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恶党黑牢中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31日】我是抚顺市大法弟子。1999年7月份,恶党报纸诬陷大法、诽谤师父的邪恶宣传后,10月,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邪恶绑架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晚上恶警让两名犯人把手摇电话机的电线绑在我手腕上,摇动通电,过一会,又绑到脚脖子上再通电,一直折磨到全身抽动倒地,还不罢休,让起来重来。

十七天后,清原英额门镇镇长林克俊把我领回镇,在路上他问我还上访吗?我说:还去!他手拿塑料管,强制我做出“开摩托车”姿势,抽打我的头部,打的鼻青脸肿,全身出汗,筋疲力尽,之后用手铐扣在暖气管上,并说上面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可以用刑,打死了也算自杀。

2001年2月,我因制作大法资料,在资料点被绑架,被非法判八年,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我绝食5天,被强制灌食二次。后我被转到凌源第一监狱。一次我写大法条幅,被恶人发现,恶警郭大队长带几个恶警给我带上背铐,用电棍喝令我跪下,让我骂师父,我不从,几个恶警一顿毒打加电击,之后关押小号,带了10天背铐,又带10天前铐,导致右胸腹水大半胸腔,被送去医院。

2003年秋,我绝食15天,这15天是在那阴森的小号中度过的,开始被铐在灌食床上,那天看管小号犯人吴见宁看我生气,用拳头打我脖子,之后给我手、脚定位铐在铺板上大挂,我喊“法轮大法好”,几个犯人堵我的嘴,我几次昏死后,不知多长时间才醒过来,恶人不让我睡觉,轮番看着,要睡就打醒。那次犯人用胶皮管抽打我的腿、用手指戳我肋骨,让我疼了几个月,还用装开水的不锈钢杯烫手掌、用针扎中指、拔胡子、不让上厕所。

那天深夜,我嘴唇干裂,呼吸困难,全身一阵抽搐,感觉呼吸停了,心跳也停了,医院来了几个狱医测血压,打脚心,忙活一阵子把我弄活过来,之后把我铐得更紧了。致使我有时昏迷。

2005年1月,我被转到抚顺第二监狱,我不配合邪恶一切要求,不穿号衣、不报数、不劳动,经常遭到毒打,半年多不让家属接见说上边有规定不许接见。

抚顺市青台监狱改造监狱长王星杰(音)
医院副医院长王利民:
教育处长闫活军:0413-6610123
王星杰:0413-661067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136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