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区法院预谋对刘振东非法开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近日获悉,北京海淀区法院将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对大法弟子刘振东进行非法审判。邪恶之徒心虚自己的行为违法性,届时不允许旁听。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日,刘振东在北京师范大学张贴真相资料时被北师大保卫处绑架,而后保卫处向北太平庄派出所举报。

三月二十一日凌晨,刘振东正念走脱。国保恶警找到刘妻单位并暗中布控。二十二日,刘妻下班后,国保恶警暗中跟踪刘妻,并在她所到之地布控、绑架了她。恶警向刘妻逼问刘振东的下落。

当晚,刘振东出来打电话时,被蹲守的恶警绑架。夜里,北太平庄派出所的恶警胁迫并跟随刘振东夫妇回家后进行了非法抄家。抄家时,刘妻因受惊吓身体感到严重不适,并伴有呕吐,几乎休克。恶警强迫刘妻在抄家单据上签字。刘妻追问恶警要把刘振东带到哪里?恶警说签了字就告知。刘妻因虚弱无法写字,恶警就拿着她的手在其中的一张上签字,后见她实在是无力签了,恶警狠狠的咒骂着,气呼呼的说:不签就不签。之后,强行把刘振东带走,同时把电脑搬走,但未告知家属将刘振东带往哪里。

之后的几天里,刘妻多方打听才知刘振东被非法关押在海淀区清河看守所。刘妻要求见人,被看守所拒绝。

二零零六年四月廿八日,刘母去看守所送衣服,被告之刘振东已不在清河看守所。刘母追问儿子的去向,看守所的人开始回答“不知道”,经再三追问又搪塞说被“劳教”了。家人非常着急,第二天又去问,还是说被劳教了。后来经过多方查询,才知道刘振东被送到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家属要求见刘振东,第二看守所以五月一日放假为由不接待。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刘妻接到预审通知,刘振东要求请律师。刘妻便四处寻找律师,但无人敢接法轮功的案子。最后终于找到一个律师,也只是在中共限定的范围内行事。家里人和律师去看守所要求见刘振东。看守所只允许律师见,拒绝家属见,而且律师还必须在恶警的监视下与刘振东见面,更不可思议的是律师被禁止与刘振东谈和案情有关的问题。

律师与当事人不能谈案情,要律师干什么?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家属、律师再次与看守所联系要求见刘振东,劳教所以侦查阶段已过为由拒绝他们见面,并说六月廿日刘的材料将转到法制科,不批准见人了。大概七月十四日,他们把刘振东送回海淀清河看守所。

经过两个月检察院阶段的审查,北京海淀区法院预谋二零零六年9月13日上午9点对刘振东进行非法审判。并不准旁听。

刘振东在单位工作认真,经常忙完自己的工作还帮其它部门解决电脑问题。为了给公司买设备,他多次利用周末时间自己花钱坐车去转市场。为了提高业务水平,刘振东业余时间在北师大经济管理专升本的夜大继续学习,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他经常帮助同学,主动做值日,是同学公认的好人。现在刘振东被绑架,学业被迫中断。被绑架后,刘振东工作单位与其中止了劳动合同。

他家的房子是贷款买的。刘振东夫妻俩每月除了要定期还银行的贷款外两边的老人还都需要照顾。现在生活的压力全落到刘振东妻子一个人身上。

在中共邪恶特色的统治之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屡屡遭受迫害,中共邪恶至极是一方面,中共体制内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公、检、法人员助纣为虐,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2004年底,《九评共产党》从天而降,引发国人的深省,同时揭示天灭中共的天象变化,觉醒的中华子孙纷纷“三退”以表心声。现在退党团人数已接近一千三百万。

在此也奉劝那些还在为中共恶党卖命的同胞,好好的读一读“九评”,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悬崖勒马,救己惠人,应天意召唤。

刘振东原工作单位:
北京聚德华天控股有限公司
电话:010-62024576
62024184

北太平庄派出所
地址: 海淀区明光村甲43号
电话:010-62250011
62210111

北京师范大学保卫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保卫处报警求助电话:010-58806110
保卫处24小时值班电话:010-5880805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