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农垦子弟学校教师张秀春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6年9月1日】张秀春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农垦子弟学校教师,1994年得法。今年59岁了,她与家人在大法中的受益几天都说不完。自从1999年7月20日,她与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受到方方面面的迫害

迫害一开始,学校610逼迫她把大法书交上去,写不进京的保证。当地派出所、居委会、总局610的人就经常上门骚扰,搜查。2001年3、4月份,奋斗派出所恶警王越仁及610的卢佳军,以到家看看为名,强行搜走印有“真、善、忍”的小牌匾和炼功带。从那以后,王越仁伙同居委会的缪南新又两次对她家搜查,抢走了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张老师和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

在2002年4月12日王越仁带两名恶警及居委会的缪南新,610的丁连喜闯进她家搜查。搜出几份大法资料,按他们的算法一页算一份是十五份。并扬言拘留她,因为她在单位工作很出色,在群众中的威信高,没有得逞。同年同月的22日大法弟子徐洪珍、马小华母女被非法绑架后,他们就更加不断的上她家骚扰。在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下,2002年5月,她被迫离家,流离失所。恶人们不但迫害大法弟子,就连不修炼的家人也不放过。张老师的儿媳去派出所办身份证,王越仁让她说一百遍法轮功是××,否则不给办。10月王越仁听说张老师在家,他鼓动单位来骚扰她,张老师再次被迫离家。2002年11月王越仁由于刑事案被拘留而遭报。

2003年5月下旬,当地公安又传出消息,要上她家搜查。这样,她又一次被迫离家。她走后第二天晚上9点多,有两个前进公安分局的恶警来她家搜查。各房间搜了一遍,没找到什么。他们问张老师哪去了?她丈夫说;“你们找她什么事?”他们说:“了解一下情况。”她丈夫又说:“你们没完没了的来骚扰,我们没法正常生活。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他们没再说什么,只好走了。

通过不断学法,张老师认识到:修大法没有错,一有风声就离家出走,是自己不对劲。应该正面去证实法,讲清真相。在2003年6月初张老师又回到家。

2003年9月5日单位主抓迫害法轮功的蒋玉华把她找去。说上边指示:“凡是炼法轮功的,一律必写‘转化保证’,否则就送建三江学习班。不转化,就停发工资,开除工职。”张老师说:“修真善忍是做好人,往哪转化呀?那不就是让做坏人么?你这也是参与迫害,将来追究责任,你就是替罪羊。”单位领导说,写个保证,你要炼回家偷着炼去,什么都不失我也好交差。张老师告诉她,“我修的就是‘真’,不说假话。既然上边指示,有文件吗?”她说没有,口头的。并威胁张老师,说不写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就没了。又说你是××党员,上边规定党员不准炼法轮功的。”张老师说:“我可以退党。”这样,下午就写了一份退党声明交了上去。

过了几天,蒋玉华又派人来张老师家,当着她丈夫的面说是写一份保证交上去就完事了,什么都不影响。还特别强调:“要不写就开除工职,一个月一千好几百块就没了,后半辈子怎么过?”张老师还是没动心。他们见和她说不通,又急着向上交差,就背着她,让她丈夫写了一份“和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这件事丈夫始终瞒着她,不让她知道。

2003年12月8、9日,单位又传出消息:不转化的就送建三江洗脑班。还有好心人打来电话告诉张老师:“谁来敲门都不要开,并叫她赶快离家。”12月10日上午,在外地出差的丈夫也打来电话,叫她赶快走。12月10日下午2、3点钟的时候,就听见楼道里响起一群人的脚步声,走到她家门口停了。这时有一人叫着张老师的名,让她开门(叫门的是居委会主任缪南新),她没去开,这时,他们就用万能钥匙把门开开了。一群警察(大约10来人)由居委会主任缪南新领着一拥而进。他们还带着摄象机、照相机。进屋,不容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挑被褥,撬床板,一通抄家。张老师问他们是哪的,他们说是前进公安分局奋斗派出所的。她问他们为什么私开人家房门?他们说是奉上级命令进行搜查。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搜出了一些师父的近期讲法和三本网页,他们见再也搜不到什么了,就由两个警察架着张老师上了警车,带到了奋斗派出所。在那又是做笔录,又是照相。晚上5点多把张老师非法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

后来张老师丈夫出差回来后,托了人到看守所来看她,告诉她是电话被监控、窃听。并说有人已经跟踪张老师两个多月了,是省公安厅点名让抓的,还吓唬张老师家人说问题挺严重的,够判好几年的,她丈夫和家人怕张老师遭迫害,不惜花钱给她办了保外就医,后来又说是取保候审。听她丈夫说,请他们吃饭不算,他们明码要价就是6000元,说是三家分(市局、分局主抓迫害法轮功者,还有看守所狱医)。连吃饭共花一万元。

这就是张老师修大法遭受的迫害。不能正常生活,经济上遭到损失,更大的是精神上遭到的伤害,现在一听到楼道里脚步声大一点,她感到说不出的恐惧、心跳,现在,丈夫还经常说,你要再进去,可没办法救你了。

从看守所出来后,好一段时间,张老师才听说丈夫替她写了“和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为此她跟丈夫讲真相,受到丈夫的打骂。江氏流氓集团及恶党,不仅迫害大法弟子,还毒害了不修炼的常人,他们也被拉向了罪恶的深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