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6年8月15日】
  • 给玉溪警察何晓沛的妻子王昌惠及其家人的公开信

  • 由吉林省伊通县发生历史上罕见的大水所想到的

  • 给玉溪警察何晓沛的妻子王昌惠及其家人的公开信

    何晓沛的妻子王昌惠及家人:

    你们好!我们虽素未相识,可我相信你们会看到此信。

    你们的家人何晓沛在玉溪市红塔区国保大队工作。在你们的眼中,他是丈夫,是亲人,是父亲,是儿子。可是你们知道他的另一面吗?你们了解他的工作吗?

    自99年7.20以来,江泽民与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恶大全于一身来迫害法轮功,从铺天盖地的造谣到成批的非法牢狱关押,从巨额罚款到酷刑折磨,对法轮功的学员伤害是巨大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在这些邪恶的密令下,产生了多少冤屈,造下了多少罪恶。

    从2006年3月8日起陆续有证人指出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有摘除数千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的秘密集中营,而这样的集中营在全国至少有36座。连中共的卫生部的统计也暴露去年一年中国的肝移植手术就达2700多例,肾移植手术近6000例;加之骨髓移植、角膜移植以及其它脏器的移植手术,全年的器官移植手术已超过万例。那么如此多的供体是哪来的呢?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是邪恶至极的中共恶党将魔爪伸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这是旷古未有的惨烈屠杀!也只有魔鬼般的中共恶党才能干的出来。

    而在玉溪红塔区,自2002何晓沛上任以来,就带领朱家勇、任海燕等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何晓沛惯用欺骗的语言来骗取他们所需要的所谓讯息。如:在2003年6月,玉溪法轮功修炼者荆云飞,曾因身揣真相资料被何晓沛等人跟踪绑架,后何晓沛根据自己用卑鄙手段跟踪得来的讯息结合谎言来欺骗他,使他误以为给资料之人是国安特务,于是在欺骗下出卖了同修,发现上当后痛悔不已。

    2003年9月,李秀兰老师(自2000年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此时从监狱放出来不久)因向来校探望她的几个学生讲了自己在狱中的遭遇,同时给学生看了关于“2001年天安门自焚”骗局的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举报,再次被何晓沛等人绑架。何晓沛等人也是用欺骗的手段对待李秀兰老师,使李秀兰在被蒙骗下讲出给她资料的人,于是又绑架了李玲珍老师。接着,何晓沛竟用亲情折磨的方式来对待李玲珍,为了逼迫李玲珍说出资料的来源,竟强制李玲珍老师的儿子(当时在念小学)长跪地下,企图以亲情折磨来逼迫李玲珍。李玲珍没出卖良心,就被送去昆明劳教了2年。

    2004年12月,红塔区的4位大法修炼者:沈跃萍、普志明夫妻二人(曾在2000年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了3年)在展销会上遇到1999年以前就认识的胡宪顶(玉溪市电力公司司机)和牛玉琼(玉溪市地质队职工),四位朋友聚在一起拉拉家常,被长期暗中监视他们的何晓沛等人以“搞法轮功活动”为名强行将四人绑架。接着何晓沛、朱家勇、任海燕等两天三夜,轮番轰炸,不让他们睡觉,企图摧毁他们的意志。当时法轮功学员牛玉琼来例假,跟旁边的女警任海燕等要点卫生纸,都遭到拒绝。警察还以小偷伎俩盗走牛玉琼的钥匙。在当天的晚上23点到凌晨4时,国安恶警和玉溪政法委员610恶警们就找到并强逼牛玉琼单位领导带领去抄牛玉琼的家。在抄家的过程中,因冬天气温较低,牛玉琼的家人没有及时开门,他们就强行破门而入,闯入室内进行搜查。因牛玉琼的爱人看到这么多人闯进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胡乱抄家,便质问恶警为什么践踏人权,为什么抓人,恶警和政法委员们就当着牛玉琼单位领导的面大打出手,对其家人拳打脚踢。牛玉琼的爱人两次被打晕,儿子、女儿也被反扭着手毒打。其家人到现在还有当时被打后的后遗症。

    与此同时,国安恶警在抄沈跃萍、普志明夫妻的家时,普、沈的儿子记下了参与抄家的恶警的警号,并把其曝光在明慧网上。国安恶警恼羞成怒,绑架了当时在玉溪一中念高中的普、沈的儿子,并借机说大法弟子陈光华帮着上的网。2005年1月5日下午,陈光华在家做饭时,被突然强制闯进家的红塔区国安大队的朱家勇、任海燕等10多个恶警绑架。当时陈光华的新婚妻子质问他们为什么无故绑架自己的丈夫,便遭到了三个恶警的辱骂和捆绑。

    2006年年三十,何晓沛等恶警绑架了从昆明到玉溪来讲法轮功真相、散发真相资料的两位老人鲁继英、范玉玲。现在两位老人已经被非法判刑。

    2006年4月8日,何晓沛等把三位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邓翠萍、化岚仙、顾丽清绑架。现三位修炼者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峨山看守所,迫害者们拒绝家人去探视,而且目前何晓沛等恶警还在继续监视跟踪其他的红塔区法轮功学员。

    也许你们知道这些,并认为这是他的工作,无可厚非。可是你们想过吗?每当你们全家在一起,体验家庭的欢乐温暖的时刻,被何晓沛等人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修炼者,却在高高的围墙内,被迫承受着肉体上、精神上赤裸裸的折磨和迫害。请想一想哪个人没有父母儿女兄弟姊妹?谁不是血肉之躯?谁家的父母不盼着儿女回家团圆?谁家的孩子不需要父母的呵护?哪个妻子(丈夫)不惦记着自己的丈夫(妻子)?当你们和自己的父母儿女兄弟姊妹团圆的时候,一家人是多么的开心!可是你们想过吗?被非法送进监狱大法弟子的家庭是怎样的情景?他们本人在那魔窟般的监狱中又是怎样的煎熬?甚至有的永远都见不到自己的亲人了!到目前为止,能够证实的被中共恶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接近3000人。

    又有谁想过他们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是什么样的处境呢?参与迫害他们的人如果还尚存一点良心的话又怎么能不受到谴责呢?法轮功修炼者是按“真、善、忍”做人的一群善良的好人,那些跟随恶党迫害善良的人的又怎能不受天理的惩罚呢?

    不要觉的是所谓“执行公务”就无所顾忌,其实要真放在法律的角度上来看,真正违法的正是何晓沛等人们。人不会因信仰而有罪,也不会因为说了真话和披露事实而有罪。而剥夺法轮功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判刑、劳教、罚款,才是真正的犯法犯罪。江泽民与中共高官因迫害法轮功,已在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被正式起诉,这么多国家同时起诉江泽民和其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这在历史上实属空前绝后。从法律上讲,虽然何晓沛等人以执法者的身份为自己壮胆干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之事,但自己心里也有底:他们的所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因为中共恶党的命令不是法律,迫害法轮功中,许多仍被他们奉为“尚方宝剑”的命令,到目前也是不敢公开的密令,而这恰恰会成为这场“政治运动”过后给这些参与迫害者定罪的依据。

    至于讲到“为了混碗饭吃,上边叫干啥就干啥”,这种想法行为与驯兽场上的动物在驯兽者的指挥棒威逼和诱饵的诱惑下去跳障碍、钻火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是人啊!做任何事情都应有起码的良心和道德标准,不应为了点个人的利益去做伤天害理的事!那不是在工作,是在作恶,将来都要偿还的。

    六十年前希特勒的纳粹党徒不也不可一世吗?到头来一个个落得身败名裂、耻辱殃及子孙,六十年来一直在全世界被追捕和追诉中,这就是善恶必报的天理。不要错误的以为参与迫害法轮功也没啥事。只是没到清算那一天罢了。大家知道“文革”刚一结束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因作恶多端,被秘密处死,中共告诉世人他畏罪自杀。接着700多名警察被秘密处决,告诉家人说是他们“因公殉职”。何晓沛的妻子王昌惠及其家人,难道你们只能看到眼前一点利益吗?看不到家人因迫害好人而导致的可悲的未来吗?

    其实,静下心想一想,你们就会明白。法轮功学员到底在做什么呢?没迫害以前,学员们静静地学法、炼功,每一个学员都是社会中的普通一员,在家庭中、工作中努力做一个好人和对社会有益的人,每一个学员都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与道德的升华。迫害以后,身心受益的学员们只为讲一句真话,讲一句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抄家、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七年的血雨腥风,学员们没有被强权吓倒,坚忍不屈,一直在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在这么多年与迫害自己的人打交道当中,没有怨恨,报复,回报都是苦口婆心善意的劝告。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以和平的方式结束这场迫害,真心的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其中包括何晓沛等迫害者们。

    你们可知道,《九评共产党》自2004年11月由大纪元报社刊出后,震惊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大陆,多少正义人士秘密传递《九评》,渐渐觉醒的中国民众自发退党大潮,每天上国际网站退党人数两万至三万多人,迄今为止大纪元网站已有一千二百多万人退党。中共解体在即。

    回顾历史,捷克斯洛伐克有人口1500万,在共产党解体前有6.6万人退党;匈牙利有人口1000万、党员78万,在解体前有12万人退党;前东德有人口1670万、党员240万,在垮台前有20万人退党;1991年7月前苏联解体前,全苏联有420万人退党;中国人口14亿,党团员6千万,现在退党、团、队员的已超过1200万人,正逼近恶党倒塌的临界点!

    现在到了中国人选择未来的时候了。面对此,一向善于辟“谣”的中共,除了一次又一次的给政法委、610和何晓沛等人们下命令,查抄《九评》、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端的大搞一场“保鲜”闹剧和重温入恶党誓言以外,偌大的宣传机器面对这么大的“谣言”,却一反常态的一言不发,只字不敢提《九评》二字,对于此你们想过为什么吗?是因为《九评》中说的句句属实,字字戳到中共的要害,把共产党邪恶的真面目真实的揭露出来,把中共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残害中国民众的真实面目揭露出来,有理有据不容辩驳。如果它在媒体上针对《九评》“辟谣”,无疑是在宣传《九评》,老百姓们会争相传看,只能加速其解体。可是罪恶是包不住的,《九评》越传越广,人们也越来越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而最近披露的“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事件,更加暴露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暴与邪恶。为什么把迫害法轮功的定性提的越来越高,一道道死令、密令,何晓沛及其家人想过没有:这正常吗?这是什么问题呀?这不正是迫害骑虎难下,谎言难以为继,迫害造成的严重后果无法收拾,欺世的谎言无法向全世界交待,迫害遭到全球所有正义人士的反对,撑不下去了,退一步就得崩溃的末日疯狂表现吗?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目前国外法轮大法学会、明慧网与相关国际组织、国家机构和媒体组成“赴中国大陆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委员会”,要求赴大陆进行独立、直接、不受干预的调查和取证,要求彻查所有的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及相关医院。今年初,国际上通过了三项支持案,分别是:由46个成员国组成的欧洲委员会1月25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全体会议上,通过了谴责共产独裁集权罪行的决议;1月31日旧金山市议会通过“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决议案”;2月1日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雷斯顿市的行政法院判决。

    在中国,为中共恶党做事的人都很清楚,在中共的历史上,要想打倒谁,没有谁能挺过三天的,包括国家主席。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近七年了,法轮功还是法轮功。信仰使人无畏,不但是原来真正修炼的没有放弃,而且还有更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看到了法轮功面对暴力、强权,没有以血还血,而是选择了理智、平和、善良、大忍,于是纷纷走进法轮功或声援法轮功。著名律师高智晟发起的绝食运动正在全国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近日获悉,全国有400名律师公开要求为法轮功平反。约一个月前,中共恶党在司法系统(从司法部到基层司法局),层层下发文件,通报“全国有400名律师公开要求为法轮功平反”一事。文件恐吓说,要严肃处理这些敢为法轮功说话的律师,但处理意见目前还没拿出来,据说上层意见分歧很大。另据明慧网2006年6月8日报道,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法院2006年5月10日下午对三位法轮功女学员王汉民、宋春梅、郭焕元非法开庭。三名律师顶住压力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还有许多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明白了真相后,上网声明以后不参与迫害,并且尽自己能力保护大法弟子,将功补过,这样的声明在每天的明慧网上大量出现。这些不正是目前中共迫害法轮功,骑虎难下的表现吗?随着人们对真相及恶党本质的了解,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正义之士将会更多。

    看看《九评共产党》吧,了解历史,才能以史为鉴,看看中共的历史是什么,它不但只消除异己,对内部的清算照样毫不留情,它现在利用何晓沛等达到它邪恶为私的目的,明天不需要了,何晓沛等就成为它“一贯正确”而要被销毁证据的对象。而且《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出版一年半,已经让1100多万人声明退党、团、队,目前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提升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只有脱离共产党才会有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

    老百姓有句话叫:乌云不会总遮住太阳的。这是真理。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风雨过后定是阳光。对于何晓沛呢?作为他的妻子与家人呢?在将来会面临怎样的处境?请你们慎重告诫家人不要再对法轮功学员犯罪了!何去何从,一念之间,在此我们希望你们都能选择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玉溪大法弟子


    由吉林省伊通县发生历史上罕见的大水所想到的

    文/大陆大法弟子

    2006年8月12日和8月13日凌晨在中国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天降历史上罕见的暴雨,伊通镇内洪水横流,车辆人流难以通过,交通、通讯中断。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伊通镇内西侧整个山东屯全部被淹。至于牲畜、家禽、柴垛、庄稼等全部被大水冲走和淹没。目前已经死亡一人。其余不详,整个屯目前还在大水浸泡之中。

    此事的发生,不由想起,伊通满族自治县近几年来,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所进行的残酷迫害。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逼供、罚款、毒打、坐老虎凳、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等等。

    为了达到监视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县里出钱雇佣社区保安270人,每月每人工资410元,并给交社会保险,分别安置在全县15个乡镇,主要工作任务是加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监控和蹲坑迫害,2006年7月1日上岗。

    特别是今年7月7日,大法弟子林亚芳、王春范、袁焕君、张文华等四人在去二道乡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抓,分别对其进行非法劳教和罚款。向世人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何罪之有?

    伊通满族自治县是个少数民族县,经济比较落后,工厂瘫痪,职工下岗回家。财政上是个穷县,每年还拿出大量的钱财用来迫害法轮大法。

    大法洪传,救度世人。此乃天意所为。伊通满族自治县违反天意,大力残害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可悲,天理难容。奉劝伊通满族自治县能够在这次发大水中觉醒,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为伊通人民造福。

    2006年8月13日星期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5/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135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