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河南、吉林三名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6日】

河北省武淑英受迫害真相

我叫武淑英,是河北省盐山县供销社职工,因修炼法轮功现已被单位非法开除。我就把被非法开除和受迫害的事实揭露出来,让人们看清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有多么邪恶。

我在供销社食品门市部工作,96年得了不治之症:脑瘤、贫血,经多次治疗无效,只好在家待着等死。

98年春天我有幸得了大法,学了不长时间,不治之症全部消失,身体得到康复。

从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因我上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被单位领导关在供销社,并被职工看管着不让上班。

一次我发真相资料被县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在县看守所四个月,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庆国抄走我家21英寸彩电一台、放像机一台、录音机一台,以及大法资料和师父的法像,并勒索现金1000元。

2000年12月31日,我和丈夫上北京证实法,被北京的恶警在天安门绑架,回到本县,当时就被单位非法开除,还把三马车也抢走了。丈夫被非法判刑七年。

2004年3月1日盐山县公安人员闯入我家,进门就抢东西,抢走VCD一台,录音机和大法书,还绑架了在我家串门的大法弟子,而且把这位大法弟子非法劳教2年。

在这几年当中,公安恶警夜间多次闯入我家翻东西抓人。象我这样的例子在盐山无计其数,还有更残酷的。

在此,我向中国大陆的同修们谈一下我对揭露这场迫害的一点认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被迫害的事实写出来上网,把恶官恶警的恶行曝光,邪恶也就解体了,国际调查小组不用到大陆来调查,证据也就到手了。这就是我们这几年中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这就是中共的罪证。

湖南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于97年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药罐子。93年生了一场大病,将家里的钱都花完了,也没治好,医院也没办法了。我身上长了无数的小坨,不停的痛,痛得我不能吃不能睡,简直是生不如死。得法后,我没花一分钱吃一分药病就好了,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救了我,我无言表达。

99年中共迫害大法开始时,我去北京上访,结果被非法关进拘留所一个月,还交了500元的生活费。2000年我又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回答,结果就来了好多警察把我打得昏死过去。回到当地后,当地警察又一次一次的殴打我,又将我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

从看守所回来后不久,恶警又要抓我,我只好在外流离失所一年半,回来后恶警又将我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几个月。

2003年我在外贴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他们把我关到一间房子里用电棒电我的膝盖、脚板,用木棒打我的头和脚,打我的耳光。我的小腿骨被踩跛了,头被打肿了,耳朵被打聋了(要大声说才能听见),脚打的看不到肉的颜色了,我站不稳,走路都很困难。

之后他们非法将我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一年半。一进白马垅,他们就天天在我耳边讲,强制我转化,讲了好多对师对法不敬的话,还有几本好厚的攻击师父的书,天天在我耳边读,我就是一个字都不听他们的。他们把警察邪恶都叫来要我转化。我坚定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谁也动不了我,结果他们就不怎么说我了。

吉林伊通县大法学员自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伊通县一名大法学员,于2005年9月被强行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

我是05年1月20日因做法轮功真相在东辽县被建安派出所抓捕。随后,警察把我们几个人送县公安局610并说如拿钱的话可以放人。但他们未达到目的,他们还对我施以酷刑。但后来,因此事当地影响太大,他们不敢提拿钱放人的事了。只好把我们送东辽县看守所。但因查出我有心脏病,并让拿3000元钱办理了保外手续。

出乎意料,我刚到家,东辽县局却突然又来抓我。我只好离开家。当时我们伊通河大孤山一公安私下说,此事想了,还得拿多少钱。但这些钱不是个小数目,我实在拿不出来。

后来,我偶然返回家时又被抓。在辽源医院体检时,他们还骗我说,你的身体确实不好,再花些钱,可以给你到劳教所办保外,就这样,他们并没有经过其他体检手续,把我直接送到劳教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