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对曹东、牛进平的绑架无法阻挡真相的传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北京大法弟子曹东、牛进平今年5月21日面见来北京探究法轮功受迫害真相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史考特先生。会面时牛进平和曹东都叙述了自己、家人及他们周围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其中曹东特别提到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亲眼佐证。在离开会面地点后曹东即遭中共国安秘密绑架,牛进平至今仍在被监视居住中。

牛进平多方奔走呼吁营救的妻子张连英在北京市劳教管理局团河调遣处继续遭受摧残折磨,他们两岁多的女儿仍与母亲骨肉分离;曹东的妻子杨小晶在被关押的北京女子劳教所里,因见不到丈夫来探视,心中充满忧虑,她年迈的父母亲受中共北京市国安局的威胁、逼迫,痛苦万分,度日如年。

曹东和牛进平在中国大陆会见西方政要,在北京揭露恶党暴行,如此正义善举何以让中共不顾“脸面”的加以迫害?因为法轮功学员讲清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的本质,揭穿中共的谎言,让恶党在世人面前已无处藏身。一如对电视插播先驱刘成军的虐杀,中共以为秘密绑架曹东、监控牛进平,就可恐吓住法轮功学员继续揭露恶党的勇气;就可阻止国际社会对这场中共制造的邪恶镇压的关注,邪蠢的中共又打错了算盘。历经七年血腥镇压都迫害不倒的正信坚定者,恶党的残花败日手段早已失效,反之中共越表演越暴露出其邪恶本象、世人也越能看清、摒弃它、追查其恶行及死党。从以下发生的重大事实,我们也可以看清这一点。

史考特先生在5月21日在北京与曹东、牛进平会面后,调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其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的调查报告中说:“在中国发生的摘取器官行径,在北京与两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先生和曹东先生的会面时得到的非直接证据。”“史考特询问他(曹东)是否知道在中国的任何摘取器官的集中营。他明确的表示知道有这样的集中营,而且认识被送到那里去的人。他曾看到他的一个炼法轮功的朋友的尸体,尸体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塔斯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该两位调查员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通过对18类证据的证明和反证(Proof and disproof),得出结论,“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我们得出了非常令人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着。”报告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限制、监禁及严重迫害。”

2006年7月下旬,著名人权律师泰瑞•玛什在召开首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百名中国外科医生及医疗人员前往美国波士顿开会期间,代表所有在中国监狱及拘留所中,在非自愿情况下,被强行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美国麻塞诸塞州的检察处正式递交刑事诉讼状,主要控告来访的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和上海中山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违反美国“酷刑法”(Title 18 USCA Section2340A)和1994年美国所批准生效的“酷刑公约”,指控被告,对于未经监狱受刑人的同意,从受刑人身上,包括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并且盗卖牟利的行为应负起主犯或是从犯的刑事责任,尤其对于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不仅是触犯酷刑罪,更是同时触犯国际刑事法上最严重的“群体灭绝罪”,并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相关规定。这三名被指控的主要原因事实,是其任职的医院医生在电话录音中承认该医院移植器官的来源有法轮功学员。

在华府成立的“人权协会”组织,也在7月23日对与会的中国医生发出一项“法律通告”,告诫所有目前在中国从事器官移植的专业人士,如果任何医界人士,包括外科医生、护士在中国参与、支援、教唆、协助这种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无人道行为,必须负起严重的法律责任。该协会所有多年来从事国际人权工作的律师,基于国际司法正义及人类社会的道德原则的要求,也将持续的关注及追查任何可能涉入活摘器官的医界人士的相关罪行。

……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恶党发起的这场最邪恶迫害,也必在它们最身败名裂中终结,历史巨变的天意不是小小恶党中共所能阻拦得了的。《九评》广传,一千二百万退党人潮以席卷之势,涤荡着中共恶党的残喘,正信的伟大力量是邪恶迫害者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