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年来写的第一篇文章

——修炼中难忘的一件件事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2日】没有走入大法修炼之前,我是百病缠身,象一辆破自行车,除了铃不响,所有的零件全响,已经失去活下去的信心。

95年11月12日,偶然的得到一本《转法轮》,我却不认为是偶然,我认为是恩师救我来了!翻开书一看,象有吸引力一样,怎么也舍不得放下,从上午8点到晚上后半夜3点钟,我一口气看完了。一点不睏、不累,我被这本书震撼了,形容不出来当时的心情。然后,爬起来,打扮的干净点,一瘸一拐的去找炼功点。5分钟的路程走了40多分钟。记得是炼功第三天,炼完功到家就干活,家里人都看我,眼神不对。我突然意识到,我大喊:我从什么时候好啦?家里人都笑了。我以为大法对我偏爱,以后才知道大法在每个同修身上都发生过奇迹!我第一次体验到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全身畅通,两脚飘飘。没花一分钱,没打一次针,所有的病全好了,大法太神奇了!

* 参加大连19个省市地区法会

我觉的我与大法缘份很大。我得法才20天,作为新学员的我,就参加了这么盛大的法会(当时学法的人就很多了,要求每个炼功点最好去一名辅导员,把法会精神带回来,可巧当时三位辅导员都脱不开身),我太幸运了。

因为是坐大客车去,路途遥远,我想定早点去,抢一个座位。刚一上车,好几位同修给我让位子,最后给我选一个最好的位子,我心安理得的坐下了。马上就感觉到车上的气氛怎么这样祥和,没有一个人抢位子,而是互相谦让,说话轻声细语,面带微笑,互相让座。大法学员的高境界行为,我真实的看在眼里,为我的自私而脸红。快到大连了,看西边天上,半面天全是橘红色,配上白色,灰色彩云,形成一片奇观,一直伴随全国各地来的大法学员到达目地地。全国19个省市地区来那么多大法学员,一点不乱,安排的井井有条。我就想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组织能力?当然现在知道了,是大法的威力。

记得那是95年12月10日开法会,8日晚上全到齐了,9日没休息,集体参观旅顺电岩炮台遗址(因为师父来过这里)。大法学员当解说员,介绍师父来这里时发生的神奇事。我只说一件事,师父来的时候有弟子问:山上炮台遗址处光圈为什么这么亮?师父一打手印,说那里是四维空间通道口。当我们上山参观,看见前面同修往天上指指点点,谁也不出声,我很好奇,我也往天上看,天上全是很大的水粉红色的卍字符,有节奏的向四面飘,到一定空间就隐没了,底下还往上飘,从哪里来的?一看就是从师父所说的四维空间通道口出来的,当时看到,通道口是圆形的,卍字符挤着往外冒,“呼呼”的挤着往外冒,但怎么挤也挤不出圈外,到一定高度才往四面八方飘,有节奏的飘。从洞口刚出来没有节奏,到一定高度往四面八方飘的时候才有节奏,持续好长时间,大法学员都静静的看,都不出声。我当时惊呆了,第一次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我真实的看到了,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大法的奇迹又一次真实的展现!

还有很多神奇,纸笔难以都写出来,还有一个场面我到现在也忘不了。当时在山上,大法学员自发的面向西方,一个个泪流满面的大喊:“师父,我们想念您,我们跟师父回家”,喊声特齐,惊天动地,响彻云霄。

* 在魔难中坚定信念

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自发的進京上访,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用自己切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当时邪党已经失去理智,北京市到处都是便衣,主动跟你打招呼,套近乎,突然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都堂堂正正的回答:我们是大法弟子,刚说完马上就往警车上推,根本不讲法治。

记不清楚第几次進京上访被抓,送回本地一个女子学校,就是专门关押“小姐”的监狱,里边大约一半“小姐”一半法轮功学员(警察称呼“小姐”叫普犯,称呼大法弟子叫法轮),“小姐”权力很大,专门监管大法弟子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晚上睡觉开着灯,有犯人值班,要求睡觉时衣服挂床头。大法弟子的钱经常丢,不是全丢,而是丢几张。贵重东西由班头保管。其中有三块高档手表,大法弟子出狱时,要手表已经没有了。当时就突然翻号(就是挨屋翻)也没找到,又要翻身上,这里警察说,普犯去站排翻身上,叫法轮不用站排,去大厅自由活动,并说:法轮功绝不会去偷那三块手表。最后是谁偷去了?是那三个班头和楼下班头勾结,转移出去卖了。

这里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犯人進监狱得不到教育,为了迫害大法弟子,给她们很大权力,可以训斥、看管大法弟子,特别是班头权力更大,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比如:大家喝的水都有限,她们可以用热水洗澡,打饭时可以捞干的、打双份,别人就得清汤淡水的,在那小范围可以享受特权。这样一来,她们得不到教育,出去照样干坏事,这个社会能好吗?第二个问题,说明警察心里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良家妇女。共产邪党的监狱全是坏人管好人,坏人打好人,坏人受表扬、给减刑。

还举一个例子,我认识一位男同修,60多岁,進京上访被抓,送回本地一个拘留所,不“转化”就往死里打。警察打够了,送回号房,叫普犯帮教,意思是往死里收拾。当时那个号长(犯人),把牙刷一掰两半,用毛茬扎男同修手背。一下没扎透,就继续扎,直到把手背扎透,看看还不“转化”,犯人就一齐打。普犯很会打人,专往腰眼上踢,往腿梁骨上踢,这次踢出血,下次还往那伤口上踢,后来化脓了,还往那踢。普犯得不到教育,得不到改造,打完大法弟子,警察还给减刑。无巧不成书,当这位男同修第二次被抓,在另外一个拘留所,那个打人的普犯号长也被抓,正好又是关押一个号房,这次那个普犯没打人,老实多了。后来那个男同修出狱后,我们都看到他手背、腿梁处的伤疤。那个打人的普犯,出去没多久,又做坏事,犯了法。

为了“转化”大法弟子,共产邪灵招术使绝了。在那个女子监狱,有一位女大学生大法弟子,一天,说单位来人看她,她去了不一会儿就哭着跑回来了。我忙问怎么了,她哭着说,他们单位为了配合监狱“转化”她,把她的老母亲从几千里外的农村,接到监狱来“转化”她。老太太从没出过门,小脚、年岁大,农村老人,一看女儿在监狱里,不知犯了什么大罪,一下子给女儿跪下了,说党让你“转化”,你就“转化”吧。这个女大学生说,我做好人,锻炼身体,我往哪“转化”啊,一看母亲吓的那样,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扔下多年未见面的老母亲,哭着跑回监舍。这种“转化”人的手段多残忍,共产邪灵为什么不想想,坏招、狠招、毒招使绝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还不“转化”,说明法轮大法太好了。

有一大法弟子,是年轻人,血性方刚,修炼前是一个打架大王,不务正业,回家打老婆,打孩子,鸡犬不宁。修炼后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所有恶习全改掉了,家庭和睦,学做好人。上访被抓后,转化他,他说自己过去因为修炼、坏人变好人的过程,那也不行,不转化就往死里打。这个年轻同修,过去是打架大王,现在心中有法,他根本不怕打,怎么打眉头都不皱一下。后来警察用软招子把他给“转化”了,放出监狱后,又开始打架、斗殴、赌博;大法弟子们看在眼里,做他的工作,他终于明白了,是大法把他变成了人、变成一个好人,邪党又把他变成坏人。不久,他又被抓了,警察知道这个人不怕打,软招子也不好使,因为大法在他心中扎了根,所以很快就放出来了,他堂堂正正的又走入了修炼、证实法的行列。

记得我最后一次進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送回本地一家劳教所,刚進监舍,大法弟子们亲切的围上来问寒问暖,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叫我洗洗脸,休息一下。我说我什么也没有,在北京都给没收了。大法弟子们听到后,不一会儿大家送来一大堆东西,从毛巾、肥皂、牙膏到衬衣、衬裤到羊毛衫,应有尽有。到水房一看,手纸、牙膏、肥皂都是公用,没有了,大法弟子们又默默的送去,没有炫耀的。大法弟子们的高境界行为,警察都佩服。监狱为了分化、监控大法弟子,就往里安排普教。记得第一批進来了个普教,不到半天就打起来了。东西放哪,一转身东西丢了,气得警察就骂她们,叫她们学习大法弟子,200多人从不打架,和睦的象一个人似的,而她们3个普教才来半天就打起来了。连监狱头子都被感动,说过这样的话,“感谢李大师培养出一大批好人来”。我记得还有一个警察说过这样的话,说共产党的干部贪污腐败的太多了,说挨个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当时的同修正念很足,根本“转化”不了。一听到警察打大法弟子,楼上楼下一齐喊:“不许打人!”那时大家按时学法、炼功,外面同修不断的送来《转法轮》等学习材料,监狱怎么翻号,也很少翻到。

后来,开始全面“转化”大法弟子。以前怎么打,用电棍电也“转化”不了,后来不知在哪学的软招,很多人反而邪悟了,在恶人的带动下去迫害大法弟子。邪悟者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从肉体到精神進行惨无人道的摧残。有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就是让邪悟者折磨死的。我亲眼见到过一幕,一个监号里,一堆邪悟者,放一个真修弟子,门关上,窗户用纸糊上,只能听到屋里发出惨叫声,好象嘴被堵上,发出生命到了极限的闷嚎声,警察根本不管。

有一次,我利用吃饭时间路过那个监号,我从门窗户上的缝儿,看到一眼里边的情况。真修者双手反绑,已经变成紫色,双腿伸直,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上身压到腿上,用绳绑上,抬不起头。前面有一邪悟者,双手抓住真修者的头发往下按。据说15个小时让上一趟厕所,这时人的腰已经僵硬,动不了。邪悟者说是装的,突然给拽起来,疼的惨叫一声,上厕所时,手已经不会动。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抓头发的那个邪悟者在监狱院子里放风,我们也往院里走,我抬头一看,那个邪悟者脸是青草绿色的,左眼眉梢斜上方还有一只绿色小眼睛,很吓人。我抬腿就跑,邪悟者后面追,我一想我怕她干啥,就停下了,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同时大喊一声,这老太身上有电!忙松开手,我就醒了。一直到现在,我也忘不了,大法弟子被这些邪悟者给折磨死。当然有些邪悟者出狱后,马上就明白,追悔莫及,从新开始修炼,已经投入正法洪流,也发挥很大作用。但我还是忘不了!

我家房子小,孩子们一回来住不下。离家不远有一处小平房,向外租,前院有菜地,有大门、院门、屋门,都可以上锁,很安全。有一天,孩子们放假,他们去平房写作业,我没啥事,把大门从里面上锁,院门、屋门都插上了。孙子写作业,我炼动功呢,很静。我孙子说:奶奶,好象進来人了。我说不可能,大门上锁了。刚说完,進来5、6个警察,不知怎么進来的。都進屋啦,我还抱轮呢。警察问我,你干啥呢?我说炼功呢。问:这孩子怎么回事?我说是我孙子写作业呢。问:都谁来过?我说正常交往,谁都来过。我反问他们,你们是怎么進来的?我大门上锁,你们怎么能一点动静没有,就進来了?它们不吱声,屋里四壁空空,一目了然,它们说,走吧,急忙的都走了,也没证件,私闯民宅,也不知是哪的警察。

过几天,我们出门,没在家。等我回来,邻居告诉我,有一天,有3个警察跳墙進我家,叫我看看丢东西没有。我知道家里什么也没有。又过两天,房主说房子不能租了,派出所找他了。说出了事,把你房子没收。房主要我保证,我说我保证不了。现在的警察定期抓人,还得抓多少人,就拿法轮功学员老头、老太太顶数,打伤、打死不负法律责任,还受邪党表扬,这样一来,抓好人顶数,坏人逍遥法外。所以说,共产党不垮,天理难容。

* 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有一次,参加老伴同学聚会,在酒桌上给我敬酒。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不喝酒、不抽烟,这一桌人都是党员、干部,最大的是部长级,还有处级,最小的是科级。我当然利用这机会洪扬大法,刚说两句就被打断,根本插不上嘴,叫我听他们说,问我你知道你们为什么被镇压?没等我回答,他们抢着说,就是因为4.25上访。那一天,法轮功表现出的组织性、纪律性太高了,比共产党高的多。那么多人,不知从哪里来的,说走,一会儿无声无息的没了,整个场面没有闹的,没有乱走的,规规矩矩站路边,上厕所都不乱,把厕所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人撤走后,地面上一个烟头都没有,一个纸片、一个塑料袋也没有,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捡起来了。震惊整个中南海,震惊共产党高层。说如果那天法轮功又吵又闹,闹的一塌糊涂,根本不会镇压。一看组织性、纪律性这么高,吓坏了,如果不镇压,用不了多久,老百姓都听法轮功的,都信法轮功,没人信共产党了,那共产党就垮台了。

我忙抢一句,还怕好人多吗?他们说,搞政治就这样,你不能比我好,你不能超过我,否则谁还信我?他们说,其实都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老百姓知道,共产党高层也知道好,不镇压共产党就垮掉了,没人信啦。然后,又扯别的事了,毕竟多年没见的老同学。

我平时表达能力不强,讲真相时,总感觉讲不到位,出现了畏难情绪。有一次,去A姐家讲真相,她耳朵有点聋,她老伴岁数大,给她当翻译,我就直接跟她老伴讲。她老伴有佛缘,一说就信,给他一个护身符他也高兴的要了,然后说点别的常人事,我就走了。走到楼下没多远,就听有人很洪亮的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回头一看,是A她老伴打开窗户从楼上喊出来的。当时是冬天,北方很冷,很少开窗户的,我被感动了,不知如何是好,用常人的办法向他挑了一下大拇指,那老者高兴的关上了窗户。我悟到,这是众生急切得法的心情,也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后来,让人“三退”,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又出现了畏难情绪,开始时给家人讲,很顺利。给亲朋好友讲也很顺利。再往下讲,怎么也讲不通,看看别的同修,一天能讲几十人,我一个星期也没讲通几个,急的嘴里起泡,黑天白天想办法,越急越说不明白,人家越晃脑袋。后来光想怎么讲,连门都不想出去。有一天,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上楼,上到一半,上不去了,没有楼梯了,底下有楼梯,上面也有楼梯,就中间没有,在梦中我就想,这楼是怎么盖的?怎么就中间没有楼梯,怎么往上上啊。

等我醒来,梦中的景象清清楚楚,这不是梦,是师尊在点化我。在前進的路上,如果畏难,不思勇猛精進,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去救度众生,不去助师正法,跌倒不往起爬,在那趴着不起来,那就不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就会前功尽弃,千万年的等待,吃的苦,将毁于一旦。我一想,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对不起师尊的苦度。

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坎。出现一切问题向内找,千难万难也得冲过去。心念一正,一切都突然发生了变化,师父在帮我。比如,想见谁,一出门准碰上,我把握不好,有一点干扰就不讲了,就岔过去了,过后想找也找不到,机缘叫我白白的错过了。师父没放弃我,一出门师父就给安排,经常安排的很巧,差几秒钟就可能错过去,见到一个人,不一会儿就碰到好几个有缘人,一次能讲好几个,都能讲通,嘴也不笨了,我知道是师尊在加持我。

我还预感到,时间可能不多了,比如讲三退,过去有几个人死顽固,一讲就笑,一说就是晃脑袋,现在都退了,可能众生也预感到了什么!

现在下岗工人特别苦。有一个女工,下了岗,又遭丈夫打,我劝她,现在社会就这样,共产邪党贪污腐败,穷的穷,富的流油,唯一的办法,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不用花一分钱,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神佛会保佑好人的。

这女工当时就听了、信了,每天没事就想“法轮大法好”,没人时,就出声念。没过几天,就发生了变化,男的每天回家,打人的次数在减少,从5月节到现在一次也没打老婆,而且每月还交给妻子少量的生活费,说话也不那么凶了。那女工特别高兴,感谢李洪志大师救命之恩。有条件时,一定走入大法修炼,大法书也看了,得到真相资料就看,看完放到别人的自行车筐里。这女工精神面貌一天天好起来,脸色白里透红。

有一次我去亲戚家,正好他家有个不到一周岁的小女孩,刚会叫妈,总爱生病。我去时正赶上小孩发烧,妈妈请假在家,急的没办法,什么药都吃了也不好。我告诉她一个办法,给她一个护身符,叫她每天念“法轮大法好”,晚上睡觉把护身符放到小孩枕头底下,她也信了,也照办了。小孩第二天早晨就好了,不发烧了,非常精神,她就把小孩给我抱来了。这小孩跟我不认生,像熟人一样,我抱着这小孩,逗他玩,然后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说第一遍他看看我,说第二遍记住法轮大法好啊,这小孩用尽力量喊了一句“好啊”,大家都听见了,其实这小孩叫妈妈,都叫不清,可是喊“好啊”,可清楚。

我没念几年书,不会写文章,不会标点符号,不会分段,但我还是写了。我有太多的话要对老师讲,我有太多的话要对同修说,可是一拿起笔来,一点事就要写很多字,也表达不明白。但是,不管怎样,重在参与。这是我活了67年,第一次写文章,希望同修们帮我分好段,点上标点符号,谢谢同修们。

我们想念师父,但是我们都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都在师父的呵护之中,有过太多太多的神奇事,我们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激之心。谢谢师父的苦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