、书记直接上报锦州铁路教委劳资,然后停发。现在铁路教委撤销,由锦州铁路办事处社保中心负责。她多次询问此事,向有关人员说明道理。可至今推托,说他们按文件办。

与杨宝英受迫害相关的负责人:

1 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铁路小学(原阜新市铁路小学)
校长:宋春艳,单位电话:0418——5560819
邮政号码:123002

2 辽宁省锦州铁路办事处社保中心
李 洋,单位电话:0416——2553710
邮政号码:1210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