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山东、陕西三名大法学员在迫害中离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

河北博野县王佩然含冤去世

王佩然,女,五十六岁,河北省博野县南邑村人,一九九七年三月份得法。炼功前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并且异常胆小,听不得一点略大一些的声音,非常痛苦,炼功后一切症状消失。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多次被抓,多次被罚款。七年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乡派出所从未间断过对她的骚扰。二零零六年五月份,国保大队恶警胡志光带领5个人又闯入她家,见她在床上不能动(脚被扎伤),人不能带走,随将她的转法轮和部份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炼功带及一些大法资料抢走,使她从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含冤去世。

山东诸城大法学员王英被迫害旧病复发去世

山东省大法学员王英二零零六年五月被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两年,在王村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旧病复发,于八月七日含冤去世。

王英生前照片

王英,女,四十八岁,家住诸城密州商城四区十九号。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同功友在孟疃集上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到孟疃派出所绑架,在诸城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被强送山东王村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王英被非法拘留期间,家人天天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恶警徐光荣、六一零头子朱鹏德,多次耍无赖,恐吓其家人,一会说要罚款一万元,一会又说罚款五千元。王英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她丈夫有哮喘病也没钱治疗。因为王英曾有严重的脑出血病,在常人中这样的病只要复发三次就有生命危险,可王英已犯过四次,都奇迹般的活过来。第一次是二零零四年晕倒在厕所里,第三次更趋严重,昏迷三天三夜,家人将她送往市人民医院抢救,医生会诊后说要从大腿处切开检查头部病情,然后实施头部开刀,后果不保证,首先要准备十万元钱。家人把这当作了一线希望,准备卖房凑钱。三天后王英醒来决定回家,在坚定的意志下站起来,回家十几天就康复了。此事连给他治病的医生都很惊异。家人拿着王英在医院的诊断病历去公安局申诉要人,恶警朱鹏德将诊断病历及所拍的片子全看了,但还是强送王村劳教所劳教三年。家人又拿着病历去王村劳教所要人。

在非法劳教期间,王英从肉体到精神上都受到严重摧残迫害。劳教所恶人为达到转化目地,不许王英睡觉,逼她写揭批大法和师父的决裂书,邪悟者白天夜里围着施加压力,散布邪悟歪理。在这种邪恶环境下,王英被折磨的旧病复发,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不得已才将王英放回。

回来后,王英一直处在恐怖之中,丈夫的气喘现发展成肺气肿,她自己精神上遭受的摧残,身体上遭受的折磨,在经受了一个月的病情折磨后于八月七日离开人世。

西安市董铭书长期遭监控被车撞后离世

董铭书,女,七十岁,家住陕西省西安市电子科技大学家属院,九七年元月得法,原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炼功点义务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后受到邪恶重点迫害。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先后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强制洗脑迫害。其中二零零一年元旦去北京上访被邪恶长时间非法拘留半年;二零零二年恶党十六大前,董铭书在家洗衣服就被四五个恶人从家中强行带到长安县工人疗养院洗脑班迫害七十五天,并强行收取三千元费用(从工资中扣发)。

二零零四年秋六一零伙同居委会、派出所再次到董铭书家抓人,家人与恶人争辩,董铭书推开窗户高喊“法轮大法好”,邪恶才不了了之。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六年,尤其所谓的敏感日,邪恶人员对董铭书长期进行非法监控。为了避开邪恶的骚扰,董铭书曾被迫离家出走到安徽、东北等地,一家人都不能正常生活。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晚,董铭书出去发真相资料。途中被车撞后离开了人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