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的凶残迫害

更新: 2017年07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当恶警把我绑架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后,有一天劳教所的恶警把我们坚定的同修一个个带到劳教所的电影院(开会用、迫害大法学员用)。用劳教所特有的束缚带(恶警这样称)就是有一米多长四指宽的白布带子,还有手铐,把我们绑到椅子上,当时,让我坐在前排椅子上。两个手腕各绑一条束缚带。系紧手腕,特别疼,然后把我两只胳膊反背到后排椅子扶手上,用束缚带用尽力气拽我的左胳膊,绑在后排座位左扶手上,当时我的身子被椅子背挡着,左胳膊用力向后拽,我的身子随着束缚带向左向后仰,胳膊疼痛难忍,就象折了一样。然后,恶警绑完左胳膊,用同样方法缚右胳膊,两只胳膊被用力向后抻,疼痛的一秒钟都难以忍受,就这样绑一天。有的大法学员被脱掉羽绒服、棉衣、毛衣,恶警说:“冻着你们”。有的大法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或给恶警讲真相,告诉他们在犯罪,大法学员是好人等。恶警就用胶带纸把嘴封上,还用电棍、警棍等打大法学员的头、脸、身上。还叫嚣着骂师父,骂大法,骂大法学员。还说:“你们说不炼了就放了你,说炼的就一直绑着。”男女恶警一个一个的问。有一个女大法学员跑到主席台上打坐炼功,恶警们扑过去把她从台上拽下来一起打她。有一个男恶警叫吴利曾经很邪恶的打大法学员,现在不管法轮功了,调到别处去了。他的电话:138315680452278579

还有的大法学员为了反迫害,绝食,恶警就把玉米面用水沏的非常稀的粥,用很粗的胶皮管从鼻子孔往里扎,有的被扎到气管。大法学员被呛的咳嗽,恶警(劳教所医院的大夫)和男女刑事犯人,故意让管子在里面插着不动,看着大法学员咳嗽,(不知道有没有被呛死的)或者管子在鼻孔和胃里插几天也不拔出来。还把滚烫的粥水故意往里灌,烫得胃疼。大法学员被绑在椅子上,同时被野蛮灌食,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大法学员,残忍、邪恶至极。把一大盆稀粥灌到胃里,已经很胀了,恶警们故意灌二盆、三盆、四盆,想把大法学员撑死。

在电影院里一个班(十个人左右)的大法学员被轮流送到这里受刑,方法:让大法学员趴在椅子背上,屁股撅起来,用木头条、棍子、警棍、电棍等抽打屁股,打得血肉模糊,再让坐小板凳,稍一欠身,就招来毒打。

还有的大法学员被双手铐在电影院的椅子腿上,手铐故意铐紧,陷到肉里去,而且,那姿势不能蹲,不能站,只能弯着腰,曲着腿,铐一到几天不等,时间长了从脚上向上肿。

强化洗脑:在电影院让大法学员坐小板凳或者罚站,强迫听看共产邪党诽谤诬蔑法轮大法师父的内容,强迫念邪党诽谤法轮大法、师父的书。不听,不看,不念就遭毒打或不让睡觉,恶警和刑事犯轮流看着,谁磕头就打谁,几天几夜不等。

在电影院开大会,由所长许德山,副所长阮××等主持,如有大法学员炼功,背经文,讲真相等行为就宣布加期。如有看管大法学员的刑事犯不按着恶警教的严管大法学员或打骂大法学员的就宣布加期。如有打骂大法学员,听恶警话的就宣布减期。强迫邪悟的学员演宣扬共产邪党的节目、唱歌、诗歌、跳舞等。

有一次,大法学员被关在由中央财政拨款,专门为关押法轮功学员建的楼房里,学员被关在一层、二层。由劳教所所长许德山带领二十左右男恶警,加上看管大法学员的女恶警,拿着一麻袋束缚带,一麻袋手铐和电棍蜂拥到一层、二层,闯进屋里向外拽大法学员,又打又骂,我们听到别的屋里的恶警打骂声和电棍的劈里啪啦的声音,知道大法学员们又遭到毒刑打了,就想出去劝止,屋里的女恶警和女刑事犯(看管大法学员的)守着门不让我们出去,说外面没出事。我们都强烈要求出去说听到恶警在打人,我们要救她们,最后我们终于都出了屋,来到楼道,楼道里大法学员和恶警们混成一片恶警见人就打,所长在楼道指挥着。当时楼道里哭声、喊声、恶警的叫骂声连成一片。大法学员被打得头破血流。楼道里,屋里到处都是血。有一位五六十岁的大法学员被恶警从二层踢到一层,滚下楼梯。昏倒在地。一群恶警一哄而上,有的用皮鞋又踩又碾大法学员的手、脸、头。有的恶警一边踢一边骂大法学员装死。别的大法学员上前想劝住恶警别再打了,她已经昏过去了,恶警就转身又打她们,许德山在旁边看着。一个大法学员向许德山说别再打人了,再打就出人命了,许德山不听还连骂带嚷,因太乱,没听清他说什么。有的老年大法学员嘴鼻子被打破,满脸都是血。有的头被打破,地上流了一滩血。恶警边打边向楼外连拖带拽大法学员,想把她们带到别处去用刑,有的衣服被撕破,身子裸露在外面(当时关押的全是女大法学员)。所长许德山一边叫嚣着一边向楼道里冲,有一个身体非常虚弱的二十几岁的小女孩迎面碰到许德山,劝他马上制止恶警们打人,许德山用拳头对准那个小女孩胸部就打了一拳,打得小女孩差点昏过去。幸亏当时楼道里人挤人她才没有倒下去,被别人扶住。紧接着许德山又向前冲过去,当时那惨状简直象地狱一样。

还有一次,在屋里强迫我们看电视,内容是诽谤大法的,我们不看,给恶警讲真相,有的闭着眼,突然闯入一群男恶警,说谁敢不看电视,就把谁揪出去。队长王健忠,身高1米8多,操滦县口音,揪住我的一把头发就把我向外拖,楼道很长,我被拖到楼道尽头的办公室,里边已经有几个大法学员了,其中有一个年岁大的被打昏在地,恶警正用脚踢她还骂她装死。旁边的大法学员连忙护住她对恶警说别打了,她都被打昏死过去了,然后我们一起把她扶坐在凳子上靠着墙,我当时被那恶警揪下一把头发,头上的血向下流,恶警让我们靠墙站着,他们在对面也站成一排,拖我的王健忠恶警又骂大法又骂师父又骂我们,骂了我们将近半天,别的恶警也在旁边骂。

还有一次恶警让我们在夏天的操场的水泥地上罚站,头上太阳毒辣的,有的大法学员被晒的昏死过去,直挺挺的倒在水泥地上,恶警和刑事犯就把她们拖回屋里,浇凉水。那天从早上我们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晚上电闪雷鸣,下起大雨,我们都站在外面浇得浑身湿透,我长这么大也没在外面经历过电闪雷鸣,被雨浇的场面,想不到在劳教所经受了这么残酷的刑罚,我们浇了一晚上,站了一晚上,有的困的一磕头就挨打(女男恶警和刑事犯轮番看着我们),他们轮番可以睡觉,不允许我们睡觉,第二天早上天晴了,风很大,恶警让我们在有对流风的楼道里,向西的大门开着,一个男恶警一看向东的大门关着,他就故意把东边的大门打开,这样我们站在楼道中间,前后大门开着,对流风吹得我们瑟瑟发抖,最后,把淋湿的衣服、头发硬给吹干了,当时,我们还处在绝食中,身体极度虚弱,还不让我们大小便,故意憋着我们,有的就拉尿在裤子里。

有的恶警把大法学员从屋里拖操场边上的柿子树底下,男恶警只用手揪着女大法学员们的衣服,屋里离操场有一百米远,拖得衣衫不整,身体裸露,脚后跟被拖得只剩下骨头。用手铐把双手吊在柿子树上。

有一个看着我们的女刑事犯接见家属时,告诉家属她还在看管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发现,接见完回到劳教所里,恶警用电棍伸到她的嘴里,电得嘴里都烂了。下次接见家里人时,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张嘴,只是一直在哭。恶警在旁边看着,如果她张嘴让家人看见里面被电烂了,恶警回头还会折磨她,恶警警告过刑事犯人,不准她们跟家里人说自己在看管法轮功学员。因为恶警它们干的都是违法的,怕曝光的。

有一个看着我们的女刑事犯说她亲眼看见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她还曾经看护过这个大法学员。

劳教所为了得到共产邪恶流氓集团的大额奖金,明知道我们大法学员是好人没有犯法,还丧心病狂的迫害我们。还请唐山电视台的记者们到劳教所采访,编造假新闻。有一回,恶警通知大法学员把平房的房间整理好打扫干净,让我们穿上统一的运动服迎接采访,当时,屋里是二层的架子床,电视台的进屋里来,让大法学员坐在女恶警的两旁边,对面床上也坐一个女恶警,旁边坐着法轮功学员,记者扛着摄像机说:“你们假装跟警察有说有笑,显得很亲热的样子,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不录音,只录象,回去我们自己配音。”录完之后又录大法学员做操,唱歌,跳舞,大家明知道是宣传劳教所怎样“善待”法轮功,怎样春风化雨,怎样转化达到百分之多少是为劳教所,为邪党歌功颂德,大家明知道这些都是谎言,是欺骗,是骗不明真相的广大社会民众,也配合劳教所拍这些假的录像片。不然的话面临的是遭毒打,关小黑屋。有的大法学员坚决不配合邪恶,她们统一关到一间大屋子里,不让出声,怕让外面录像的电视台的人和有关部门检查的人发现,怕它们的犯罪行为曝光。所以电视台制作出的录像片都是假的,蒙骗群众。

劳教所还强迫大法学员钉扣子,烧砖,给劳教所赚钱,谁不干就遭毒打。

劳教所商店的所有商品都比外面贵几倍,打电话也很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