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安丘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案例(再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

1、当他回忆起那段经历时,根根汗毛竖起。2000年10月25日就是因为他在所谓的“转化班”上坚决不“转化”,不写保证书,被原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恶警李某非法劳教。

就从这里说起吧,所谓的“转化班”要结束了,按照邪恶的要求得写个东西作为他们强制洗脑的“成果”。而他没写,反而写了令邪恶为之胆寒的“法轮大法是正法”。顿时洗脑班邪党人员爆跳如雷的狂叫“劳教、劳教、判你三年劳教!”很快叫来了政保科恶警程淑平、刘凌春,非法对他刑事拘留。

11月的天气很冷,外面下着雨、刮着风,风夹着雨点打在窗子的玻璃上,他的妻子、儿女流着泪眼看着他被七、八个恶警拖上了车。当他被带到看守所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没有吃饭的他被关进了11号监室。那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只想师父的讲法,在看守所的32天里,他和其他犯人结下了善缘,并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让犯人明白了共产邪党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在他绝食的日子里犯人还同情地劝他吃饭,他对犯人说:“绝食是抗议,是抵制邪恶对我们无理的迫害,我们没有犯罪,是他们在犯罪,是江泽民一伙的政治流氓集团在犯罪。”说到共产邪党,没有一个人不骂的。

一天早晨恶警叫他收拾东西,出了铁门,来接他的是东关派出所的恶警凌涛和另一位警员。恶警们强行将他的双手铐上,拖上了车,劫持到了昌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们强行搜身,强制他蹲在地上,不准说话,这时来了一个30多岁的人,面色阴险,别人都叫他“宋大队”,这个人叫一个人过来,指使说:“绑起来,洗洗,让他清醒清醒。”(这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话)。

紧接着,便叫来了几个刑事犯(刘春堂、郭中侠、辛成林、王颜雨)把他带进了一间储藏室,强行扒光了他的衣服,用绳子绑住了双腿,反绑着双手,抬到洗刷间,把他摁倒在地上,有踩腿的、踩肚子的、有摁头的、有拿水管子对着他的“人中穴”直喷的。就这样把他折磨了很长时间,然后又把他拖进了储藏室,用皮带在他光着的身子上硬抽。这些犯人边打边说:“这些都是队长叫干的。”这时他被折磨的全身发紫,被冻的昏了过去。

在以后的日子里,除了超负荷强制劳动,就是强制洗脑、转化。他们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不准互相之间随便说话,扒光衣服搜身,动不动就强迫写什么感想。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而墙上都挂着冠冕堂皇的标语,简直就是骗人的鬼话。

在这残酷的迫害下,他突然感觉浑身不适,通过狱医检查是综合神经官能症。有一次由于他在里面传师父的经文,被恶人发现便对他加大迫害,使他的身体又出现严重的病态,心脏跳动不正常,喘气急促,值班的恶警葛队长叫来了狱医,通过检查说是需住院,他被强行带进医院可是检查不出病来,在做心电图的时候,医院从没碰到过的现象出现了,机器失灵了,就是不工作了,医生们都惊奇的说:“这真怪事了,好好的设备为什么在这个人身上就不好使了呢?”这次检查不了了之。

2、李秀文,1998年得法,得法前,身体多种疾病,1998年连家务活都干不了。得法后,全身的病症全好了,走路健步如飞,一家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真是生活在幸福之中。

1999年“7.20”以后,邪党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当地政府的不讲理,10月13号,她和功友们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后,就被便衣警察抓到北京派出所,又送到潍坊驻京办事处,把身上带的700元钱全部搜走,又转到安丘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由于集体炼功被恶警拖到外面遭电棍电,直到11点才放回屋。在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15天,临走时被勒索115元生活费,家人被勒索50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3月2号,李秀文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抓到当地拘留所绝食11天,回家后5天又被抓到拘留所迫害15天。6月13号,第三次去北京上访,步行8天,分别在济南、德州两地遭到迫害。一路上历尽艰辛,跋山涉水,真是常人难以想象,由于一路上到处都是拦截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她们只好坐车前往,到了天安门又被抓到一个临时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被恶警拳打脚踢,又被送到当地拘留所迫害15天。

2000年7月22日,李秀文去安丘市召忽镇向世人讲真相,被坏人举报,被抓到召忽镇派出所进行毒打、分腿、皮带抽、棍打,酷刑折磨,那种痛苦难以承受。

2000年10月25号,她在妹妹家帮着出姜,被贾戈政府片长和村支书强行从妹妹家抓到贾戈派出所,又转到安丘市驾驶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26天,又转到安丘市看守所,遭到贾戈派出所程所长和马所长的毒打,在看守所迫害绝食30多天,又抓到贾戈派出所铐在床下2天。最后由于身体出现生命危险,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放回家。10天左右又被抓到贾戈派出所,第二天送济南女子劳教所,由于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又拉回安丘党校洗脑班继续迫害,后放回家。

2002年10月,贾戈派出所恶警抄家抓人,把李秀文抓到派出所又送往党校迫害20多天。

2003年正月28日,李秀文又被七、八个恶警绑架到安丘市公安局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由于身体极度恶化,在去探望的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放回家。

2004年9月4日,李秀文在路上被坏人举报跟踪,回家的路上,在十里河村南被贾宝臣等人抓住毒打,头顶上的头发被撕下一大把(此事在明慧网有报导),在坏人搜包的时候,她趁机逃进玉米地逃脱,她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11月19日上午10点,李秀文去母亲家,贾戈恶警贾宝臣等人又去母亲家骚扰,由于恶党一次次的迫害使她难以承受,身体也由此出现病业状态,整日生活在痛苦之中,家人也为她整日忧虑,一个原本温暖的家庭,被恶党迫害的整日生活在痛苦之中。

2006年3月21日恶警又去李秀文家骚扰……

2006年7月18号孟家庄有一个看门的邪恶分子领贾戈派出所贾宝臣一伙四人到李秀文家抄家,翻箱倒柜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想翻大法书,结果什么也没得到。

贾宝臣──贾王封村电话:0536-4316167

3、大法弟子刘淑芹在没有修炼时身体各种疾病缠身,严重的神经衰弱、肩周炎、腰痛、背膀麻木,使她什么活也干不了。96年学法修炼几个月后,她的疾病全消除了。从此以后她都是按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

从1999年7月22日那个黑暗的日子开始,中共迫害法轮功在步步升级,造假宣传也愈演愈烈,它们公然蔑视天理和人间正义,践踏宪法、践踏人权,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1999年9月中旬,市里来了二十多人,把所有的大法弟子叫到村委办公室办“洗脑”班写“保证书”,对每个大法弟子监视,每天点名,有事要请假,后来两个看一个持续了一个多月。回去后,镇里又派人来监控。

2000年3月6日,刘淑芹等几个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下火车到了站口就被便衣警察拖上了车,拉到了安丘驻京办事处。刘淑芹遭到警察打了脸上两鞋底。晚上她们被铐在一起,第二天拉到了当地计生办“洗脑班”后,她们坚持“真善忍”信仰,抵制迫害绝食抗议,5天后释放。

到了11月19日,刘淑芹又去了天安门喊了“法轮大法好”,被几个警察拉上了车,拉到了安丘驻京办事处,当天把刘淑芹送到了当地计生办“洗脑班”绝食绝水5天,6天后放回了家。

2001年正月15日,刘淑芹正在家学法,李举祥、司机李某说上党校开谈讨会,刘淑芹说不去。不法人员说叫她丈夫也跟着,到了大门口他们就向东走,刘淑芹就向南跑去,遭到他们猛追,拖拉到车上。在车里刘淑芹和他们说师父叫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错。他们把她送到党校强制洗脑。屋里已经有被关押的几个大法弟子。不法人员让几个犹大刘浩泉、赵某等污蔑师父、断章取义曲解大法,刘淑芹想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妥协、转化,4天他(她)们没有办法,5天后把她送回了家。

2006年3月19日晚9点钟左右,安丘市610邪教大队3辆警车闯入果园炼功点,将刘淑芹和李素珍绑架到市北区公安分局,又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钱财4000余元。关押期间,恶警们还时不时地强制刘淑芹吃药,她不吃,向他们讲真相,劝它们停止迫害。恶警们不听,并叫四个犯人抬出监室按在铁椅子上,给她打了两针不明药物,并叫嚣不交上1万5千元钱就劳教3年。半月期满,恶警还到刘淑芹家继续勒索钱财,家中没有钱,就放回了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