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
  • 写给名字在“凤城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上的人

  • 给瓦房店市610组织所有成员的公开信

  • 写给名字在“凤城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上的人

    不知你看过“凤城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后有何感想?

    也许你认为都很长时间没管法轮功的事了,怎么还提我的名字;也许你认为你被分工镇压法轮功,是你的“工作”,是为党干工作,是上级的指示,你是执行者,与你无关;也许你认为“一帮炼法轮功”的老百姓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他们能奈我何?

    其实,权力和金钱并不代表真正的健康和幸福。历史给我们的启示是:任何为一时一己之私妄图利用手中权势、钱财阻碍正信的行为都无异于螳臂挡车,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自取灭亡!二战时期,纳粹的党卫队,在残害犹太人时,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但在希特勒自杀后,作为战俘被处以各种刑罚,或在逃亡生涯中,终生被追捕,并承受着良心的谴责。

    我们公布“凤城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并不想与谁作对或将谁置于何地。相反,我们却是真心的为你们好,给你们指出一条选择美好未来的明路。因为《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已明确指出:“逆天意而行的中共统治摇摇欲坠,迫害难以为继。对邪恶的最终审判越来越近。然而,大法的传出,就是为了救度世人,包括社会各阶层的人士。即使曾经做过错事的人,也还有机会弃恶从善。以前犯过罪的,如想改过,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将保证书和悔过书转交到明慧网或各地法轮大法学会存档。决心改过的,可暂不追查,以观后效。”

    中共恶党想要打倒谁,从来就没有让他挺过三日的(包括国家主席)。而镇压法轮功已经整整七年了,法轮功不仅没有被镇压倒,反而越学人越多。目前,法轮功已流传到世界上80个国家和地区。截止到2006年8月12日止,《转法轮》或其他法轮功书籍已经被翻译成36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法轮功修炼者上亿人;世界各地有上百个法轮功网站;明慧学校几十所;法轮功在海外获得了超过1000项褒奖与支持议案。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受到了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的喜爱和越来越多的世人的支持。难道这一切的一切还不足以引起你的反思和深省吗?

    据《圣经》记载2000年前,耶稣的大弟子彼得亲眼见证了觉者耶稣复活的神迹。之后的三百年,虔诚的基督徒在血淋淋的屠杀面前,没有忘记主的教诲,从罗马帝国的屠刀下坚贞的走了过来。三百年后,基督又从新在世人的心中复活,两千年来生生不息!

    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七年中,我们冒着各种危险,通过各种渠道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没有任何个人目地,也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更不是中共所鼓惑的“反革命”分子。世间的政治与修炼人是无缘的。一切揭露中共恶行的所为都是为了制止迫害。

    我们也许是你的亲戚、也许是你的同事、也许是你的邻居。我们就生活在你们当中。生活中、工作上,我们都会按法轮功李老师的要求,遵循“真、善、忍”去做人。

    我们真的是一群好人。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当我们的同跑、我们的亲人被冤枉入狱,遭受酷刑折磨,甚至失去宝贵生命。我们用和平、理性、善意的方式,向人们讲述着被迫害的真相,这是人最起码的权利。我们对你们没有丝毫的怨恨,只是希望你们明白真相,最后能被救度。在历史的今天,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就会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美好未来!少行恶、多积善,早退党,保平安。机会已经不多了,希望你千万要把握好。俗话说: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一念,天会保佑你和你的全家幸福平安!

    凤城地区大法弟子
    2006年8月12日


    给瓦房店市610组织所有成员的公开信

    那刚、李志永、高士云、迟彦超、孙敏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者:

    江氏一伙为了一己之私,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已经七年多了。在这七年里,有众多善良的生命被迫害致死,众多好人的身心受到摧残,我们瓦房店也难幸免。你可知道,瓦市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有多少被劳教、判刑、被打伤、抄家?又有多少至今仍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有多少家庭被拆散,在红色恐怖中承受着、煎熬着?

    瓦市赵屯乡的王景义,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美好,为了讲句真话,他在墙上贴了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被你们抓到瓦市看守所,后被判刑,并非法绑架到辽阳铧子监狱迫害。2002年9月,刚刚正常接见王景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家属便接到了王景义死亡通知,说是病重而亡,一个星期前还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一个星期后就病重而亡了呢?

    原瓦市卫生学校副校长王友菊,当年65岁,她修炼法轮功告别了医药,身康体健,一家老小和睦幸福。一天,她正在家里看大法书,也被你们抓到瓦市看守所,王校长一去就永远没回家,只因为她不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于2000年7月22日冤死在瓦市看守所。

    瓦市西杨乡的张万年,当年58岁,因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抓捕判劳教,被大连教养院残酷迫害至奄奄一息,教养院为了推卸责任,才让家人抬回家,不长时间(2003年1月)就含冤死去了。

    瓦市谢屯乡的白淑贞,当年63岁,因坚修大法,不放弃信仰,進京鸣冤,多次被拘留、劳教,在马三家教养院跪十寸板条、砖头,被高压电棍电,在太阳下暴晒……于2003年4月被害死于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他们是老人,无任何罪过;他们是农民、教师、干部,纯朴善良;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们有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他们走了,带着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你们作为610的负责人及成员,这些好人的死与你们是脱不开干系的,你们将要承担怎样的责任?他们是否都经你的手被送進监狱、劳教所?!

    “610”是江××一手策划、直接操纵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在国际上已被定性为恐怖组织,它凌驾于宪法之上,不经任何法律手续,随便抓人、拘留、判刑、虐杀,不准律师辩护,密令“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江××采用口头传达、密令的方式,即使在以前下达的文件也被悄悄收回。

    江氏一伙给法轮功造谣:自焚、自杀、杀人、投毒……法轮功92年开始传出,99年江氏开始邪恶镇压。在92年至99年这七年中,怎么没有自焚、自杀、杀人、投毒的呢?法轮功已传播60多个国家和地区,外国怎么就没有自焚、自杀、杀人、投毒的呢?这显然是给法轮功栽赃。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也只有江氏一伙才能干得出来,自焚真相已在全世界曝光,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发表声明说: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氏)政府一手导演的。

    法轮功学员从没有反对过国家、政府,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反对的是这场邪恶的镇压。江氏代表不了政府,也代表不了国家,它只代表一小撮邪恶势力。它带给国家和人民的灾难是不可估量的。现在江氏一伙被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告上国际法庭。

    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镇压,也就不需要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然而这场非人性的血腥镇压仍在持续,大法学员便一直以“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平和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下的百姓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期待着世人的清醒,分清是非真假,明辨忠奸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在反迫害中,使更多的人认识到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使更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及其弟子们的纯正、善良,远离了邪恶,使更多的人走進大法修炼。

    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出自于江××的妒嫉,一意孤行。那些违反良心、道义、触犯法律的恶人,它们以为上面有人撑腰就可以违法乱纪而不受追究,从而肆无忌惮。中国有句话“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自己做的事将由自己来承担,绝不会逃脱因果的报应。恶人行恶遭到报应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2003年4月,在大连普兰店双塔镇碧流河水库地区的市场,一个13岁左右的小男孩在自家的小吃部前骂大法,一位大法弟子善意的上前告诉他:法轮大法是叫我们做好人的,不要骂大法,这样对自己不好。小孩的父亲丁某从屋里出来,骂骂咧咧的推搡大法弟子:“什么善恶有报,我就不信。”说完,拿起电话就报警,大法弟子被抓走拘留。三个月后,丁某骑着朋友新买的摩托车兜风,与迎面开来的一辆小货车相撞,丁某当场毙命。

    2000年夏天某日,四川荣县县委书记杨文勇布置如何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弟子,在会上攻击大法。两三天后,杨文勇坐车从成都回荣县,轿车莫名其妙的蹦跳旋转,撞在高速公路的护栏上,一根护栏的钢板从车的后部直插進来,穿过杨文勇的腹部,当时肚肠都出来了。杨平常怕死,每次坐车有意坐在轿车的后排座位中间,而这次“意外事故”中,只有它死于非命。当地人说,杨文勇年纪轻轻,想借镇压法轮功往上爬,却遭了报应。

    在我们瓦房店本地,这样的报应还少吗?如瓦房店市驼山乡的高士聪、刘忠波、孙陆庭也都因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遭恶报死于非命。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是华夏儿女,我们世世代代生息在辽南大地的古老小城——瓦房店,我们又是父老乡亲!尽管你们在邪恶的指使下,给我们瓦房店市的众多大法弟子和家庭造成过严重的伤害,但我们并不恨你们,在修炼人的眼中没有恨,只有对世人的善心与挽救,制止行恶也是为了制止人在无知中造业,葬送自己的未来。我们也不愿看到家乡父老再遭不幸,更不愿看到作为执法人员的你们执迷不悟,给自己与亲友的前途和命运造成不良后果!

    当今,中国大陆已掀起一千二百万的退党大潮,当初苏联自动退党人数达到四百万的时候,苏共不是一夜之间就解体掉了吗?多行不义必自毙!当这页历史翻过去的时候,那些曾经迫害过家乡父老的你们又该如何呢?

    请用你的智慧思考吧,请用你的良心体会吧,请呵护善良吧,因为那是未来人类的希望……

    瓦房店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